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站的人抓紧回头 要走的人痛快的走

野早 2017-08-12

这个人,明明她的婚姻都要我操心,等到我要走了,她却天天说自己最操心的就是我。

明明前几天还跟我舅妈说,她这个人心硬,从来不哭,这时候又有点红眼睛了。

前几天舅妈说,老舅带我小妹从看家回大连,她乱七八糟的就奔过去接了,抱着我小妹哭得七荤六素。她说:明明家离火车站那么近,可那么近都等不了,就想尽快看见。她问我妈:二姐你不这样吗?

我妈说:我心硬,从来不。我在旁边接茬:我也不,我也心硬。

事实证明,我妈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话精。

我知道她的,她可真是大大咧咧,心大,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

大概是岁月不饶人,也大概这几年和我聚少离多,时间和空间的跨度大概再硬的心也磨软了吧?

我妈如果是大话精,那我就是名副其实的骗人精。

我总在她要唠叨,要煽情,要抹眼泪的时候说些打断她情绪发挥的话,惹得她骂我。但躺在卧铺上,坐在候机大厅时,站在候车室时,我不听话的眼睛要么湿了又干,要么抽刀断水水更流。

看不得她送站时怎么催都舍不得走,受不了她握我的手说我的手怎么这么凉,更不敢想没有我陪的日子她自己会不会觉得难过。

我多希望你真如你说的那么洒脱,多希望送站的你能回头就走。

这样我就不用勉强自己干脆利落,痛快的走。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野早
作者野早
3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野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