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青箭 2017-08-12

今晚坐在这里,没有音乐做背景。 早上醒来七点,打开播放器是草东没有派对的摇滚。 最近的早晨,每天醒来都要打开音乐轰炸才能清醒,这个习惯不能保持,以后很难有自己的空间。 像这样早上在昏沉状态下听激烈的摇滚乐,梦境的迷惑和音乐的诱惑,听不懂的歌词,听不清的旋律,抱着被子静听。 太容易睡到回笼觉,总是在七点醒来,看一眼手机时间,清醒几秒,自然的闭眼享受意志慢慢下沉的感觉。 大学的时候,必须七点醒,去食堂吃过早饭,再去教室补觉。 我是好学生,我从来不逃课的。 不对,我从来不逃有必要上的课的,没必要的选修课也是很无聊的。 想起大学上过一节选修课,什么伦理学,穿着灰暗衬衫,拿一某会议发的布袋的男老师,上课拿出u盘开始放ccav10的某视频。 视频里有一个小伙子从小有自我认同障碍,想要变成女性,在录像时怯懦的面对振振有词的主持人,衣冠楚楚的主持人当着父母的面分析他怎么不被社会接纳,不被社会接纳难道不是因为这个万恶的社会的不宽容? 老师最后的总结是这个小伙子变态巴拉巴拉,你丫才变态。 拿工资放半小时视频扯五分钟淡的伦理学老师,竟敢吃社会主义的闲饭,以后再也没上过他的课。 在医学院里的老师,大多数与街上买菜的大妈大爷无异,讲课也是平平淡淡毫无波澜。 每一次对别人讲是医学院的学生,第一反应一定是要不要接触死人,你的内心有没有变成变态。 我内心变态不能怪学医,它只能增强程度,并非引发源。 大一上解剖课的那晚,对,是晚上,我现在还记得。 大家晚上都没有吃太饱,也以宿舍为单位带好了塑胶手套和口罩,每个人都早早坐好,在实验室等老师驾到。 我们医学院的解剖实验室里面是那种银白色铁皮冰柜,横放带盖那种,一个宿舍8个人围在一个冰柜周围,一个教室8个冰柜左右。 上课前大家都把手臂搁在冰柜上玩手机,想想也是爽爆了。 那天有一个外系的去蹭课,有可能是学校文科类专业的学生借了白大褂去凑热闹,坐在我的旁边,一上课,老师要放PPT,嘱咐关灯,大晚上的解剖室关灯PPT上的组织图,外系女生黑着脸跑掉了。 讲完之后老师走到我们组的冰柜前,心想有近距离观看示教的机会了,内心窃喜,开心的帮老师抬冰柜盖子。 我该怎么描述打开一瞬间的感受呢,反正我听到老师说了一句这冰柜好像坏了里面臭了之后,强忍想吐的冲动把盖子放在地上,再依依不舍回头看了一眼冰柜里大概四五个头颅之后,跑到厕所去干呕。 福尔马林混合腐尸的味道,透过鼻腔进入肺泡,刺激嗅觉中枢反馈大脑催吐。 我还是比较勇敢的小少年,只是干呕几下又兴致勃勃去看示教了。 老师厉害的,不戴手套空手套白尸,拿起一条条零碎的肌肉组织介绍名称。 我们看到的尸体,大多数是研究生或老师练手过的,所以大多数都是零碎的器官,像我们组的冰柜里零散分布一些头颅,其他组零散分布一些大腿,有一个组是整尸,开腹腔的。 小插曲,当时我们系花怕到哭着打电话叫男朋友来接下课,男朋友来之后没有安慰乖宝宝别怕,而是嫌弃了一通,没几天两人分手了。 第一节课之后,大家的热情因为好奇心得到满足后迅速萎靡,所谓传说的传说,不过如此。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青箭
作者青箭
44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青箭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