【《碎裂》·文·原创】Chapter 2

欧阳歆梓 2017-08-12
第二章 统治者的约定
  从伊斯特拉记忆中清醒过来的命运神,向着那个方向继续前行,直到他走到了一座被沙漠掩埋的荒废城市残骸中,在一堵坚固的城墙上插着一根长矛,长矛刺入城墙的一端固定着一具腐烂的盔甲,盔甲内的骨骼残缺不全。
  命运神走向那跟长矛,试图从墙上将它拔出。伸出的手臂瞬间被那具腐烂的骨骇紧紧的抓住,血肉腐蚀着他的手臂,当他从城墙上彻底将那根长矛拔出的一刻,整具尸骨已经侵蚀入他的身躯,记忆的片段在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脑海深处,而此刻,他已经无法再控制紧握住长矛的那条手臂,紧握住锋利的长矛将自己的身体穿透,像那具腐烂的尸骨一样,牢固的钉在了那堵城墙上,迎面而来的是一场淹没整个沙漠的大海啸。
  命运神被牢牢的固定在城墙上,记忆的片段不断从他的脑海中闪过,大海啸瞬间淹没了整片沙漠,被海啸淹没的命运神仍然在将长矛向城墙内更深刺入,将自己固定。记忆的侵蚀强烈到他无法拒绝,发生在这具腐烂尸骨身上的记忆,很快就侵入了他的脑海。
  一座海边的城市,在战火中被摧毁,废弃的城镇中,一个小男孩躲在墙角,注视着在烈火中燃烧的房屋,那是他曾经居住的地方,他仿佛在火光中,寻找着某种慰藉。他多么希望这场战火过后,像魔法一样,还原这座城市曾经的平静。房
第二章 统治者的约定
  从伊斯特拉记忆中清醒过来的命运神,向着那个方向继续前行,直到他走到了一座被沙漠掩埋的荒废城市残骸中,在一堵坚固的城墙上插着一根长矛,长矛刺入城墙的一端固定着一具腐烂的盔甲,盔甲内的骨骼残缺不全。
  命运神走向那跟长矛,试图从墙上将它拔出。伸出的手臂瞬间被那具腐烂的骨骇紧紧的抓住,血肉腐蚀着他的手臂,当他从城墙上彻底将那根长矛拔出的一刻,整具尸骨已经侵蚀入他的身躯,记忆的片段在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脑海深处,而此刻,他已经无法再控制紧握住长矛的那条手臂,紧握住锋利的长矛将自己的身体穿透,像那具腐烂的尸骨一样,牢固的钉在了那堵城墙上,迎面而来的是一场淹没整个沙漠的大海啸。
  命运神被牢牢的固定在城墙上,记忆的片段不断从他的脑海中闪过,大海啸瞬间淹没了整片沙漠,被海啸淹没的命运神仍然在将长矛向城墙内更深刺入,将自己固定。记忆的侵蚀强烈到他无法拒绝,发生在这具腐烂尸骨身上的记忆,很快就侵入了他的脑海。
  一座海边的城市,在战火中被摧毁,废弃的城镇中,一个小男孩躲在墙角,注视着在烈火中燃烧的房屋,那是他曾经居住的地方,他仿佛在火光中,寻找着某种慰藉。他多么希望这场战火过后,像魔法一样,还原这座城市曾经的平静。房屋的结构在烈火中崩塌,这座城市很快将蔓延为一片火海。
  “你在做什么,还呆在那”当他向那火光走去的一刻,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孩拉住了他。
  “哇……哇……”当他看到女孩的一刻,哭了出来
  “我的家,门都被烧坏了,再也进不去了,哇……”小男孩一边哭着一边喊到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小男孩看着那被烧毁的房子
  “姐姐会陪着你的,现在,你还有姐姐呀”女孩摸着他的头,安慰的告诉着他,小男孩停止了哭泣。
  “现在天还没黑,姐姐带你去海边玩,然后我们一起去下一个城市”女孩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已经没有下一个城市了,战争席卷了这里整片大陆,她就是从上一个城市中逃到这里来的,现在的他们已经无家可归。
  傍晚的黄昏,小男孩与姐姐坐在海滩边堆沙子。
  “姐姐,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我们城市的人呀”小男孩一边玩一边问这女孩
  “恩,姐姐来自一个很美丽城市,但怎样美丽的国家,都无法改变它已经被摧毁的现实”女孩的后半句话声音很小,小到只有她自己的内心才能听到。她继续堆着沙堡
  “那姐姐带我去你的城市好不好”小男孩天真的问
  “姐姐现在跟你一样,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女孩带着哀伤的表情,继续堆积沙堡
