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

东皇太一般 2017-08-12

我出门的时候,院子里的喜鹊叫的很欢快。 我已经连续几日没有吃上饭了,兜里只剩下最后几枚铜板儿,我攥着它们在包子铺前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揣了回去。我还能再忍忍,这是我给自己留的退路,虽然我知道关键时刻它们也派不上什么用处,但我还是留着了,图个心安。 我是个穷书生,二十余年寒窗苦读,也没有读出个什么名堂。我的父亲是个穷书生,他把下半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希望我能出人头地,完成他的未竟之业。结果他没能等到这一天就撒手人寰了,而我子承父业,继续做一个穷书生。 我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环视四周,在一片热闹之中,我的孤寂显得格格不入。 很突然地,我望见了一个人,一身白衣,一头如瀑的青丝用发带随意一束,手里把玩着一把折扇,端的是风流倜傥! 我看到他的衣着时,吟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然后被他的风华震撼,咏的是“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最后我叹口气,以“有匪君子,如圭如璧”来总结他的形象。 那公子越走越近,待我看清他的脸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宋毓!” 那人望向我,愣了一下,“是你?” 我和宋毓是许多年的旧友,只是有很久没见了。前些年他去通州投奔了一个远方亲戚,之后就杳无音讯了。 他邀请我去他家一叙,我同意了。他家修的很大,宅子里还有些侍女和小厮在忙里忙外。原来他这些年飞黄腾达,已经是侍读了。 我扭捏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向他求助。求他能不能念在往日旧情,给我给我一份差事,让我至少衣食无忧。 宋毓想了一下,说,他这里人手已经够了,不如让我去尚书大人的账房里搭把手。 我惊喜极了,今天早晨听到喜鹊叫,原来就应在这里。我对他感恩戴德,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看到他栽了满院的玉兰树,于是就顺着说了一句。 “你喜欢玉兰啊,玉兰也是我最喜欢的花。” “这倒不是,我最喜欢莲花,我对玉兰花并无好感,这花生的如此素静,却又芳香扑鼻,如此表里不一,不能说是君子花。只是母亲大人喜欢,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我有点尴尬地笑笑,回到,“莲花确实像是你喜欢的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其实我觉得你比莲花也是不差的,人都说官场尔虞我诈,水深的很,人一飞黄腾达就要迷失心智。可我现在看了你,才知道这话是错的,那么多年,你还是原来的样子。谢谢你肯帮我。” 宋毓淡淡地笑着,说你我多年交情,不用如此生分。 我的日子一下子好过许多,虽然每天帮忙管账很累,但总比之前连饭都没得吃的生活好了太多,我已经很满足了。 没想到我这样平静的生活没能持续太久。账房挪用了府里大把的银子,却把罪名推到了我头上。 我被尚书拎到宋毓府上的时候,他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而尚书已经气的手脚发抖。“宋侍读,你打的好主意!你把这人安插进我身边,今日敢窃取钱财,明日就敢泄露机密,你是何居心!” 我屈辱极了,大声辩解道,“我没有做!我一两银子都不曾拿过,宋毓你是知道我的,替我说句话啊宋毓!” 宋毓一下子慌了,涨红了脸,尖声叫到:“你胡说些什么!你我并不熟悉!你不要污我清白!” 尚书大人半晌没说话,宋毓吓得冷汗直流,跪在地上,直说“他不是我的人,他不是我的人。” “那依宋侍读的意思,这人应当如何处置?” 宋毓睨了我一眼,干脆地说,“只是个下人而已,主子想怎么处置都是可以的。” 我被按在冰冷的在青石板上,被人用板子反复抽打的时候,还没有缓过神来。这一切好像一场恶梦,我只想赶快醒过来。宋毓怎么会这样做?假的吧,宋毓可是莲花啊!遗世而独立的莲花啊! 我的眼皮越来越重,闭上眼的时候,鼻尖嗅到若有若无的清香。 宋毓啊,你闻,今晚的风是玉兰花香。

(我他妈没想到升高中的暑假竟然还有作业,也没想到都高中了我还在开学前一天补作业)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东皇太一般
作者东皇太一般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