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 游记 No.9 | 了不起的梵·高阿姆斯特丹Amsterdam(2013.08.28.-2013.09.01)

耳边的莫扎特 2017-08-12

来阿姆斯特丹的目的很明确,为了一个名字:文森特·梵高。不知道何时,Vincent Van Gogh这个名字进入了我的认知范围,也不知道怎样,Vincent Van Gogh这个名字变成了我的追往;这个疯疯癫癫,不被大多数人理解的画家和我有什么关系?坦白说,此前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只是那些色彩和笔触感觉很特别而已。而自从读了他的书信之后,我才明白梵高的内心是多么纯真和善良。很多事情只有在往回看的时候,才能知晓它的意义,我们赋予过往一种解释,把时间和回忆捆绑在一起,固定自己,固定我们和这个世界千丝万缕的联系。

Coushsurfing是这次旅行也是整个欧洲旅行里的第一次和唯一一次,很有幸能够住在Remco先生的家里,他是一位诗人,或作家,总之是一位知识分子,没有配偶,没有子女,家里只有满坑满谷的书籍,堆叠整齐的古典音乐CD,和几只可爱傲娇的猫咪。和这样一位先生聊天共处丰富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形形色色的人散落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闪耀着只属于自己的光芒,虽不耀眼,可也属难得一见。

一再想说的是,欧洲的每个主要城市都很别致,阿姆斯特丹以其盘根错节的城市运河而标新立异。但这里的房屋并不像威尼斯的那样依河而建,为了保险起见和交通便利还是或多或少隔开了一定的距离。桥是可以开合的那种,就像梵高在阿尔勒画的桥那样。自行车和大长腿也令我印象深刻,荷兰是世界上人均身高最高的国家,据说是因为荷兰大部分国土面积都低于海平线,荷兰人为了能拥有“正常人”的视线高度,不得不把自己“拔高”一点。再加上桥头不时出现的绚烂花束,盆栽植物,和五颜六色的单车,脚下的城市足以用美不胜收来形容了。

Remco先生家的干净程度不敢恭维,不是说脏,只是看得出东西都有些年头了,朴素而陈旧,沙发有破损并缺乏弹性,书柜上下几层都有积灰。屋子里没有什么新物件,都是恰到好处很实用的东西,客厅,厨房,卧室,厕所,每个角落都带有浓重的生活痕迹,没有一样不必要的摆设,每样东西都好像蕴藏着一段历史,对生活本真的矜持,让屋子浑然天成,安静祥和,但未免有些孤寂的气息。

客厅里简直就是一个书的海洋,没有细数过有多少本,但触手可及的范围内你都可以摸到它们。这是一个典型的欧洲知识分子的寓所,没有电视,只有高档音响,早起听广播,睡前听古典乐,收藏了大量图书,过着极简的生活。

和Remco先生真的能聊很多东西,从历史到政治,从哲学到马勒交响曲。他接受过很多亚洲人coushsurfing的请求,他觉得亚洲人比起欧洲人来说要温和,但头脑其实并不缺乏独立的思想,一个女孩子勇敢旅行的也有不少。国家之间的差异,民族之间的差异,成长环境之间的差异造就了许多可以聊的话题,而更重要的也许是我们都深知我们是同一类偏爱艺术旅行但不追求奢华的人吧。

Remco先生是一个人住,厨艺实在不敢恭维,做的是很简单的番茄肉丸,加一些白米饭,看着还蛮可口的,但重点,重点是没有味道,也许他看出了我不是很喜欢他的烹饪,这第一顿晚饭也是最后一顿Remco先生掌勺的晚饭,随后的几顿我都是在外面解决的。

夜色渐暗,路灯一盏盏地亮了起来,远方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尤为刺耳,黑胶唱片机传来的音符飘荡入耳畔,虽是不熟悉也不常听的马勒,但这个夜晚已经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马勒的音乐不像浪漫主义三杰的那样第一时间就能勾住你的耳朵,但静下心来仔细听的话,你会听到一种深沉的哲思徜徉于空间中,它不属于任何时代,又能被时间所接受,就像真理一样永恒下去。

梵高博物馆,世界上馆藏梵高作品最多的博物馆,除了画作之外,还有介绍梵高是如何作画的。临展的名字是梵高和他的工作室,他作画的工具一一陈列摆设出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梵高在南法炽热的阳光下,站在向日葵田边,描绘大自然,和他心中的每一笔。大部分梵高重要的作品,这里都有,从初期热爱素描,到后来刻画底层工人,再到最后受到日本浮世绘的影响,造就了独一无二的文森特,可谁又曾想到,多舛的一生竟在37岁的年龄戛然而止。人类的先驱,孤独也是勇敢的,远离社会却又泛爱着众人的文森特·梵高就在我的眼前,他的几乎一切,我都可以在这里看到,感谢梵高,你为这个世界增添了一抹难得的色彩,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懂,真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懂.

另一个重要事项就是荷兰皇家爱乐乐团的音乐会,世界十大交响乐团之一,毋庸置疑,水准绝对是国内难得一见的。欧洲的确是一个很养人的地方,知识分子遍布,文化演出不断,只要你有“慧根”,一定会闻到这种文艺气息的。多少熏陶之下,人会慢慢找回对真善美的原始企盼和向往。

始终还是要告别的,时间不长,但愿相逢也不会太晚吧。离开阿姆斯特丹,和留学荷兰的高中同学约定去他那边看看叙个旧,那是一个离海牙不远的小镇,顺道也去一次荷兰真正的首都看了一眼。

镇上非常的安静,基本马路上看不到什么人,但据他所说,中国人在这里留学的有很多。人口红利带来商业发达,甚至有中国超市提供送货上门的业务,中国人就是这么会做生意。这个小镇有荷兰一所比较著名的学校,有一个大学城坐落在此,除了学生之外本地居民不多。相识到相聚再到分别,最有重逢,重逢之后又是漫长的离别,不知何时再见。人的际遇就是这样,不知道生命中的那个过客能陪你多久,更不知道你的生命有多久,也许活着就该感激不尽了。

聊的话题其实很多,一些以前的往事,未来的打算,工作的设想,留学的初衷等等;他乡遇故知,总感觉多了一份亲切和安心。

梵高的故事还没有结束,阿尔勒,那片梵高踏足的土地,我一路向南追寻过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耳边的莫扎特
作者耳边的莫扎特
1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耳边的莫扎特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