  “姐姐好可怜,跟我一样都失去了自己的家,以后怎么办啊”小男孩哀伤的问到
  “看,像这样,重新再造一个就行了”女孩向小男孩展示着她刚刚堆砌的沙堡
  “哇,好棒”小男孩露出了笑容。
  “但是这么小,那些人怎么住进去?”小男孩继续询问着
  “是啊,城市与国家可以重建,而失去的那些人却已经不在了”姐姐看着那座微小的沙堡,流下了眼泪
  “但是姐姐还活着呀”小男孩看着流下眼泪的姐姐,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腿。
  “恩,答应姐姐,我们都好好的活下去”姐姐擦干了眼泪,抱着小男孩。
  “等我长大以后,我要建立一个像姐姐居住的那样美丽的国家,然后跟姐姐永远的住在那里”小男孩露出了坚定的目光,像个小大人一样。
  姐姐看着天真的小男孩,感动的流下泪水。
  “恩,这是我们的约定”姐姐用一种带着感激目光看着小男孩,伸出了小拇指。
  “恩,这是我跟姐姐的约定”小男孩勾着女孩的手,坚定的回答着。
  傍晚已过,海面上起了浪,一层层海浪,很快就将女孩堆起的沙堡冲跨,女孩注视着沙堡被冲跨的那一刻,内心中仍感到哀伤,虽然跟小男孩的约定让她仿佛从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即使那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希望。
  在海边不远处的地方,一个火把的光芒逐渐靠近,或许这会让小男孩和姐姐有个容身之所。当那道光靠近的一刻,现实往往显露的是一种残忍。
  “快跑”女孩一把推开小男孩,而自己被骑着战马的士兵抓住了
  在小男孩模糊的双眼中,隐约的闪过几个画面,姐姐被那个士兵撕破衣服的画面,然后她咬了那个士兵的手,最后那个士兵砍下了她的头,掉落在沙滩上,随后骑马的士兵消失在黑暗中。
  全身都穿着着厚重盔甲的统治者从噩梦中惊醒,盔甲的关节处渗出暗红色的血液,他走出了自己房间,站在城堡的最高层,注视着他所统治的国家。
  在他全身的盔甲上布满了征战中留下的印痕,另人畏惧的双眼很难让人想到这就是那个曾经在海边与姐姐许下约定的天真的小男孩。在战争中诞生,在战争中成长,在战争中改变,与那个孩子唯一相同的就是他许下的那个约定。
  是的,他做到了,在残酷的杀戮中,做到了,为了完成约定,他不择手段。
  虽然他统治的国家没有入侵者的挑战,更确切的说是已经没有人敢再去挑战他,但大自然带来灾害却让他无法避免,昏暗的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冲刷着他血迹斑斑的盔甲,他很清楚,这一天总会来到,临海的国家最终都会面临来自大海的灾害。
  城门开放的一刻,城市的人们纷纷离开,四处逃难。统治者仍然站在城堡的最高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有他的妻子没有离开,站在他的身旁。
  “这一天终于来了”他的妻子注视着远方的巨浪。
  “是啊,终于还是来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嗓音,透过他血迹斑斑的黑色头盔传出
  “但现在的我,已经老了,没有力量再重建一个国家了”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妻子安慰着他
  “这是我与她的约定,但我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妻子抱住了他的手臂
  “我深爱着你,想陪你走到最后”他的妻子流下了泪水
  “恩”统治者用低沉的声音回应着他的妻子,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这场毁灭性的灾难到来。
  远处的海浪一层比一层更加强烈的涌向沿岸,在很短的时间内,海浪已经吞没了整块内陆,巨浪冲击着这座城市的外墙。
  统治者的妻子拿出了涂抹着毒药的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倒在了统治者身上,统治者将妻子尸体抱起,放到了床上。他拿出自己的长矛,走出了房间,回到了城堡的顶层。
  用长矛将自己的身体固定在城墙上,锋利的长矛刺穿了他早已锈迹斑斑的盔甲,坚实的固定在那堵高大的城墙上,等待着大海啸的到来。
