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醒了,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

疯狂的小丸子 2017-08-12

猛然醒来,发现自己身处菜市场边上一个废墟里。这个菜市场我认识,是我们这个小镇上最大的,但什么时候变成一片荒凉,大脑中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周遭没有一点灯光,只有夜幕降临时太阳留下的一片余晖,灰灰的,阴阴沉沉的,就像生化危机电影中,那般末世场景,让人心慌,无助。 诡异气息越来越接近,空气中的腐朽味也越来越浓,仿佛能够吞噬这仅剩无几的生机。 抬眼看见角落里只剩水泥墙的楼房,魂魄像被吸住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往那门口走过去。看着空洞的房子,全身的毛孔张开得有些刺痛,手脚有些使不上力气。 好不容易走在通往二层的楼梯口,头上的天花板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拖着沉重的步伐和飘飘然的身体,爬上了二楼。 终于看到人了,一种久违的激动油然而生。 走到那貌似前台的地方,一个悠闲的前台姐姐,热情地拉着我,跟我说着规则,给我发了两张不知何用的贴纸。 听了很久,才知道这里是附近仅有的人聚集的地方,准备待会举行演练,提升人类的自保能力。 我问她,这是为什么。 她说,他们有人看到了丧尸,外面都没有人,他们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避免被分散袭击。 我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这两张贴纸是干什么用的,我问她。 她说,没什么,贴着好看。 拿着只有颜值的贴纸,准备离开前台。一转身,竟看到那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黑先生,嗯,我男朋友。一个皮肤黑的发亮的亚洲男生,能够无暇隐藏在漆黑的环境里。 他的出现是我意想不到的,因为他并不是我们这个小镇上的人。 而他,仿佛也不是来找我的。 还没来得及询问他为何而来,演习的钟声就燥了起来,所有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大跳,我的心里更是萌发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还没来得及捕捉到任何细节,四周的人就开始跑了起来,就像惊弓之鸟,一哄而散。 这是演习吗? 怎么这感觉就像真的一样。真的恐惧,真的惊慌,真的逃命。 一群蒙着脸,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特务加刺客打扮的神秘人,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追捕着如同无头苍蝇似的惊慌失措的人。 我有点恍惚,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将要面临什么。 我一直催眠提醒自己,这只是演习。 但,真的只是演习吗? 突然,一道闪光晃过,我不由自主刚要抬起右手遮住眼睛,就被旁边一股力拉扯在一边,下一瞬间,一把长刀出现在我刚站着的地方。 抬眼一看,一个神秘人正拿着那把刀。 怎么那么像在做梦呢? 下一秒,思绪回笼时,我已经在奔跑。正确来说,是刚刚拉我一把救了我一命的小黑先生,扯着我在飞奔,如果我很轻的话,估计这时我应该在空中。 这速度,能媲美羚羊逃生的速度吧。 但我们不是在楼里吗? 超长反射弧后发现,周围环境竟然变成了一片荒废的村野,潮湿的暗黑泥巴路面,随处可见破损的,并且已经长出苔藓的红砖墙,参差地错落在灰暗中。 妈妈,我要回家!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那么诡异,又那么阴森…… 还没来得及接受现实,四处攒动的神秘人,竟聚集了七八个,同时往我们的方向狂扑。 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小黑先生就说了一句:分开走!就放开了我的手,往他左边的巷口跑了。而我也本能地听话往右边的小巷溜了进去。 跑了一会,感觉后方没有什么动静,就边跑边回望。 没人,神秘人呢?其他参加演习的人呢?小黑先生呢?这里怎么感觉只有我一个人? 难道我刚刚都是在做梦吗?那些神秘人,那个荒废的村野,楼上的那些人,还有小黑先生,难道这些都是假的? 可是,这眼前坑坑洼洼的白灰墙的破房子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门前平铺的金黄色的干稻草是哪门子的装饰潮流? 带着疑惑,带着忐忑,惴惴不安地走进漆黑色木板大门虚掩的破房子。里面竟然也只有稻草,只是不像门外的那么新,倒像是放了好几年的,仿佛一碰就要破碎成灰。 难道这里最近有人来过,特意在门外铺了一层稻草? 可是,又会是谁呢? 没来得及细想,一阵似有若无的脚步声响起,不一会,就有人被抓呼喊救命。 原来一切才刚刚开始,但仿佛一切也将结束。 因为,就在下一秒,我被截堵在一个红砖墙废墟的角落里,也还没来得及想我为什么突然又回到这片废墟中,两把刀像切西瓜一样穿墙而过,分别拦在我的左肩和右腰处,面前还站着一个持刀的神秘人。 这一刹那,是我历经这一切过程中,最深刻的恐惧,也是唯一清醒的时刻。 我想起了这是演习,于是,我请求神秘人再给我一次逃跑的机会,毕竟才刚开始。 但神秘人似乎没有反应,仿佛听不到我说话,也没打算停下手中越来越靠近我的刀。 当我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后,一翻思想挣扎竟让我脱困了…… 没错,我梦醒了!梦醒了!梦醒了! 这一刻我莫名觉得自己还是很勇敢的,毕竟在面对危险,面对死亡的时候,我用自己超强的意志脱困,还没有尿裤子!!!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疯狂的小丸子
作者疯狂的小丸子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疯狂的小丸子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