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飓光志:光辉真言》续篇:迦熙娜在裂影界

三界宙旅者 2017-08-12
➤ 剧透警告:以下内容含有《飓光志:光辉真言》的剧透,可能会削弱你的阅读乐趣,请谨慎浏览。





迦熙娜·寇林睁开眼,猛地一吸气。未料一刀穿心!那把刀插在两根肋骨之间,正好擦过胸骨。她一阵痉挛,蜷身发抖,两手都僵了,只能死死抓着黑曜石地面。
“迦熙娜。”

不。怎么能趴在地上?迦熙娜费劲吐纳,奋力跪起,却止不住哆嗦,双手依然抓着地面。要呼吸本就困难,更别提活动筋骨了。她倒不觉得疼,也还有力气,只是排山倒海的紧张袭来,她战战栗栗,想要逃离、想要斗争、想要不顾一切地存活。

伴着一声嘶吼,她一手捂胸踉跄而起,转身四顾。

她的衣裙被刀割出了一个破洞,湿漉漉的鲜血淌了下来。

“迦熙娜。”说话的是一个通体墨黑的人影。古怪的天幕上挂着一轮永不移位的白日,映照在黑曜石大地上。

迦熙娜左顾右盼,将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却还是看不明白。

风杀的,她又能感受到那把没入皮肉的刀了。她心中依然无助、依然痛苦。她回想起将她吞噬的黑暗:耳边的嘈杂渐行渐远,她的人生即将告结。

她闭上眼,浑身打颤,极力驱赶那些记忆,但只是越陷越深。

她绝不会忘怀濒死的滋味,直到夺命的黑暗再度降临。

“迦熙娜,你的表现相当出色。”白牙说。

“这一刀——...
➤ 剧透警告:以下内容含有《飓光志:光辉真言》的剧透,可能会削弱你的阅读乐趣,请谨慎浏览。





迦熙娜·寇林睁开眼,猛地一吸气。未料一刀穿心!那把刀插在两根肋骨之间,正好擦过胸骨。她一阵痉挛,蜷身发抖,两手都僵了,只能死死抓着黑曜石地面。
“迦熙娜。”

不。怎么能趴在地上?迦熙娜费劲吐纳,奋力跪起,却止不住哆嗦,双手依然抓着地面。要呼吸本就困难,更别提活动筋骨了。她倒不觉得疼,也还有力气,只是排山倒海的紧张袭来,她战战栗栗,想要逃离、想要斗争、想要不顾一切地存活。

伴着一声嘶吼,她一手捂胸踉跄而起,转身四顾。

她的衣裙被刀割出了一个破洞,湿漉漉的鲜血淌了下来。

“迦熙娜。”说话的是一个通体墨黑的人影。古怪的天幕上挂着一轮永不移位的白日,映照在黑曜石大地上。

迦熙娜左顾右盼,将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却还是看不明白。

风杀的,她又能感受到那把没入皮肉的刀了。她心中依然无助、依然痛苦。她回想起将她吞噬的黑暗:耳边的嘈杂渐行渐远,她的人生即将告结。

她闭上眼,浑身打颤,极力驱赶那些记忆,但只是越陷越深。

她绝不会忘怀濒死的滋味,直到夺命的黑暗再度降临。

“迦熙娜,你的表现相当出色。”白牙说。

“这一刀——”迦熙娜睁开眼,轻声发话的同时,又为发抖的声线而气恼,“这一刀实在是出乎意料。”她不断呼吸,努力平复心境,仅剩的飓光从口中溢出。她在遇害的最后一刻吸进一口气,凭借飓光将自己拖入这个界域,这才保住了性命,身上的伤也被飓光治愈了。
白牙说过,于摄入足量飓光的人而言,只有直冲头部的猛击才能致命。她信过他这番话,但是飓风在上,利刃迎面而来,光是淡定地躺在地上也不见得容易多少。谁想得到她会被捅刀?不该脑袋上挨几拳就够了吗——

且慢,沙兰!

“我们得回去。”迦熙娜转身道,“白牙,交界点在哪儿?”

“没有交界点。”

为船只定位其实轻而易举。在裂影界,实界域的海陆位置经过了对换,所以迦熙娜脚下的地面目前是坚实的,然而位处实界域的沙兰和船员仍在船上,他们在裂影界的形态则是一团团近似于烛火的光芒。迦熙娜认为这些光团代表人的灵魂,哪怕白牙曾告诫她这是极端简化的说法。

沙兰等人正站在实界域的甲板上,代表他们的光点飘浮在迦熙娜身边,其中有一团孤火就是沙兰。许多代表鱼类和海洋生物的小光点在地下窜游,透过黑曜石地面隐约可见。

尽管神经还紧绷着,迦熙娜还是到处寻找半空中的细微翘曲,那里是交界点,是她进入裂影界的通道,穿过交界点回到船上,就能……

上方的一朵火光熄灭了。

迦熙娜浑身一僵。“行刑了。白牙!快确认有没有交界点。”