  短瞬之间,大海啸吞没了整片大陆,即便那些居民已经逃离了城市,却仍然没有躲过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世界的每一块大陆都几乎被海啸所吞没,生命体的尸体在海水中浸泡,漂动。
  统治者的城堡,就像曾经姐姐堆砌的沙堡一样,在海浪冲击下,垮塌。
  生命即将结束的统治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与姐姐相遇的傍晚。
  海边傍晚的黄昏,在沙滩上,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坐在那里,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曾经向她许下约定的小男孩。
  身着厚重盔甲的统治者缓慢的向沙滩边走去,从他身上流下的血迹在沙滩上残留成一条线,姐姐正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到来。
  “姐姐,我……”统治者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他缓慢的向姐姐走去,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摇晃着,仿佛随时都会摔倒。
  他漫漫的摘下了自己的头盔,血淋淋的头骨暴露在外,已经没有了脸上的皮肤,只剩下那光秃秃的头颅。
  “与姐姐……的约定……”现在的他,即使说话都已经感到有些困难了。
  他一件件的脱下自己全身厚重的盔甲,那些金属制的碎片已经与他的身体紧密的生长在一起,生锈,腐蚀,沾粘着他的血肉。蜕去盔甲后的统治者,全身血肉模糊,已经无法再分辨出到底哪些是他的肌肉与骨骼,残缺的躯体流下暗红色的血迹,有些已经化脓,腐烂。现在的统治者更像是一具完全被剥去皮肤的腐烂尸骨。
  但看到他真实相貌的女人,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恐的表情,因为她很清楚,站在她面前的这具腐烂尸骨,正是曾经那个与她傍晚在沙滩边许下约定天真的小男孩。
  “已经好了,姐姐的约定,你已经实现了”女人走到了他的跟前,看着他严重腐烂扭曲的脸,用感激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双眼。
  同时,统治者的双眼中也流下了泪水,激动的他已经无法站稳,在他的身体表面已经缺少了太多的肌肉,无法再支撑他残破的躯壳。
  统治者倒了下去,倒在了女人的身上。
  “姐姐一直都在你的身旁,从未离开过你”穿着白裙的女人稳稳的抱住了倒下的统治者,用温柔的话语安抚着他,同时暗红的血液与浓汁在接触到她裙子的一刻,雪白的裙子瞬间浸染透彻,一块块暗红色的斑块将她的白裙染脏,他紧紧的抱着姐姐的身体。
  “姐姐,不要……再离开……我”统治者哭泣着,像个孩子一样的在姐姐身上撒娇
  姐姐将他全身已经所剩无几的躯体抱起,坐在了沙滩上,统治者在姐姐的身上急促的呼吸着,女人用身体能够感受到他的心脏跳动很快,他很激动。双臂紧抱住姐姐的身体,害怕再一次失去。
  “已经好了,姐姐会永远陪在你的身旁”姐姐一边抚摩着他已经没有了皮肤的头骨,一边轻声的安慰着眼前这个瘦弱的统治者,像对待小孩子那样温柔,保护着那个曾经覆盖在厚重盔甲之下,冷酷与脆弱的灵魂。
  “现在,我们将会永远的在一起”
  统治者在姐姐的身上睡去,从他眼角流出的泪水在姐姐已经沾满血迹的肌肤上划出一道白色的泪痕。
  统治者与姐姐的约定最终在这一刻落幕,在她身旁,那座用沙子堆砌的城堡,在海浪的冲刷下,虽然失去了一些,但却仍然没有完全的垮塌。
  而现实中,在那座临海城堡的顶层墙壁上,固定着统治者的尸骸,即使海啸早已经将整片大陆淹没,他,却仍然停留在那里,永远的守护着与姐姐许下的约定。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欧阳歆梓
作者欧阳歆梓
1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欧阳歆梓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