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一宵

青藤门下走狗 2017-08-12

眠中若被月色冻醒,别添被子,别阖眼睛。翻身起床,推开钴蓝色玻璃的老窗,天正凉,寒风轻柔的摸抚着你眼周的神经,叫人忽然清醒。

空气里漫着尴尬的灰蓝,略有几分明亮,路灯显得有些多余。路上的行人在四点钟的天色里可以分明地望见蓝色的远方,又收获几分额外的竹影花影震颤着的美丽。村里的野猫猖獗地踱在人们的院子里,没有胖胖矮矮的老婆子拿着扫帚边赶边骂。

那只猫用怖人的眼看向你的屋子时,你才忽然发现天色变明亮了些。竹叶褪去夜色中青蓝的诡异色彩,改换一袭可辨的绿。风起的时候,绿色搅在一起,你感到清晨的浪潮扑过来,但不能分辨那是什么,是声音是流溢的色彩还是和你一样刚刚醒来的生命。你把自己扬进风里。

清晨的风又很奇怪的气味,酸性的灰尘拌和在蓄了一夜的春露里,你面对混沌而清新的世界,像面对一个从未被拆封的礼物。你畅快极了,大口大口地饮着料峭的春寒。

村里那个拉着板车收垃圾的老光棍是第一个来分享你的礼物的人。他在每一个垃圾桶前迟钝地停滞片刻,并循着这种规律,带着他的车轱辘消失在路的尽头。早醒的老人们在各自的院子里极其缓慢地做着伸展运动,少数的烟囱开始吐气。这是村庄的第一声呼吸。

三两个驼背的阿公把篓筐和扁担撂在一旁,坐在凉凉的柏油路边上,预备进城抢占菜市场的摊位。最早的一班城乡公交姗姗来迟,载着人们离去。过路的小轿车嘀嘀嘀地急躁呐喊,村里的妇人们又开始隔着几十米高声问候交谈,每一栋房子都冒起了热气。建筑与道路重新沸腾冒泡,这个村庄又醒了。

你忽然想起自己虚度了太多辰光,细察花影幻构鬼灯,跌到风里,在风里凝视夜空。你默默自己带着凉意的脸颊,掩好窗子,拴好房门。躲回被子里哈着热气,等清晨逝去,日上三竿头。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青藤门下走狗
作者青藤门下走狗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青藤门下走狗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