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小棠 2017-08-12

我觉得自己得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的几率挺大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病。我觉得内心安全感的缺失已经到了令人发狂的程度,放松,大笑,释怀,是我最想做到的,我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体会到释怀这种感觉了,就像心里一块大石头被放下了,整个人轻松的那种感觉。

午睡一直睡到4点半,下班的时间。梦里我带者妈妈去一个偏远的地方旅游,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店,像是东京的那种卖工艺品的,我饶有兴趣逛了2家店,还没有挑选到喜欢的纪念品,然后路过一个剧院,我在门口朝里望了,不让进入,那个剧院之前出了事情,砸死了一个人。这时候游玩的兴趣少了一半,还没有仔细逛其他的地方,妈妈的病犯了,开始胡言乱语,我要带着她赶快回去,但是偏偏车又不好打,又快晚上了,又不能在这里住,然后只能一边走一边搭车,最后搭了辆亲戚的警车?但是又不能直接到家,只能到先到市区,当我看到车子进入市区的马路松了口气,梦醒了。

醒来我觉得很累,梦记得很清楚。就像之前的旅游并没有让我觉得放松一样。我觉得整个人一直处在一种压力之下,我总是会害怕发生不好的事情。孤单久了就变成了孤独,没有人来分担我的喜怒哀乐,无人安慰,无人喝彩。我虽然觉得恋爱是件无所谓的事情,但是真的好怕孤独啊。

我变得敏感多疑,仿佛一道墙把自己围了起来,我极度渴望有个人能走到这到墙里来,同时我害怕被伤害所以用到墙把自己围了起来,我对人不理不睬,甚至看都不看,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步他们会不会伤害我。

这种感觉很早以前就有,高中时候开始我跟坏境格格不入,全班倒数第一名,考大学无望,连最后一次班会都没有去。讥笑,讽刺,甚至是恶意的指责充斥我的学生生涯。什么尊严统统被他们踩在了脚下。放下,放不下。解开,解不开。这些恶意塑造了我的人格。我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谁不想被爱包围呢?

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样才能放下,此时此刻,我并不需要一个人听我诉说,因为没有什么用。

我好想,好想听到,你很棒啊。毕竟,我会做图啊,我会摄影啊,我会唱歌,我会做后期啊,我做过广播剧,P过照片,剪过视频,我也曾在小团体里贡献自己的力量啊,也曾组织大家出去玩啊。团战躲在后面做过辅助,也曾上前当过肉盾。

我好想,好想听到,你很重要啊。虽然我不聪明,努力也一般,但是也会想着送什么样的东西给喜欢的人,也会想怎么样让对方高兴。也想过为对方做点什么。

我好想,好想被需要啊。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袁小棠
作者袁小棠
2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袁小棠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