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宁德古官道上至今被人遗忘的村落

宁德城市资讯 2017-08-12

烽火台—明代的海防报警点,相当于现在的警察局,根据明代的“军卫法”制度,当时的福建,与浙江、广东、辽东、山东、河北、江苏等被列入七大战略区。其中,福建、浙江和渤海地区为国家重点防设法地区。于是大明帝国的初期,便早早地构筑起稳固的海防线。第一道防线是在近海处巡哨,预防敌人到来;第二道防线,是在海岸要害处设立要寨,备予阻截敌人登陆。著名的崇武、霞浦大金等一些海防城堡就是在那个背景下施工建造的。作为海防报警作用的烽火台,也是在这个时候施工建造的。

【当时的福宁府,到底有多少座烽火台呢?】   据《福建海防史》收集记载,当时的福宁州的烽火台,有三种不同数字的记载。《武备志》记载有37座。《备寇志》记载有24座。《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有36座。不仅福宁州记载的烽火台有数字记载有别,福州府、兴化府、泉州府、漳州府等烽火台数字均有差别。

从明代初海防史上了解,这种不同数字的记载,可能与当时的地方府县建造的有关。因为,有了具有国家法律的《军卫法》严格规定下,以及加上后来各地方敌情和形势变化,沿海的不同府县又自行添加了一些小型的海防城堡。而今,蕉城的烽火台遗址大致有四座,一在三都青山岛,二在金涵的上金背、其次就是白鹤岭界首的这座。除界首岭的烽火台外,应该还有另外一座可望见的,大致在20里距离的烽火台。

但意外得是,钓鱼岭林厝的一位70高龄的村民介绍,岭头处的一个山包上还有一座“烟墩”,只是没有界首的这座完整。这么说来,现存的烽火台遗址有四个。白鹤岭界首,过界则属罗源。而今,岭上界碑还在,只是碑上文字,经历风吹雨打,早已模糊不清,只见“罗源”轮廓。这使得这个位于界首的烽火台,具有了县界检查和海防报警两个功能。

据清代乾隆版《宁德县志·兵防》记载,虽自唐、宋时,宁德县有禁军、厢兵、乡兵,但“自明以上,宁未有专营”。这也说明,到明代,地方对派驻海防哨所的兵力上有了数量的规定和保障。那么,这座烽火台,到底有多少兵把守值勤呢?县志中载,白鹤岭塘兵五名,界首塘除了外委派一名在此,也设有兵五名。并且,与罗源营半天礶塘交界,按每月四日进行会哨。

界首岭的烽火台,占地四平方米大,高两米多。从一人之高的枯草淹没,掰开草垛,还能依稀看到用以垒台的青砖。台下,有一块20平方米见大的草坪地,极其平整。这是不是当时戍边战营呢?除此,无他。只有苍白的白鹤古道蜿蜒无语。自古,白鹤岭古道由谁,何时所建,不得而知。但开辟的白鹤岭,最早年代是宋代,由丁大全所建。岭上的松柏、水杉等古树,则更早。据传是唐雍正年,邑人詹孔传所栽。最初的白鹤岭线路,也不是如今这条,而是从二都朱溪至罗源护国乡出。后因乡人认为,此路有碍地脉而废。

之所以取名“白鹤”,旧志上说,是有白鹤常聚集此地,故得名。山,因鹤得名,鹤,依山而栖。试想,那种大自然祥和的情景会是怎般令人神往。由宋代建的白鹤岭,成为了当时宁德通往福州府唯一的官道。岭头村的一位78岁高龄的叶姓老人说,解放前,从县城出发前往福州府,不带货物空手走白鹤龄需两天两夜。大致驿站为:清早从县城登到龄头村吃午饭,再到罗源界内的宿夜;次日到丹阳吃午饭,一直赶路方到潘渡过夜;三日清晨翻过北峰岭,进入福州城。而今,高速公路直通福州,短短两个小时就可到达,已不可同日而语。

古道边,有明知县高愈谦写得“海鹤雄观”,无比发自心中感慨;有汪大润的“俯视一切”。无他,这必然是此时此地直抒胸意之言;有徐公书“海阔天空”;有明提学熊敦朴的“天青海宴”;有明万历知州江西丰城李琯写下的:“我入闽中路,山惟白鹤高,振衣千仞上,万古几人豪。”有清乾隆知府李拔的“鹤翥鸾飞”、“沧海一粟”;又有“豁尔眼空沧海,恍然身在云霄”,还有民国福建省巡按使许世英书写的“白鹤”等。

岭头村,还竖有一碑。系明参政崔师训写得诗。碑刻“白鹤自崔嵬,昂霄势不回。林峦张健翮,盘石压惊雷。岂惜云飞去,宁招羽化来。几番忙里错,流览豁灵台。”回归大自然的感受跃然而出。自宋代建后,白鹤岭又于清咸丰年间重修。其重修原因完好无损刻在石碑上。大体上说得是(图0805):旧时,白鹤岭官道以险峻名盖,犹若天梯,数十年来旷而不修,导致倾危,又窄小。特别是界首岭处,蜿蜒曲折。后,当地人林开池单独出资修建,除险扩容。又建凉亭于邮表,供路人休息。里人魏敬中感其善,撰碑文记录。

▍内容来源:白鹤岭古官道唐古拉山宁小博宁德城市资讯原创编辑完成

▍图文编辑:宁文策划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宁德城市资讯
作者宁德城市资讯
13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宁德城市资讯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