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老莫儿

苏飒 2017-08-12

今天去了莫斯科餐厅。而老北京人更喜欢称其为,“老莫儿”。 冷酸鱼,红菜汤,法式鹅肝,罐闷牛肉。菜品咸淡适宜,对于吃惯了宫保鸡丁类的中国人的胃来说,竟也出奇的对胃口。回程的路上跟母上笑谈,“好吃的东西大抵是能让大多数人都能接受的味道,不好吃的则各有各的难吃。” 新做出来的格瓦斯,跟市面上卖的又不同,自诩是喜爱这种饮料的我,舌头也一时适应不了发酵的酸味。 大厅富丽堂皇,装饰中带有欧式的浓墨重彩。天花板也较一般饭店更高,宾客的谈笑声并不拢音。我们的坐席前正对着两位雕塑天使,刻画线条柔婉,使我想起了在越南教堂见到的上帝形象。天主与东正,本就出自同源。 穿民族服装的俄罗斯人演奏着抒情小调。乐曲缓缓流淌,亲临现场与耳机听曲又大不同。能目睹弦和管被演奏者赋予生命,感受那种和谐和共鸣,实在是洗涤心灵的过程。 四人的小乐队为我们带来了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高个儿男士独唱,按妹妹的说法,“他好像插了好多个喇叭”,浑厚带有穿透力的唱腔回荡整个大厅。一曲唱罢,宾客们都有礼貌地鼓掌回应,更有活泼点的老头儿用俄语叫好。第一次直面艺术,强烈地感受到尊重与被尊重的表达方式是多么重要。 突然有了个愿望。以后自己赚了钱,一周来这里吃一次,来一篮小面包,红菜汤打底再来一两个菜,听一听俄式歌谣,品着格瓦斯。等享受完再心疼票子去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苏飒
作者苏飒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苏飒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