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酥 2017-08-12
        又一个沙漠国度。
         这里的沙漠临海,空气湿热。走出飞机舱门的瞬间,觉得自己要被扑到。虽是凌晨,温度依然像是刚出炉的派,热摊摊的。等到公司接驳车,十几分钟的车程,到宿舍,领钥匙,开门,取出行李,挂衣服,洗澡,睡觉,两个小时后起身去工作。

客户环境嘈杂如故,阿拉伯式的散漫,像慵懒无力的马杀鸡,揉得人困倦。跟不专业的人开会,听他们邯郸学步地提专业到无法实现的需求,心里无奈地哂笑,面带笑容地谦和答复。多数时候是等待。听着风声,夹杂着沙子互相碰撞的声音,带着千里之外,或千年之远的绿洲调调。同事说上次去绿洲露营,在泛蓝的湖水中被人摸了大腿。另一个懂事的同事走过时,造事者还面带淫笑地招呼他下来一起玩。听起来像是吃沙的怪物,喉中咕咕吞咽着鸩酒,爽快无比。

        兴许值得安慰,这里妇女可以工作,拿着不菲的工资,做着最基础的工作,跟男人们一样懒散,还多了几分琐碎。当然,依然黑纱一身,在休息室遇到一屋子时,心里默默发毛。空的时候也会想,她们中会不会碰巧有小姐妹,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共侍一夫。呵。

        周末上午的MALL门可罗雀,没有车流如梭,没有熙熙攘攘,只有冻死人的冷气,祈祷时间不那么准点关门的品牌商铺。珠宝店的店员依...
        又一个沙漠国度。
         这里的沙漠临海,空气湿热。走出飞机舱门的瞬间,觉得自己要被扑到。虽是凌晨,温度依然像是刚出炉的派,热摊摊的。等到公司接驳车,十几分钟的车程,到宿舍,领钥匙,开门,取出行李,挂衣服,洗澡,睡觉,两个小时后起身去工作。

客户环境嘈杂如故,阿拉伯式的散漫,像慵懒无力的马杀鸡,揉得人困倦。跟不专业的人开会,听他们邯郸学步地提专业到无法实现的需求,心里无奈地哂笑,面带笑容地谦和答复。多数时候是等待。听着风声,夹杂着沙子互相碰撞的声音,带着千里之外,或千年之远的绿洲调调。同事说上次去绿洲露营,在泛蓝的湖水中被人摸了大腿。另一个懂事的同事走过时,造事者还面带淫笑地招呼他下来一起玩。听起来像是吃沙的怪物,喉中咕咕吞咽着鸩酒,爽快无比。

        兴许值得安慰,这里妇女可以工作,拿着不菲的工资,做着最基础的工作,跟男人们一样懒散,还多了几分琐碎。当然,依然黑纱一身,在休息室遇到一屋子时,心里默默发毛。空的时候也会想,她们中会不会碰巧有小姐妹,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共侍一夫。呵。

        周末上午的MALL门可罗雀,没有车流如梭,没有熙熙攘攘,只有冻死人的冷气,祈祷时间不那么准点关门的品牌商铺。珠宝店的店员依然热情周到,耐心地消解顾客的疑虑,即使对方是个狡诈的中国人。中午并没有遇到在商场立柱后面祈祷的善男信女,这算是世俗吧。

        呐,憋到长毛的周末就这样过去了。有时间去看看夕阳吧。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章鱼酥
作者章鱼酥
8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章鱼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