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天上的明月

ColorsWorld 2017-08-12

这里是神秘柜子。 作者 | 如一 编辑 | 新月 制作 | 小年 插画 | 竹官客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男生,是在初中。

和很多初萌爱恋的男孩一样,他头一回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居然会产生如此奇妙的关系,像磁铁一般相互吸引,又像烟火一样绚烂夺目,每日的嬉笑玩闹都缀着欢愉的心情,就连偶尔的气急败坏也藏着宠溺的味道。

最令人吃惊的是,向来粗心的他也开始留意别人的穿着和喜好,一向讨厌写作的他也慢慢执笔开启了长久的文字之旅,从不在意风景的他也时常呆呆地望着教室窗外的那棵枫树,仿佛看懂了每一片叶子的心思、心事。

他虽稚气,却也变得惆怅起来,毕竟男孩喜欢男孩是一件奇怪的事,是不能公开的,是羞耻的。揣着这样一份疑虑和担忧,他们最终因为种种决裂了。他哭了很久,有时半夜就站在阳台上望着天上的明月,一站就是很久。

他也不知当时为什么会经常仰望月亮,或许是无人可诉却又渴望陪伴,心头清冷却又想要一丝温暖。直到后来听到李克勤唱的一首歌,词里写道“人如天上的明月,是不可拥有。

那一瞬间他好像离当年的心境又近了一步。


他是个健忘的人,好多事都记不清了,尤其是心境这种摸不到的东西。

对于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就算想起来了,也像默片,或者像黑白片,还原不了那时的心境。

他把这当作自己的一种心理保护机制,能够过滤掉那些悲怆的情绪情感,但与此同时好多欢乐的片段却也褪了色,于是只好教导自己不要再思虑过去,应把重心放到营造现在上来。


当年的男孩尝到爱情的苦楚后,逐渐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一开始从内到外都排斥周围的人,不愿多讲话,也不愿再交新的朋友。

没人知道为什么,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一开始只是难过,但后来依旧与人保持着鲜明的距离就难以捉摸了。其实后来他也恢复了开朗和活泼,每日的玩笑、打趣照样没耽误,可身边最亲近的朋友发觉他好像离得更远了,让人抓不住。

他觉得周围的人不会明白自己,于是也不愿把内心的担忧、惧怕讲出来。可以倾诉的对象,除了自己、日记以外,恐怕就只有天上的明月了。

可就连对自己倾诉,他也存了份畏惧,不敢直视自己真正的焦虑,有时选择含糊不清地记录自己的焦虑,有时甚至找来其他的事情为这份焦虑替罪

最后,与其选择记叙诉说,不如把所有的不安和蹿动都化作凝望,凝望天上的明月。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

他和平常一样,孤身一人坐在湖边的双人椅上,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

我见他眼神空灵,神色哀伤,像一位深陷回忆的老人,又像一个刚哭过的小孩,可无论像什么,都很端庄。认识以后,才发现他是个极多面的人,像一块魔方,每天都可以呈现不同的色彩组合,如果说人的思想状态可以简单的分作感性、理性和空灵的话,那这三者的比例在他身上似乎经常变换,我不知道是他自主切换的结果,还是被动承受的结果,但我知道那一晚的纯色他只会留给自己。

我们经常一起聊天,古今中外的政事、文学、宗教,无所不谈,渐渐的我能感受到他接纳了我,我成为了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好朋友,或者说是知己。

关于知己,我们都曾共同感慨“知己难觅”。我甚至觉得那是奢侈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所以如若这一生都没有,也不算憾事;可他比我倔强,偏偏认定自己的一生必得要有知己,“那是灵魂的交织,最难得的美”。


他对我出柜也是在一个晚上,那天没有月亮。

他问我可否信什么宗教,我坦诚虽然欣赏佛教,也爱读经文,却不算信仰。

他说他曾经差点信了基督,那时的他好似被丢到了一团迷雾里,找不到方向也看不清远方。机缘巧合下邂逅了《圣经》,看着传教人不断夸赞耶稣的博爱,就好像一个掉落悬崖的人突然看到万丈深渊下是一床厚厚的棉被,不仅温暖,还能将他托起,免受生命危险。当他听到《哥林多后书》里的那句“I delight in weaknesses, in insults, in hardships, in persecutions, in difficulties. For when I am weak, then I am strong.”时,他仿佛一下子拥有了很大的力量。

可是后来他多次与信徒辩论上帝是否真的认为同性恋是罪恶时发现,有太多的基督徒对同性恋的态度完全与耶稣的博爱相违背,他认为基督教的这种解读着实虚伪,于是便放弃了入教的想法。

说完,他习惯性地抬头,望向那片漆黑的夜空;我也将目光从他身上移走,凝视着远方,“这些年来过得很辛苦吧?”他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答道“或许吧,记不大清了。”

平平淡淡的几个字似乎道出了无尽的落寞。


“每次晚上见你,和你讲话,你都盯着天上的月亮,这月亮就那么好看?”

我佯装抱怨,试图激他与我争辩,来抵消刚刚触动的落寞情绪。

“月亮当然好看!”他略带孩子气地说。

“可是今晚没有月亮啊,要不你还是看着我吧,我长得也还行!”我厚着脸皮盯着他说到。

他抿着嘴笑了,收回目光,转头看着我说:

“嗯,你也好看!”

从那时起,我便知道,我也能如明月一般,给他照进一丝温暖了。

ColorsWorld神秘柜子 一个PKUers自发组成的有爱团体 关注性别性向平权 期待能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发出一点微弱但笃定的声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ColorsWorld
作者ColorsWorld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ColorsWorld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