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庆:我成名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精虫呢,连小卵子都不是

哈哈哈好的 2017-08-12
一个昨天做的采访。澎湃又删了很多。。。


由蔡国庆担任嘉宾的最后一期名为《“秋”节联欢晚会》。借着新闻发布会的空隙,澎湃新闻记者对蔡国庆进行了专访,首先从他这些年热衷的收藏爱好聊起。
澎湃新闻:我看到您出版了一本关于收藏的书,这是你从小的爱好吧?
蔡国庆:是的,从我年少的时候,始终我认为人生总得有一好,好吃好喝好睡都都可以。对我来说,收藏对我生活情趣的滋养,有着无限大的能量给我。我从内心是一个非常喜欢美的人。有的人说男人不该说爱美,但我希望人生状态应该是美的,尤其是一个做艺术的人。
为什么我喜欢上海?因为我在上海能看到一种美,而不是看到部分中国人的那种粗俗,有的人认为这才是阳刚之气,上海人的那种精致感、绅士感,那是符合世界美学潮流的,这一点我是一直尊崇的,虽然我生活在北方,但是我一直很欣赏这种精致的、绅士感的美学,这是男人该有的一种形象。我们中国人往往把温文尔雅当作软弱无能,这种观念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扭转。一个男人的力量靠的不是粗暴,而是靠内心的温文尔雅才能改变世界,西方那些富豪哪个不是温文尔雅的?哪个是表现出那种土豪般霸道、粗俗?

澎湃新闻:你说你是一个喜欢美的人,那就音乐来说,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蔡国庆:我当然是...
一个昨天做的采访。澎湃又删了很多。。。


由蔡国庆担任嘉宾的最后一期名为《“秋”节联欢晚会》。借着新闻发布会的空隙,澎湃新闻记者对蔡国庆进行了专访,首先从他这些年热衷的收藏爱好聊起。
澎湃新闻:我看到您出版了一本关于收藏的书,这是你从小的爱好吧?
蔡国庆:是的,从我年少的时候,始终我认为人生总得有一好,好吃好喝好睡都都可以。对我来说,收藏对我生活情趣的滋养,有着无限大的能量给我。我从内心是一个非常喜欢美的人。有的人说男人不该说爱美,但我希望人生状态应该是美的,尤其是一个做艺术的人。
为什么我喜欢上海?因为我在上海能看到一种美,而不是看到部分中国人的那种粗俗,有的人认为这才是阳刚之气,上海人的那种精致感、绅士感,那是符合世界美学潮流的,这一点我是一直尊崇的,虽然我生活在北方,但是我一直很欣赏这种精致的、绅士感的美学,这是男人该有的一种形象。我们中国人往往把温文尔雅当作软弱无能,这种观念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扭转。一个男人的力量靠的不是粗暴,而是靠内心的温文尔雅才能改变世界,西方那些富豪哪个不是温文尔雅的?哪个是表现出那种土豪般霸道、粗俗?

澎湃新闻:你说你是一个喜欢美的人,那就音乐来说,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蔡国庆:我当然是喜欢那种有旋律感的。现在孩子们喜欢的那些hip-pop也好,rap也好,freestyle,随他们玩耍,他们还不懂得艺术真正的好在哪儿,这是一个玩耍的年代,我一直认为那些流行时尚前沿的音乐是玩耍的音乐,是青春骚动期的一种勃发。但我已经五十已过,作为一个歌唱演员,你欣赏的一定是那种悦耳的有着音乐旋律的东西,那才是永久的东西,所以我没有经历过那些所谓的耍酷期,而是直接进入到了那样一种状态。我很庆幸,我并不觉得,听那些老歌,听那些世界名曲,你就老套了,你怎么不会hip-pop呀,你怎么不会rap呀,因为那些都是孩子们的语言。有的人可能醒悟得好,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醒悟不了,那随他去吧,跟我没关系。但是当天人生跨度到三十岁、四十岁的时候,他会知道,在这个星球上,不论哪个种族,表达的音乐语言一定是有人类共通的经典的东西,那就是最美的旋律的东西。比如,对港台音乐我不想多做什么过多的评论,因为不值得。我更喜欢说欧美的音乐,我更喜欢那些顶级的歌星,玛丽亚·凯莉、惠特妮·休斯顿,这些大的流行音乐家。当然美国也有耍酷的那些,但是美国人不傻,他们推到世界前沿的一定是那些顶级的流行音乐家。

澎湃新闻:我注意到你称自己是歌唱演员,而不是歌手,为什么?
蔡国庆:这是非常谦和的说法。我不是歌手,我也不是艺人,我是一个歌唱演员。我们这些年,严格地说,称演员是艺人,是受港台影响,因为港台把演员称为艺人,比艺人再往前推一点,那时叫戏子。所以我认为港台在评论演员这个行当的时候,仍然停留在那样一个水准上。而我始终认为,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共产党的政府是给予戏子和艺人们尊称,你是文艺工作者,人民艺术家,或者说你是演员。你不要小看这种称呼的变化,它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文明程度,代表这个民族对这个行当多了一分尊崇。这个东西,你不能说完全退回到港台,但是在过去的十年,在文化领域方面,我们出现了很多失误。这种大娱乐化,娱乐至死,甚至观众会觉得艺术家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要的就是艺人。什么特么艺人啊!我们这代人依然要尊敬自己的职业,我是一个歌唱演员,我不能说我是一个歌唱艺人,艺人是港台的那些戏班子才有的称谓。
澎湃新闻:所以你会反感天王天后这样的称谓是吗?