“没有交界点,迦熙娜。”白牙重申。他背手而立,衣着入时,一身黢黑,却显得离奇瑰异。在裂影界,他皮肤上散发的珠母光泽仿如五光十色的水面浮油,非常显眼。
“没有?”迦熙娜说着,想要分析他的语意。最开始的时候她就理解不了他的话,尽管他们已经相处数载,他的语言组织有时还是令她迷惑。“总会有交界点吧……”

“除非你的一部分在那里。”白牙说,“今天情况正相反。你整个人都在这里,迦熙娜。很……很遗憾。”

“你好不容易把我带到裂影界,现在却没法子了?”迦熙娜质问。

白牙埋下头。

多年来,迦熙娜始终想让白牙带她去他的世界。虽说迦熙娜可以靠一己之力窥见裂影界,还能一只脚踏进去,然而若非白牙辅助,则无法完全入内。何来此事?学界希望记录她的经历,分析其中的原理,以期再现这一过程。她是用过飓光了吧?喷薄而出的飓光涌入裂影界,一股仿佛来自远方的无形引力将她拽了过去……

彼时的记忆和当下的恐惧交织在一起,迦熙娜立马将二者压了下去。要如何救船上的人?她走向悬浮在前方的光亮,哪怕没有把握,却还是抬手拢住一团可能代表沙兰的火光。白牙曾说,物体在裂影界中的形态和物体本身并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

刹那间,一声嚎叫传来,打破了裂影界的寂静。

迦熙娜一怔,扭过身。似乎是一声阴森可怖的兽吼,叫人背上直发冷,只不过已经被玻璃碾碎的声音盖过去了。

白牙吓得倒抽一口气,随即往前一跳,抓住迦熙娜的胳膊。“我们得走了。”

“那是什么?”迦熙娜问。

“是碎碾怪,”白牙说,“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痛灵。”

“痛灵没有害处呀。”

“在你们那边确实如此,而在这边,害处大着呢。快走。”白牙猛地拽了一下迦熙娜的胳膊。

“慢着。”

她走了,船员会因她而死。飓风啊!她从未料到鬼血会的胆子会这么大。怎么办?在这里,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幼稚的新生儿,多年的研究仅仅揭示了零光片羽。在辨不清谁是刺客、谁是船员的情况下,她还能拯救船上的生命吗?

又一声嚎叫传来,距离越来越近了。迦熙娜抬起头,愈发忐忑。在诡诞离奇的裂影界,大地恒久昏暝,纯正的黑曜石山崖拔地而起,微小的琉璃珠在她脚边翻滚,代表着实界域中的无生命物体。

或许……

迦熙娜在琉璃珠中翻找,刚一触及就能辨认珠子的来源。其中三颗,每一颗都代表船上的一块板;还有一颗,代表放衣服的箱子。

更有珠子代表她的几本书。

她的动作慢了下来。飓风啊,真是一团糟。为什么就没有准备万全呢?原先,她应对暗杀的预案是装死,并从缝在裙边内的宝石中吸取少量飓光维生,可她犯了糊涂,没料到刺客会在夜间放倒她之后再逃逸。由内鬼实行的暗杀着实是趁她不备。

而刺客会杀害全体船员。

“迦熙娜!”白牙的口气愈发急切,“此地不可久留!船上的情绪把珠子引过来了!”

迦熙娜丢下代表书籍的珠子,把手伸进别处,一番寻觅……有了。她摸到了几颗代表绳子的琉璃珠(受刑的船员正被捆着),紧紧握住,并吸入仅存的飓光。

她身上只有若干宝石还能提供光源,含量少得可怜。

周围立即起了反应,附近地上的珠子簌簌而动,向她翻涌而来,找寻飓光。痛灵眼看就要临头,呼号愈发凄厉。白牙猛吸一口气。高天之上,几缕绵长的云雾忽而飘下,逐渐环绕在迦熙娜身旁。

在裂影界,飓光很宝贵,既是力量,又是通货,也许更是生命。没有飓光的匡助,她将无力自保。

“我能靠飓光回去吗?”迦熙娜问白牙。

“在这里?”白牙摇摇头,“行不通,必须找到一个稳定的交界点。荣誉的垂贯点大概可以,不过那里离得很远。迦熙娜,碎碾怪就要来了!”

迦熙娜牢牢攥着晶珠。

她命令道:“改变。”

“我是根绳。”一颗晶珠说,“我是——”

“给我改变。”

绳子颤动着,依次在实界域化为烟气。

(完)

➤ 汉化:飓光志档案馆 / Botanica
➤ 原文来源:http://www.tor.com/blogs/2014/08/stormlight-archive-scene-after-words-of-radiance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三界宙旅者
作者三界宙旅者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三界宙旅者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