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际线与胡渣

数声风笛离亭晚 2017-08-12
       今天到一个蜗角般的户政室办理身份证,炎炎夏日竟要在露天排起长队,如此反人类的公众服务不禁令人想造反。其间一位神色淡漠的民警端着两杯茶水从远处意态闲适地走向业务室,沿途几道大门依次打开,鬼使神差间我竟也不由自主地为她打开了堵在我脸前的大门,颇有山顶千门次第为开之感。随后拍照按指纹,在我旁观办理民警受电话指引一步步操作户籍系统之际,赫然发现其中竟留存着我初中毕业时的照片,也不知他们怎么搞到的。照片中的我嘴巴半张,两眼无神,目光游移,神情呆滞,宛如智障,令人观之想放火。更加令人着恼的是系统报警照片相似度太低,已然将我甄别为自作聪明企图侥幸前来隐匿身份孰料却自投罗网的流窜犯,哔哔地亮着硕大的红字,傲娇的向警察邀功。不言可知,这令人发指的相似度,实是要推翘到天际的发际线与唏嘘的胡渣子荣居首功,两者一时瑜亮难分轩轾。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数声风笛离亭晚
作者数声风笛离亭晚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