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项羽不渡

嘤嘤·夏木 2017-08-12

图片来源网络

听呵,杜牧在叹,“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胡曾在叹,“乌江不是无船渡,耻向东吴再起兵。”李清照亦在叹,“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学习完《项羽之死》,得知要写一篇与之有关的文章,心中早已按耐不住,岂料,真正提笔,却不免踌躇——英雄已去,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短暂又初略的了解,凭着只言片语,又能否说得清到得明?

堂堂西楚霸王,一生戎马,到头来却死在自己手里,可惜,实在可惜.

少时的项羽就可谓雄心勃勃,起初学书,不成,学剑,又不成,因为这些都不足以使他满足“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便去学兵法,可惜的是,刚略知其义,又不肯竟学。由此,我们也不难看出,项羽虽是个急于求成的人,但更可见其是个可造之材,学书,虽不成,却能留下一首令人慨叹不已《垓下歌》,学剑,虽也不成,但其剑术不见得有多少人能与之匹敌,要索一将头便索一将头……

更值一提的是,在年少时,与叔父项梁一起看皇帝游玩时,项羽语出惊人——“彼可取而代也。”有趣的是,同样是看皇帝游玩,项羽后来的对手高祖却是——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可见,即便少时,项羽也并不输刘邦,也正是这番雄心与才华,使得他一步步成为了西楚霸王,着实令人钦佩。

曾经,我一直坚持认为,项羽之死完全是因为他的狂妄自大,如今看来,并不全是。

“鸿门宴项羽不杀刘邦”人们对此众说纷纭,的确,项羽的失败似乎从那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因为他错过了一个消灭对手的良机。有人认为,项羽杀不了刘邦,是因为刘邦有几个得力的手下帮他脱险,可是,当时沛公兵十万,而项羽兵四十万呐,区区几个手下能低四十万大军不成?也有人认为,那是因为项羽的妇人之仁,这更难使人信服,在新安时,只因为担心秦兵不服,便“夜击坑秦卒二十万人新安城南”二十万条生命,尚不见有丝毫犹豫,难道会不忍心杀一个刘邦?要我说,要么是念及旧情,要么是他狂妄自大,而我也更倾向后者,项羽当时处优势,且凭他的性格,完全有资本去骄傲,“我四十万大军,区区一个刘邦什么时候杀不可。”在项羽眼中,刘邦就如掌中之物,殊不知,却是放虎归山,就连我们的毛主席也说了:“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如果当初项羽铲除祸根,恐怕历史也会改写了,遗憾的是他却因为自己的狂妄而错过良机。不得不说,自大的确是项羽兵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即使放虎归山,即使被逼到乌江,这些都不足以致他于死地,可惜的是他——不渡。他是死在自己手上的。

当然,也许他真的度过乌江,也不意味着他就能东山再起,正如王安石的《乌江亭》所说:“百战疲劳壮士衰,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曾经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如今却一个人回来,江东子弟又是否还会信任他?从这一角度来看,项羽不渡也是情理之中,兄弟们陪你出生入死,又岂好一人回到江东,就算回到江东,大势已去,卷土重来,又谈何容易?

渡江不一定就能东山再起,但不渡就意味着彻底没有希望。可惜我们的西楚霸王不懂正确面对失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致他于死地的一个重要原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胜败乃兵家常事,岂能因为一次失败就结束自己生命?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终不也灭到夫差,一雪前耻?“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凭他这样一个有才华,重情义的人,卷土重来并不无可能。

不过,有一点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注意,就是当时的项羽是否还得民心?项羽被追赶至阴陵时迷路了,遇一田父,田父叫他向左,殊不知向左便陷入大泽中,被汉追及,田父的出现,难道仅仅是巧合吗?纵观项羽一路走过来,有着许多残暴甚至令人发指的行为,“坑杀二十万秦兵”便是其中一个,也许也正是如此,导致了他不得民心,我们都知道,一个不得民心的人,失败是注定的。可见当时项羽的狼狈模样。

“天之亡我”这是项羽在被包围后反复说的一句话,简直荒诞。我不知我可否这样认为:项羽已经自大到迷信了。明明被人追赶,却死活不敢承认,非要说是天要亡他,真是可笑至极。而导致他不渡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的迷信。“太史公曰: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悟,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原因总多种多样,或是自大所致,或是太重情义所致,说是不懂面对所致,亦或是迷信所致……英雄已去,再多的说法也只是妄自的猜测,今天的我们,也只好把这一切归咎于“历史的必然”。

历史,总不可能再改写,惜霸王才华不在,惜霸王情义难得,更惜其不渡。

一曲“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又惹得多少人叹。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嘤嘤·夏木
作者嘤嘤·夏木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嘤嘤·夏木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