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部美剧让我敲开新世界的大门:关于情怀、人性以及成长

晶晶JessieLee 2017-08-12
来自话题 美剧

让我铭记的三部美剧:《越狱》、《绝命毒师》和《权力的游戏》

我看过很多美剧,有三部美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们改变了我看待问题的视野和角度,让我对人性和人生有了新的认知。剧中的人物是反常规的存在,他们的行为背离了传统价值观:他们杀人越狱、他们制毒贩毒、他们争权夺利。

神奇的是,虽然他们的所作所为看似十恶不赦,但我却并未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他们,反而牵挂他们的前途命运。我们传统意义上对于好人和坏人界限分明,总会贴上一个好人坏人的固定标签,如此脸谱化的好坏反而丧失角色的个人魅力。不论是文学作品还是艺术作品,读者和观众分析反派人物时,都会从他的种种行为寻找其为什么会成为反派的理由,在寻找的过程中这个人物变得立体了。

弗洛伊德认为人生来有两种本能: 一是生的本能,弗洛伊德称之为“利比多”,它代表着爱和建设的力量,指向于生命的生长和增进,也就是善。 二是死的本能,弗洛伊德称之为“达那多斯”,它代表恨和破坏的力量,表现为求死的欲望。死的本能有内向与外向之分。当冲动指向内部的时候,人们就会限制自己的力量,惩罚折磨自己,变成受虐狂,并在极端的时候毁灭自己;当冲动指向外部的时候,人们就会表现出破坏、损害、征服和侵犯他人的行为,也就是恶。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有善有恶才是人性。我喜欢的是那个鲜活真实的人,源于对他们的同情而并非赞同他们那些违背道德法律的行为。

01

《越狱》是我看的第一部美剧,从那之后便入了美剧的坑,一发不可收拾,这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人生中的第一次总是很难忘,《越狱》于我就好比是一种初恋般的感觉。记得那是即将步入高三的暑假,刚结束期末考试的我迫切想要借助看片的方式放松一下,随手点开了《越狱》第一季,看过的人应该都知道第一季的精彩程度,根本让人停不下来,那几天一下子都看完全部季别提有多爽了。

男主角麦克·斯科菲尔德放弃大好前程,故意犯罪进监狱,只为了挽救哥哥林肯。他坚定的对着哥哥说:“我要救你出去。”那一刻我和林肯一样深表怀疑,不过经验告诉我,带有强大主角光环的男主一般最后肯定会成功。他的成功虽然出乎意料但在情理之中:他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将计划和地图刻成纹身、他对于每个人都了如指掌,利用人性弱点和个人魅力成立越狱小分队。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在计划实施的过程中他曾遭遇意外九死一生,但他忍受一切不平等的待遇,依然身体力行的执行他的计划,当哥哥林肯几次三番都要放弃时,麦克都会鼓励他要有信念,那句“you should have faith.”也一直支撑我度过高三那段艰苦的备考时光,那是一种坚定而执着的信念。扮演男主角的米帅本人也是很励志的存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听说他身材已经发福,后来才得知他一直饱受抑郁症的困扰,他最终走出困境,勇敢的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我对于男主和米帅可谓始于颜值,陷于智商,忠于品格。

今年《越狱》第五季重启回归,即便漏洞百出没有了第一季的高潮迭起,但我依然坚持看完了全季,支撑我看下去的是那份最初的情怀和感动。既是男主和米帅历经磨难的回归,也是我对逝去青春的追忆。哪个小姑娘不会花痴米帅的颜值呢?还记得曾经我和同桌还有同寝的室友眉飞色舞说起米帅,那段高中还有大学的时光真好,可惜学生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02

讽刺的是,凡事皆有度,执念过深之时,欲望会慢慢摧毁你,令你万劫不复。

《绝命毒师》英文剧名是「 Breaking Bad 」,来源于美国南部俚语,大意是一个人突然崩坏,不再中规中矩而是突破底线去做坏事,用来描述那些误入歧途的人在正与邪之间的挣扎。片头和剧照重点突出Br和Ba两个化学元素,溴Br和钡Ba两种元素本身是矛盾的存在,一个阻燃一个制火。矛盾当中,人性显现。

男主老白本是一位化学老师,一贫如洗。他被查出癌症晚期以后,为了给家人留下更多的财产意外走上制毒贩毒的道路。他本有机会收手,然而手上已然沾满鲜血的他不断迷失自我,沉浸在毒枭身份的快感中。他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人,他最珍视的家人却离他渐行渐远,最终老白孤独的死去。

让很多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老白打苍蝇那段,打了整整一集(第三季第十集)。苍蝇象征白老师灵魂的污点,揭示出老白矛盾的心理状态。那个苍蝇也象征和他一起制毒的学生Jesse(小粉)。说实话我当初查英文字典起Jessie这个英文名的时候,多半是因为发音和Jesse很像。

小粉是个经常闯祸的小混混,虽愚蠢而幼稚,却不失内心的善良和纯真,老白对于小粉来说亦师亦父,小粉的存在唤醒了老白心中人性善的那面。

这部剧让我清醒的意识到一旦踏上一条歧途,便再也无法回头。

03

最近我一直在写《权力的游戏》这部剧,二刷这部剧的时候发现很多伏笔和细节,这部剧要说的点有很多,我只简单说一点:在权力的游戏里,好人都没有好下场,剧中几乎所有的主要人物都离不开两个字,那就是成长。

从前的小指头还是那个瘦弱的男孩,不会玩阴谋诡计,为了真爱一心拿鸡蛋碰石头。从前的瓦里斯也没有小小鸟,被卖做奴隶遭受残害,生活在陋巷、水沟和废屋之中。即便是两大绝对主角龙妈和雪诺,也是经历了重重的磨难才走到今天,第一季的雪诺还是那个闷闷不乐的私生子,第一季开始的龙妈还是那个处处畏惧哥哥害怕唤醒“睡龙之怒”,一心想要回家的小姑娘。那时的詹姆还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弑君者,史塔克家的孩子们还在父亲奈德的保护下,全然不知人心险恶。

经历了六季的起起伏伏之后,史塔克家的孩子们崛起:布兰成为了三眼乌鸦、二丫化身绝世高手,珊莎也不再是那个傻白甜。如今存活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摆脱或者正在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克服自我认知障碍。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二丫艾莉亚·史塔克?早在第一季艾莉亚和父亲柰德有过下面的对话:

柰德微笑着说:“你会嫁给某个达官显贵,管理他的城堡,你的儿子们则会当上骑士、王子或者领主。” 那时的自己面对父亲的规划,坚定的说:“那才不是我。”(That's not me)

因为她拒绝别人的安排,坚定的说出那句:“That's not me”,她早就拥有自己的个性,活出了真实的自我。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变得足够强大,无视他人的目光,回想起过去唯唯诺诺的自己,勇敢的说出这句“That's not me”。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晶姐说影视,更多美剧精彩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晶姐说影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晶晶JessieLee
作者晶晶JessieLee
1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晶晶JessieLee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