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陈彳亍 2017-08-12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出行都依赖火车了。

一来,比较穷,火车节约钱;二来,自己又比较懒。火车倒好,买个卧铺,躺在床上,戴上耳机,看着窗外,一天就可以这样磨耗过去了。

父亲在铁路局工作,常年奔波在外,每到寒暑假,我就坐火车到他工作的地方看看。我这些年坐的铁路,像一张网,重庆为轴,不断四处蔓延,北上至帝都,新疆,南下到广西,云南。

途经秦岭时,隧道断,一天反复经历了多个白天黑夜,漫长的等待之后,才从窗边窥得秦岭短暂的风光。这种说透不透的神秘 ,往往能吸引乘客脸贴窗斜看 。

云贵高原也在高处穿行,却不像秦岭这般隐秘,车窗镶不完窗外的壮阔,离得近的铁轨,野草,蓬蒿飞速倒退,银光和绿色交错,晃得眼睛看不清。 而远处落日之下的山坳仿佛静止,向人们展示自己孕育的村落,炊烟是它晚安前的谢幕。

而我偏喜欢湖北到武汉的一代平原,因为这里手机信号最好。 带上耳机,随机播放,同一首歌,不同的时间,窗外不同的景色,却可以听出同一种味道。似曾相似? 原来是某个矫情的时刻,躺在床上,或者教室坐着,有着同样的感受。火车上那些难打发的时光总是能唤起一些奇怪的回忆。 当看到去年经过的同一座破落房子,去年大大的拆字还在,是感叹它的茕茕孑立,物是人非,还是欣喜于‘原来你还在这里啊'?

火车只开往一个方向,而一部分人去的是远方,一部分则是归乡。

外出第一次打工的年轻人或者异地上学的大学生他们的欣喜和不安是藏不住的,时时往往窗外,时而看看时间,紧紧拽着自己的胸前的包。如果遇到有自己目的地的本地人,他们就会不停的询问当地的情况。而归乡的工人们此刻终于可以放纵一下自己,一年工作的疲惫,希望一睡醒来就是家门。

推销员,拿着新疆的奶梅子特产,虽然这趟车和新疆挂不上一点勾,他们总能推销得很好,刚从天山脚下摘得,仿佛中国东方的灵丹妙药,突然又成了西方引进的舶来品,富含营业物质 促进肠道吸收。

常年坐车的人是不会上这种当的,他们会装作没吃过,拿几颗试吃之后,再回拒到,太酸了,太酸了。其实每次坐火车他们都要试吃上几颗。 所以往往是带着熊孩子的爸妈,才会掏掏腰包。

庆幸,我是这种爱坐火车发呆的懒人,才能看到车窗外的大江山海,车窗内的世事百态。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陈彳亍
作者陈彳亍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陈彳亍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