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缴械与新巫术

弁天ユリ 2017-08-12

长久以来我一直依赖语言,并为自己操纵语言的拙劣技术感到羞耻,仿佛大脑里的语言机制只是某种真物的simulator,或某种真正母语的转译,而那母语我亦忘了。阅读自己写下的犹如从外语对话手册中摘抄来的生涩词句,我感到绝望。干瘪的修辞堆积在纸上如同生锈铠甲堆积在罪之都的铁塔中,凭它们是不可能支撑起那个只能由我创造的世界的。必须放弃语言,放弃作为一种武器,以及一种造物工具的语言。

以下是我半年以来放弃语言的尝试。

(二十天左右完成的短片,四十秒长度,有一些静帧。因为暑期时间不足,大约来不及上色了。仍然借助了台词,但已经比我曾经执着于玩弄的浮夸技巧简洁了许多倍。声音也是我的……因为有非常不健康的描写,所以只能放在YouTube上。这里放一些gif片段好了……

完整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v6gcyJHtbQ&list=PLhTenqeDGlat6sSyu6nCprQ1vdexr2Lep&index=1

以及一些关于动画的体会(从太阳共和国老师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 动画可能是物理学的一个分支,或一种巫术。必须去理解时间,水,火(譬如想象一簇火是一串连续的球状细胞,分裂后的子细胞在上升中挣脱母体),风,重力,空间的扭曲,设计欺骗人眼的方案,让一只无生命的蝴蝶复活——アニメ的词源,拉丁语anima正是「 给予生命、使之复活」的意思。

◇ 中间帧的タイミング至紧要。直译是时机,但我觉得节奏更好。タイミング赋予动作以力量,タイミング使肢体柔软。现在再看大平晋也的作画,几乎生理上能体会到因タイミング而产生的韵律性。并且大平的韵律感真正是柔韧的,吉成曜则会予以一种脆生生的可爱的愉悦。

◇ 让静止物运动的关键是轴。让运动的物体获得超越日常的优美动势的是「力をためる」的环节。

◇ 太阳老师:「线是为了表现形,而形是为了表达动势,这个不能颠倒。若为了线条的好看就改变了形,那形就没法看,形没法看动势就更没法看;为了单个形的好看而硬要改变符合动势好看的形,结果也一样。有的动画,单独的某一帧看上去不错,而整个动势既缺乏节奏,又缺乏张力,更无重量感可言,整个动作毫无说服力,除却作者动作技巧的不足的因素,即是不清楚线形动势之间的关系。反之,形不好看无所谓,只要动势优美;线不好看无所谓,只要形清楚。当然,在线服从形,形服从动势的基础之上,可以单独就形来设计形或者就线来设计线,形可以在动势确定之后单独抽出来当做静态的形来设计,线可以在形确定以后再单独归纳。可以追求线,形,动势都同时具有比较完美的美感,只不过这非常难。 」必须记住。

放弃语言,放弃身体,最终将自己彻底放弃成为一副无内容的工具或容器。被他人使用也好,被体内的梦魇使用也好,我会感到幸福。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弁天ユリ
作者弁天ユリ
37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弁天ユ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