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的世界逝者无法参与

mantingfang 2017-08-12

这个世界是属于活人的 逝者永远没有机会再参与了

最近失眠多梦,逝去的人陆陆续续出现在梦中,连带着一些过往记忆的残片,在脑海中慢慢拼接出不完整的图像,总想抓住些什么,努力抓捞半天,还是一无所获。醒来依旧是热气腾腾的人间,这也就是所谓的梦里明明有六趣,醒来空空无大千,拔剑四顾心茫然,何为碧水何为天?

每天都有新生命到来,每天也都有人愿意或者不愿意,都被时间推向了生命的终点,来来回回,万物如此。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活着,你拥有五彩斑斓的世界,喜、怒、哀、乐、忧、思、愁;逝去,你所拥有的一切都随着你统统归于沉寂。不管你有多么的不舍,再也唤不回来了。

(一)
我的奶奶一辈子养育了八个子女,第一个生下来夭折,最后一胎是双胞胎女婴,其中一个在3月的时候患病离去,六个孩子,在饥荒的年代,我的爷爷在公社任职,公婆又不那么地尽如人意,还有一个7、8岁的小姑子,我无法想象我的奶奶以自己1.55米的身高,瘦弱的身板,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挣扎,把六个孩子平安健康地养大。

中年的时候,先是我的大姑死于非命,三年后我的二姑患上抑郁症,喝药自杀。我不知道我的奶奶究竟怎样挺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光,我不是她,纵然她有万般苦楚,我无法真正感知她的真实...

这个世界是属于活人的 逝者永远没有机会再参与了

最近失眠多梦,逝去的人陆陆续续出现在梦中,连带着一些过往记忆的残片,在脑海中慢慢拼接出不完整的图像,总想抓住些什么,努力抓捞半天,还是一无所获。醒来依旧是热气腾腾的人间,这也就是所谓的梦里明明有六趣,醒来空空无大千,拔剑四顾心茫然,何为碧水何为天?

每天都有新生命到来,每天也都有人愿意或者不愿意,都被时间推向了生命的终点,来来回回,万物如此。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活着,你拥有五彩斑斓的世界,喜、怒、哀、乐、忧、思、愁;逝去,你所拥有的一切都随着你统统归于沉寂。不管你有多么的不舍,再也唤不回来了。

(一)
我的奶奶一辈子养育了八个子女,第一个生下来夭折,最后一胎是双胞胎女婴,其中一个在3月的时候患病离去,六个孩子,在饥荒的年代,我的爷爷在公社任职,公婆又不那么地尽如人意,还有一个7、8岁的小姑子,我无法想象我的奶奶以自己1.55米的身高,瘦弱的身板,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挣扎,把六个孩子平安健康地养大。

中年的时候,先是我的大姑死于非命,三年后我的二姑患上抑郁症,喝药自杀。我不知道我的奶奶究竟怎样挺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光,我不是她,纵然她有万般苦楚,我无法真正感知她的真实感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个夜幕降临的夜晚,当她想到这两个撒手人寰的女儿时,一定是悲恸到,呼吸都是疼的。那能怎么办?

我的奶奶生前经常提到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年的深秋,家里的几个孩子都嚷着饿,要吃的,她心一横,脱了衣服跳进已经有点刺骨的水坑,这个水坑以前长着荷花,秋天生产队已经挖过一次藕,但是天凉,又是大锅饭,大伙没有那么积极,坑里肯定还有剩下的,我的奶奶决定一个人去把这些藕挖出来。

水很冷,我那瘦小的奶奶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都在水里泡着,收获的却是几段短短的藕节,挨到快天黑的时候回家,我奶奶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一点热气了,安顿好几个孩子,我的奶奶灌了好几碗热水,躺倒被窝里还是瑟瑟发抖,第二天,尽管还是觉得不舒服,看到一堆孩子还是挣扎着起身,操持家务。

这次她的身体得到的结果是肺部严重受寒,接下来的几十年她一直被哮喘、气闷等各种不舒适困扰,开始陆陆续续地看医生吃药,从乡村到县城,从县城到省城,最终在70岁的年纪丧命于肺癌。

