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途上

Abyss 2017-08-12
称之为梦亦未尝不可,毕竟是未曾发生的事实。却是不知为何她竟那样突然的来了,在我毫不知情的时候就突然降临。
那约莫是六月份左右。她盛情邀请我同她去旅游,计划是没有的,听说是要去桂林。隔了两日,她又来找我,说是她将要报团去桂林几日,要我同她一块儿去玩。我那时既穷又不爱人群,便以此为由拒绝了。后来她的确是跟团去了,在出发的车上给我电话抱怨我不去送她,说是不愿再理会我了。我趁机说了几句好话,竟平复了她的怨气。电话里的她竟是那样的健谈,简直出乎我的意料。而我的倦意随着时间分秒逝去而加深。在她那没完没了的话题中,我不时的诧异她同我竟有如此多的话要说。
她去后的几日,一切如旧。只是偶尔她会突然联系上我,说我竟没有去联系她。我觉得我心底有些无奈,可是却并未坦言。一次她发来一张旅行中拍的照片,问我像不像小云。我那时并不了解小云,只是默不作声地保存了照片。又是一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将要睡去,忽然接到她的电话。她似乎有些不满,埋怨说我竟然没有找她。我有些惊惶失措,同时诧异使我说不出话来。后来听说那晚是自由活动,她拉了同行的女人跑了好几条街为我挑选礼物。是受宠若惊那种感觉,似乎又有爱意从我心底滋生,我想我那时所觉得的就是吧,于是乎我开始想到退却。...
称之为梦亦未尝不可,毕竟是未曾发生的事实。却是不知为何她竟那样突然的来了,在我毫不知情的时候就突然降临。
那约莫是六月份左右。她盛情邀请我同她去旅游,计划是没有的,听说是要去桂林。隔了两日,她又来找我,说是她将要报团去桂林几日,要我同她一块儿去玩。我那时既穷又不爱人群,便以此为由拒绝了。后来她的确是跟团去了,在出发的车上给我电话抱怨我不去送她,说是不愿再理会我了。我趁机说了几句好话,竟平复了她的怨气。电话里的她竟是那样的健谈,简直出乎我的意料。而我的倦意随着时间分秒逝去而加深。在她那没完没了的话题中,我不时的诧异她同我竟有如此多的话要说。
她去后的几日,一切如旧。只是偶尔她会突然联系上我,说我竟没有去联系她。我觉得我心底有些无奈,可是却并未坦言。一次她发来一张旅行中拍的照片,问我像不像小云。我那时并不了解小云,只是默不作声地保存了照片。又是一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将要睡去,忽然接到她的电话。她似乎有些不满,埋怨说我竟然没有找她。我有些惊惶失措,同时诧异使我说不出话来。后来听说那晚是自由活动,她拉了同行的女人跑了好几条街为我挑选礼物。是受宠若惊那种感觉,似乎又有爱意从我心底滋生,我想我那时所觉得的就是吧,于是乎我开始想到退却。电话里敷衍的讨好了她,便劝她睡去罢了。
我应该是去陕西的某个地方,甚为偏僻。直到我身处其地也未曾弄得明白我究竟是身处何方。 天气是阴沉的,伴着些小雨。我在墙角的拐角处,就那样的遇到了她。她还是撑着那把雨伞,容貌依旧,身材似乎更为饱满。事隔几年,没能想到就这样的碰面了。听说她那时候已经许了人,却还没有完婚。
既然是不期而遇,便一同的走了几处。和她的再见使我想起多年前的事情,眼前的她不仅使我不敢相信,更是唤醒了多年前的一切。后来的雨势加大,我像多年以前一样送她回去。我记得那时我拥抱了她,对的,给了她一个该死的拥抱。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膛,像几年前她哭泣中抱住我一样的温暖和柔软。
已经唤醒了的再也难以睡去啊。我贪婪的嘴贴上她的嘴,同时用手抚摸她柔顺的头发、光滑的背脊。我的手继续摸索,摸到她那真正光滑的肌肤时,顺势脱去了她的胸衣,于是我摸到了她那大而坚挺的乳房。那是多年前曾隔着衣物贴在我胸前的那对乳房,如今握在我的手里,是我从未幻想过的情景。脱去她的衣物后,她就那样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她那长着鲜苔的溪谷似乎有水流在欢唱,我像是着了魔一般,顺着歌声,缓缓进入。两个胴体纠缠着,干了一切可以干的事情,然后精疲力竭昏昏入睡。
我醒来时已是晌午,饥肠辘辘使我无法安以入睡。我醒了靠在床上,点燃了新日的第一根烟。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byss
作者Abyss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