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雨

蘸水笔 2017-08-12

又碰到老王了。他其实还是每周来,只是比我来得早。我一般十点多钟来,这时候他早就离去。这两回我比较早,八点来,就碰到他了。还有一些久违的熟面孔,叫不出名字,他们都在坚持来。

什么都没有,老王对我摇头。

他仍旧挎着帆布书包,洗褪色了,瘪的。我摸了摸,的确没东西。

你玩镇尺吧? 我摇头。

门口有一对,老的,清供。我觉得最多值五六百,他要一千多。

我笑,我不玩。

不玩就算了。他也笑,看样子还想和我说话,满肚子的话。但我实在不想张嘴,于是各自走开。

空中有雨意。

人们地摊摆得不踏实,都怕下雨。卖旧纸的最怕,一边将塑料袋里的书往外搬,一边问天,下不下呢,下不下呢。真的下下来,那么大一摊子来不及收,都要泡汤。看到一把超大号的壶,青花冰梅开窗粉彩绘花鸟,冰梅清中风格,粉彩民国气象,分开看都好,搭在一起就不对了,应该是后挂彩,他要四千多。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默默放回去。他的其它东西倒都是大开门的,但意思不大。

离开的时候,终于下雨了。

雨往下shao。雨下得细与急,有飘忽感,我们这儿说shao,用哪个字,潲吗,倒是有水,似乎又不妥帖形象。只好说洒,洒雨,细细刷上身来。

地摊顷刻间散了摊子,早上的生意也做得差不多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蘸水笔
作者蘸水笔
480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蘸水笔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