含辛茹苦一生得到的又是什么呢?在她离去的第二年,我的爷爷找了一个50多岁的“保姆”。这个“保姆”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谁都是心知肚明的。我的爷爷开始主动给她买衣服,买首饰,给她零花钱,带她出去旅游,就像年轻的情侣那样……住在我奶奶生前住着的房子,看着我奶奶生前看过的电视,用着我奶奶生前燕子衔泥一样置办的锅碗瓢勺。

如果我奶奶在世,定会心有不甘,但是,人已经离去了,唉,奈若何?

(二)
我的大姑,是我奶奶的第一个成活的孩子,也是吃苦受累最多的孩子,也是六个孩子里唯一一个没上学的孩子,是为家庭牺牲最多的一个孩子,也是结局最惨烈的一个孩子。


小时候,我很惊奇,我的大姑就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下地干活带着鞋样、鞋底子,大太阳底下黄牛一样的干活,等歇着到树荫底下又纳起了鞋底,回家还要给公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再加上我一个侄女做饭,吃完饭她又蹬开了缝纫机做衣服。等到两个儿子大了些,晚上,她一个女人带领两个儿子从地里拉土烧砖,预备给两个儿子娶媳妇盖房子。家里还有鸡鸭鹅成群,猪圈里还有猪两头,全靠她一个人操持。一天24小时,被她用成了48小时,甚至更多。

所有的这些,她的丈夫是不管的,反而会挑剔找茬来辱骂她,打她,以显示这个家庭的男主人地位。这个人当过兵,回到乡下依靠我爷爷的关系在乡里做了会计。因为是当过兵的缘故,加上头脑灵活,得到了领导的欣赏,马上就要提拔当副乡长了,于是,他的野心空前膨胀了起来,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开始不三不四,很长时间地对家里不管不问,不给一分线。

我的二姑带着孩子找到他,他正在跟年轻女人喝酒寻欢,我的大姑掀了桌子,他当着孩子的面和那女人的面,对我大姑大打出手,那女人在边上得意地笑。后来,我的爷爷奶奶知道了我大姑隐忍很久的事实,开始劝那个男人跟大姑好好过日子,劝大姑再忍忍,把公婆伺候好,把孩子照顾好。

我大姑认命,忍忍忍,忍到什么时候呢?男人为了彻底甩掉我大姑,已经忍不住,开始装神经病。

我大姑真是傻啊,信了。带着他到处寻医问药,他呢?骑着车子带着我大姑往乡村公路边上的水沟里摔,我大姑摔下去一身脏土,他自己好好的;做好饭端到他手上,拿起来就摔;倚着树站着好好的,我大姑路过,就往我大姑身上砸倒;打了我大姑盛装鸡蛋鸭蛋鹅蛋的篮子,剪坏我大姑做的衣服,偷走我大姑卖猪的钱……事后,死活不承认,说那时间自己犯病,不记得了!

好奇怪啊,人要是真得了精神病到这种程度,怎么没有打自己爹妈呢?

大姑还是习惯性地忍了,但是,那个男人却忍不了,神经病也奇迹般地不治而愈,直接叫我大姑去死,把农药瓶子往我大姑手里塞,往死里打我那可怜的大姑。我大姑跟人哭诉说,我是怎么都不会死的,我还有三个孩子呢。尽管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我们家要盖个小厨房,请师傅来干活,我大姑天不亮就起床,蒸好馒头骑自行车20多里给我家师傅送过来,在骑车回去下地干活,就为了能让自家兄弟家好过些。还抽空给自家侄女买吃的,做鞋做衣服……我亲亲爱的大姑,你不累吗?

