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北京男孩儿

ghostzhi 2017-08-12
感觉特别特别接地气,我穿着他的短裤,终于没有了顾忌的坐了下来。我不停笑,还是大笑。特别开心。老房子,不大的空间也放满了各个时期的物品。小孩子的床,大箱子玩具,扇子苍蝇拍。我都觉得太接地气了。感觉特别放松。完事我们一起喝着啤酒,我靠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渐渐竟有些困倦。又有些小心翼翼,时时要抬眼看看表,想着快到了他睡觉的时间。像一只站在树枝上快要睡着而又机警的小麻雀。虽然没有一秒钟被注视过,可还是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骤雨般的节奏,来不及紧张或是心跳加速。但是并不敢看他。过程中有时会看到他的脸,是痞气十足的。并没有到高潮。深知强烈的阴道高潮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似乎难以等同于满足和被征服。是强烈的感官刺激,是男人点炮仗的仪式。而刺激不刺激更像是男人思维里评价性体验的标准。
   有时甚至有点庆幸自己是个27岁的女人,不太老,虽然脸上有了法令纹,却没有了很多扭捏和做作。也庆幸遇上老司机,都简单而直接熟练。又可以处处做的无可挑剔。这是我理想的简单模式啊,可为什么没办法按理论做。男神明明变成了北京大爷,眼泪还流了两筐,恨自己的无脑。
   冷静下来还会想起两个段子自嘲,男人鸡巴软了心就硬了。“你相信那种一生一次的伟大爱情吗”“一夜一...
感觉特别特别接地气,我穿着他的短裤,终于没有了顾忌的坐了下来。我不停笑,还是大笑。特别开心。老房子,不大的空间也放满了各个时期的物品。小孩子的床,大箱子玩具,扇子苍蝇拍。我都觉得太接地气了。感觉特别放松。完事我们一起喝着啤酒,我靠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渐渐竟有些困倦。又有些小心翼翼,时时要抬眼看看表,想着快到了他睡觉的时间。像一只站在树枝上快要睡着而又机警的小麻雀。虽然没有一秒钟被注视过,可还是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骤雨般的节奏,来不及紧张或是心跳加速。但是并不敢看他。过程中有时会看到他的脸,是痞气十足的。并没有到高潮。深知强烈的阴道高潮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似乎难以等同于满足和被征服。是强烈的感官刺激,是男人点炮仗的仪式。而刺激不刺激更像是男人思维里评价性体验的标准。
   有时甚至有点庆幸自己是个27岁的女人,不太老,虽然脸上有了法令纹,却没有了很多扭捏和做作。也庆幸遇上老司机,都简单而直接熟练。又可以处处做的无可挑剔。这是我理想的简单模式啊,可为什么没办法按理论做。男神明明变成了北京大爷,眼泪还流了两筐,恨自己的无脑。
   冷静下来还会想起两个段子自嘲,男人鸡巴软了心就硬了。“你相信那种一生一次的伟大爱情吗”“一夜一次我信”我也曾婊子无情过啊。一次七次我特么也受不了啊,我特么又不是20出头的小姑娘。
   甚至有几个时刻,怀疑了一直坚信的女人要强啊,女权啊,一直痛恨的大男子主义。一直为之默默努力的,想要自己更有能力一些。有点怀疑被洗脑的也是自己。可能自己基因上还是存在先天的缺点吧,总被一类击中。好了伤疤忘了疼。
   躺在床上,不敢横着睡也不敢斜着睡。趴在凉席上。空调嗡嗡作响,蛇的窸窣,蜘蛛的凝滞。头脑里各种情绪和念头穿梭,烦躁的喝了水,挺了不知一个小时甚至更久, 困意不知何时袭来。
   我沉沉的睡去了,像回到了小时候。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ghostzhi
作者ghostzhi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ghostzhi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