蔡国庆:这个话题就特别大,我觉得我们这些年很多的夸张用语是被港台带坏的。世界上哪有什么天王和天后啊?我愿意把眼光放得更大一点,在欧美,没有人会说哪个人是天王或天后,他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艺术家,一个大歌星。港台,我们说香港就是一片文化沙漠,这是不容置疑的,英国统治了他们一百年,它那没有什么文化,它很多东西都是戏班子那种风格。请问香港有什么大的专业的艺术院校吗?多少香港的演员不就是戏班子出身吗?什么邵氏演员训练班。它完全遵循的还是那一套。但是他们完全没想到,在祖国内地,艺术家是需要在最高级的艺术院校培训的,上戏培养出来的演员你能说他是艺人吗?他是经过专业的训练,香港的戏班子只练你演戏的东西,上戏的演员他得读书吧?哲学、艺术、文化,得学习吧?虽然艺术讲究一些天赋,港台是有一些很有天赋的演员,哪怕他没知识没文化,但他有演戏的天赋,这你也得承认,这是客观事实,但是你不能因此否认大陆专业的系统化的训练培养的是未来的艺术家。我觉得该是我们说话的时候了,是要扭转的时刻了。
就像我看到新闻里,美国总统特朗普见到我们国母的时候,他说,我知道你在中国是一位伟大的歌唱家,伟大的艺术家,你看在西方文明中,他一定是对艺术家有这样一种非常高的认可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学习代表更高水准的东西。我也不想成为什么天王,这些都是娱乐炒作。你说我是火星之王也好,天外之王也好,随便你弄,但是有什么意义呢?我仍然认为大陆很多好的艺术家依然把自己当作好的演员,比如像巩俐、陈道明,你能说他们是什么天王天后吗?流行用语用多了之后,就会泛滥,太多所谓的天王天后了。还有举个例子,我们把某个流行歌星称作歌神,这些事情我都经历过。你给外国大使翻译说,我们香港有一位歌神,你信吗?外国大使会摇头,什么歌神?我们承认帕瓦罗蒂、多明戈,那是人类伟大的歌唱家,他们都没说自己是神,中国人敢把自己一个歌星称作神,他是谁呀?翻译出来你不觉得可乐吗?歌神,有吗?什么叫歌神?就是对流行的东西无限地扣高帽,简直是自欺欺人。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代人希望回归的是一种朴实无华的职业状态,我们就是要做好的演员。

澎湃新闻:你的言论中,给人感觉你是一个很真我很自由的状态,你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吗?
蔡国庆:是的,有的时候,必须有一种自我非常旺盛的斗志。因为我们这代演员,也面临着现在很多新的观众,他们可能对你不够理解,但你又在很多节目里露面,然后这些孩子因为盲目地崇拜港台,对自己的歌星看不上。其实他也是内地人啊,他也是也是四川的,河南河北的,但他自己可爱香港和台湾了,然后无限贬低自己的内地的演员。这种风气非常可怕。你要敢说一个香港歌星不好,他能跟你要命。后来我就问,你就是河南的妹子,上海的妹子,他远在香港,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就不希望家乡上海出一个大歌星么,你捧捧那个哥哥多好?小姑娘就说香港怎么好,大陆就怎么怎么土。我说你呀,赶紧出国吧,国门开着呢。这代孩子出现这种误区其实是很令人心痛的,因为找不到自我的价值和自信,盲目地崇拜港台。
所以我们这代人必须要有顽强的斗志,当你不鸟我的时候,对不起,我更不会鸟你。我成名的时候,你可能还是一个小精虫呢,你连小卵子都不是,你跟我扯什么扯?你说你不认识我,我不需要你认识我。回去问问你爸妈我是谁,你就知道我是谁了。这些话不是说我得自强地说出来,而是你面对一些无端的指责的时候,你必须要给他怼回去。你以为你青春,十八九岁,有什么可牛的啊?你有一天也会像我这个岁数,我经历过的人生是你这辈子做梦都达不到的梦想。所以对这些年轻孩子的无端的指责,要狠狠地教训他们。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哈哈哈好的
作者哈哈哈好的
42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哈哈哈好的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