我的大姑最终还是没逃过那个男人的毒手,闷热夏季的一个夜晚,那个男人支开自己的孩子,强给我姑姑灌下农药,为防止我大姑自救,反锁了家门扬长而去。等我们得知消息的时候,我大姑的尸体都已经腐败发胀了……

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侄子侄女们都来看她了,但是她再也看不到了。她再也不是那个妈妈口中8、9岁的年纪能一手擀面条一手再抱着一个兄弟的、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即将于大地融为一体、即便是炎热的夏天给她穿上厚厚的棉衣,她再也感觉不到冷暖的尸体,即便是这个衣物不是那么合体,她也不能再潇洒地蹬开缝纫机飞针走线得眉飞色舞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这个世界永远的不可逆转地离她远去了。

院子里满是让人窒息的恶臭和死亡的气息,我的爸爸和叔叔们带着厚厚的口罩,在院子里和屋子里洒满白酒掩盖这个刺鼻的气味,将我的大姑抬进棺材里,砸了他家的家具,千方百计找到那个男人拉到我大姑的棺材前,让他跪着,女人们开始对她谩骂,这个禽兽竟然在我奶奶骂他的时候,趁边上人少,对着我奶奶的胸口就是一拳,逃跑了。
   

丧事办完以后,我爸爸和两个叔叔叫上几个朋友,找到那个男人,打了个半死,思虑良久,并没有起诉他至法院,大姑还留下两儿一女年纪尚幼,要有人抚养,我们各家也都有家小,当时各家的情况都不富裕,不然,还能怎么办,怎么办呢?只能,对不起了,大姑!

那个男人也被开除了公职,回到家里像其他农民一样耕地养田,过了不到两年,娶了新嫁妇,养了新孩子。新媳妇很彪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满地打滚,扯开嗓子就能骂上个三天三夜不重样不停口的人,但是,即便这个女人当着他面对公婆破口大骂,他也是大气不敢喘一口了。活该,活该,真活该!

如今,我大姑的三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在县城买车买房,生儿育女,生活富足,而且,还都很孝敬自己的父亲,不知道大姑知晓这些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欣慰?高兴?愤怒?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还会有人在意一个逝去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思想吗?就算是偶尔想起,又能怎样?活人自有活人的事情。

(三)
我的二姑,在我大姑辞世的第三年,自杀了,是完全意义上的自杀,自己买了农药,义无反顾地喝下整瓶农药,倔强地要与这个世界决裂,没有背叛,没有家暴,她被自己的抑郁扼杀了。

在我的记忆里,二姑是一个高瘦的人,尽管有一米六五的身高,但是体重却不过百斤,整日里脸色蜡黄,不同于大姑的风风火火,她做事情总是慢慢吞吞的,所以她做不了一些重的体力活,像地里的农活什么的,总是不那么的尽如人意,她性格有天生比较敏感,有时候无意间听到些什么,便会在心里掂量半天。我猜,这可能是她与婆婆发生一些不愉快的原因吧,实话实说,她的婆婆是高高大大的、蛮利索的那么一个人,确实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

二姑是一名民办教师,在她们村小学里教书,我的姑父则在我爷爷所在的公社做一名小小的办事员,姑父不是那种脑筋特别灵活的人,但是,如果别人交代什么事情,他却是能对尽职尽责完成的。

我的二姑结婚以后连接怀孕两次都是胎死腹中,在怀孕的过程中还被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生孩子有很高的风险。我们那里有说法,要别人的孩子压子,大概意思就是包养一个别人的孩子就能生养自己的孩子,刚好那时候我弟弟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出世,二姑就抱到了自己家里抚养,我姑父他们一家把我弟弟当亲生儿子一样疼爱,冬天的时候我姑父整夜在火炉边为我弟弟烤尿湿的尿布,夏天,我姑姑的婆婆天天推着小推车照看我弟弟,睡着了还晃来晃去,水泥地上生生被推出两道深深的车轮印……我二姑,那就更不用说了,她那个不是疼爱,完完全全的溺爱。

二姑沉浸在养育孩子的短暂甜蜜里,但是,经常地,她会忧心忡忡地说,唉,这孩子在我这里呆不长啊,我娘早晚会把他接走。我奶奶是个重男轻女的人,我们家两个女孩,她因为这个跟我妈妈吵架,我妈妈赌气生下了我弟弟。

