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汉 2017-08-12

阳是在我上一个艺术生同桌去北京以后坐到我左边的小姑娘。

她个子矮矮的,一米五几。皮肤白白嫩嫩,眼睛又大又亮,很是清澈。即使戴着黑框眼镜也掩盖不了她的水灵。鼻子不高不低,嘴唇粉嘟嘟的,很是可爱。她每天把头发扎成一个不高不低的长马尾,因天生自来卷,使得长马尾像弯弯曲曲的小河流经她的后颈淌到背部,很是温柔。

刚入高二时,她坐在隔我一个走廊的右边,每天很安静,甚至有点独居一隅的样子。除了发言,其他时间听不到她的声音。刚开始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如何,因为她发言前,总会“恩——”地拖一长声再回答,而且回答的每个字都拖——很——慢,慢到听起来似乎带有一丝嘲弄的意味。我性子急,最见不得拖拖拉拉。所以当时没接触前,我心里一直觉得:这人好拽。(还把这句话告诉了谕)加之我也不是个很热情好友的人,所以即便只隔了一个走道,我也和她没有任何交流。

直到有天白板被擦了,谕和我都没记作业,谕说:要不你问问阳吧。我:……可是她看起来很讨厌欸……谕说:说不定,人家可能只是看起来有点……奇怪呢?问问呗,你离她近嘛……

好吧。我只好在作业本上故作热情地写下:“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一下你有记作业吗!如果记了的话可以借我抄一下吗?谢谢!”然后非常尴尬地把本子递过去,等的时候也不知所措地摸脸傻笑,谕用胳膊捣捣我,嘲笑我说:你干嘛呢你。

过了十几秒钟胳膊被戳两下,是她把本子递回来了。赫然四个大字:我也没记。

啊……糟糕。

——————————

似乎后来是谕先和她成为了好朋友,我忘记我和她是怎么成朋友的了。好像就是谕的牵线吧。吃完饭的时候我就和谕一起到她周围和她聊天,她经常吃自家带的水饺,大概一个保温饭盒里只有六七个饺子。我问她:你吃这么少你晚自习饿不饿啊?她一个饺子恨不得分成十几口似的,慢条斯理地吃着饺子:不饿啊,你要不要来一口?

……我拒绝了。那个饺子软软的,看起来很无味的样子,她也没带酱料蘸着吃。而且我不喜欢拿人东西,我才不吃。

不知怎么的忽然聊到彼此的第一印象,我就贼兮兮地笑:阳啊,我一开始以为你是个傻逼来着。还没等她反应,我便兴冲冲告诉她原因。

听后她居然很淡定,微微一笑:其实啊,我以前有一个初中同学啊……到毕业前才发现,原来我不是聋哑人。哎……你们别笑,真事儿……

——————————

高二快入暑的时候,艺术生纷纷远走高飞去了北京集训,我的同桌(不是谕)也没了。她的同桌也没了。我便暗搓搓想着,会和谁坐同桌呢?要是和阳做同桌就好了。

结果那天位置大调,正当我内心暗搓搓地纠结着时,老师走到我旁边:

你就搬桌子到阳旁边吧。

哇!!!!

我努力强装镇定,实则心潮澎湃。在她旁边坐稳时,我扭头看她,她偷瞄我一眼,噗地忍不住笑出声,我也忍不住笑了,但还是赶紧努力憋住,悄悄说:稳住!稳住!

(后来我妈和我说,和阳阳妈妈聊天时得知我和她能坐在一起很大程度上是她妈妈在后面推动的。哇。我有点感动到,第二天屁颠屁颠到学校问她,她却一脸迷茫:……哈?)

——————————

自从之前的小圆镜神秘失踪以后,我便老朝她借小圆镜。她竟也从没嫌我烦,只是默默地又从家带了一个小镜子给我……一次,借着镜子的反射看到她低垂的睫毛,不一会她感觉到什么,我便能看见镜子里眼波流转看向自己,“噗嗤”——两人就情不自禁地傻笑,对视好久。然而过了一会我照自己的脸时发现,啊……多么猥琐的一张脸。不忍直视,便还回镜子,又忍不住地想,刚刚她看到的,不会也是这样一张猥琐的脸吧?……

因为猥琐,所以我老是对她动手动腿。她的手很小,整个手大概只比我的手掌心大一点点。我老会握着她的右手,然后像平常一样把手汗蹭到她手上(我出手汗很严重),她就一边笑,一边嗔我,想抽出手,可我手劲比她大,她一只手努力好久没办法,只好又拿左手各个手指击破,终于撬开我无赖的左手。她笑起来眼睛亮亮的。

不给我摸小手,那我就摸你腿。刚开始她还嫌痒,不让碰。后来迫于我的淫威之下,加之被摸了半年多已然渐渐习惯了我无耻的左手。上课无聊便摸,自习无聊便摸,出了手汗……嘿嘿,也摸摸。一次坐在第一排,语文老师就站在边上,我面不改色地把手放在她大腿上摸来摸去。她羞的要死,用嘴型和我说,老师在就别摸啦。

我不!我手放底下,她又看不见。

也许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那节课语文老师便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和她。

——————————

唉……我感觉语文老师一定觉得我俩是变态了……下课后她绝望地瘫在椅子上。

我右手支着头,侧着身子看她,觉得她生无可恋的样子很好玩:没事啦……语文老师顶多觉得我是变态!你是受害者!

她瞟了我一眼,又好气又好笑似的,最后嘴里哼哼唧唧地趴在桌子上,将脸埋在胳膊里。她就像一个小绵羊似的,想生气却又无力,我拿不准她到底生气了没,只好抱着摇摇她:没事了啦……她又立刻把头转到另一边,故意哼我。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完了。

怎么了?她立刻回头问我。

历史没写!!你也不提醒我!还有五分钟就是历史课了啊啊啊……快!give me look look!

唉……服了你,天天不写历史作业。她叹口气,慢悠悠地开始翻桌子上的书,没有。开始翻书包,还是没有。又开始翻桌肚下的书……

你咋恁慢?!

她终于找到了:喏喏喏给你噢,祖宗……

快!多少页?

……74到75吧。

怎么还有主观题?

你瞎写几个字吧。

都怪你不提醒我!我能不能抄你主观题?

我不提醒你?!我怎么知道你又没写……我主观题瞎写的……算了,你抄吧。

你这什么烂字?(我说完就感觉她要被我气死了。)

快把我的烂字还我……

别别,开个玩笑……帮我看着老师。啊……是不是有病布置这么多主观题,要死拉!

……她好像下楼往这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立刻把作业扔回去,自己手忙脚乱地在那儿整理书桌。

她赶在最后一刻扶稳险些被砸飞的笔袋:你这人……被你气死!

其实每天基本都会发生这样的对话:我抱怨她没提醒我,她被我气个半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懒汉
作者懒汉
8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5 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添加回应

懒汉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