在抱养我弟弟一两年后,我二姑陆陆续续剩下了她的儿子和女儿,民间的传说算是印证了。我奶奶在我弟弟一岁多的时候,开始要求我姑父时不时地带我弟弟到老家去,她也隔三差五地到二姑家去接我弟弟,二姑他们心里难受又不能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来。我想,二姑心里是难过的,弟弟算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即便是犯了错误她也不舍得说,我妈说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她听了也只是笑笑。


二姑从小就比较怯奶奶,几乎奶奶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件,我上小学假期里回老家,二姑也在,因为什么事情,我奶奶说了她几句,她当时还带着弟弟和她自己的儿子,被说了以后她也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捂着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奶奶接我弟弟回老家的时间越老越长,到我弟弟上小学的时候,我奶奶就直接把他接走回老家上学了,尽管那个时候我姑姑还在教学。

大姑死后不到半年的时间,二姑就住院了。她自小与我大姑感情极好,大姑的去世极大地刺激了她,她整天觉得自己浑身提不起劲来,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太慢,自己快要喘不上来气了,带她要医院检查,却检查不出来什么,心脏等各项指标也都是正常的,但是,二姑一口咬定自己有病,浑身不舒服,于是开始陆陆续续地住院,从县医院到省城医院。

以现在的医学水平看来,二姑得的应该是抑郁症,可能是从她先前怀孕数次都胎死腹中的经历有关,她又天性敏感,有什么事情都往心里放,养育三个孩子是极其繁琐,身心俱疲的事情,一点一点累积在心里成了顽疾。

不断地换医院换医生,终于有医生怀疑二姑是精神上有问题了,建议到省城医院治疗,二姑得知以后精神上更加崩溃了,她觉得医生说她是神经病,姑父、亲戚们都不理解她。实际上,她的精神那时候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经常性地哭闹,却又不知道为何原因哭闹,还说,想大姑了,要去找我大姑。姑父吓坏了,寸步不敢离开。

后来,姑父以县城医院医疗水平有限为由,连哄带骗把二姑带到了郑州的大医院精神科,数月余,二姑说自己病好了,想孩子了,要回家。姑父看她恢复得状态不错,就同意了,于是回到了县城,因为在县医院里还有一些医疗费用没有了结,姑父嘱咐我三姑好好看着二姑,他去处理下,谁能想到,这一去就是永别呢。

二姑看姑父走了,找个借口让我三姑去给她买东西,她自己溜出来买了瓶农药就喝下了,所有的事情都无法挽回了。三姑傻眼了,姑父抖搂着手,哭着说:“我看了她几个月啊,就让你看她这么一会,就成这样了……”三姑肠子都快要悔青了,送到医院里洗胃,各种折腾,也只是延长二姑的痛苦。她让人把三个孩子都叫来,挨个摸摸孩子的脸,无限的眷恋与不舍,不知道她在临终的时候是否生出些悔意……

她的婆婆得到消息倒地放声大哭,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呀,我日日夜夜盼着她回来啊,所有她让人给我捎回来的东西我都没舍得吃,孩子想要都没给,就等她回来给她补身子啊,怎么能说走就走了呢……打开老式对开的柜子,满满一柜子过期或者不过期的食品和饮料,再也不会有人去动它们了……


亲亲的二姑,你怎么这么傻呢?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惜,你在世的时候没有人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就算是现在,我结婚生子,也只能凭着自己的经历来揣测你当时的情绪。

二姑去世后的第二年,姑父又娶了新人,又生下一儿一女,直接心理上我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是,对此我觉得又不能说人家什么。在我二姑曾经生活过得地方,现在生活着新的人,新的生命出生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长,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她的,她只能是永远地沉默下去……所幸,新来的女人对她的孩子还都不错,女儿读了研究生,儿子也要结婚生子了,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向前走的,跟不上的人便被无情地扔在了身后。



所以啊,这个世界是属于活人的,逝者永远没有机会再参与了。一次的谢幕,就是永久的告别。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mantingfang
作者mantingfang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