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丁芹

鲁夫鲁夫 2017-08-12
边芹:就巴黎华人被害事件的几点分析

2017-04-06 22:21:36 作者: 边芹
整个悲剧之所以不合逻辑,是因为这户中国人很可能遭到了陷害,而作者是视其为眼中钉的部分邻居。悲剧节点是报警的邻居利用法国处于紧急状态下向警方夸大其词,让处于惊弓之鸟状态下的警方不问青红皂白采取了镇暴行动。可以说邻居陷害在先,警察枪杀在后。
事件从哪里契入

观察这几天旅法华人对警察暴力的抗议,尤其细察法国媒体就这次华人被害事件的报道,发觉法媒除了罔顾事实还忽略并模糊了一个关键细节,即枪杀案的起因。在各类电视报道中口径相当一致,只说刘家发生家庭纠纷,警察介入。而事实上刘家内部什么事也未发生,所以才会警察打上门还莫名其妙,人死了都不知祸从何来。警察砸门时正在厨房杀鱼做晚饭的刘少尧恐怕在最深的恶梦里都没想到这是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分钟。

事件发生后,听了案情报道,觉得十分蹊跷。被害者没有犯罪记录,华人社团又从无贩毒盗窃的劣迹、犯罪率甚至比土著白人还低,仅仅为邻里之间的噪音纠纷,当局何必出动反犯罪大队(一般凶案大案才动用的队伍)的便衣警察、携带镇暴武器?华人群体与伊斯兰恐袭毫无牵连,警方何以紧张到要用对付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方法一枪击毙?再者,警方历来对华人被偷被抢...
边芹:就巴黎华人被害事件的几点分析

2017-04-06 22:21:36 作者: 边芹
整个悲剧之所以不合逻辑,是因为这户中国人很可能遭到了陷害,而作者是视其为眼中钉的部分邻居。悲剧节点是报警的邻居利用法国处于紧急状态下向警方夸大其词,让处于惊弓之鸟状态下的警方不问青红皂白采取了镇暴行动。可以说邻居陷害在先,警察枪杀在后。
事件从哪里契入

观察这几天旅法华人对警察暴力的抗议,尤其细察法国媒体就这次华人被害事件的报道,发觉法媒除了罔顾事实还忽略并模糊了一个关键细节,即枪杀案的起因。在各类电视报道中口径相当一致,只说刘家发生家庭纠纷,警察介入。而事实上刘家内部什么事也未发生,所以才会警察打上门还莫名其妙,人死了都不知祸从何来。警察砸门时正在厨房杀鱼做晚饭的刘少尧恐怕在最深的恶梦里都没想到这是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分钟。

事件发生后,听了案情报道,觉得十分蹊跷。被害者没有犯罪记录,华人社团又从无贩毒盗窃的劣迹、犯罪率甚至比土著白人还低,仅仅为邻里之间的噪音纠纷,当局何必出动反犯罪大队(一般凶案大案才动用的队伍)的便衣警察、携带镇暴武器?华人群体与伊斯兰恐袭毫无牵连,警方何以紧张到要用对付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方法一枪击毙?再者,警方历来对华人被偷被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多年也未扭转治安状况,怎么只是家长里短的邻里纠纷,就让警察这么“重视”、快速“解决”?

整个悲剧之所以不合逻辑,是因为这户中国人很可能遭到了陷害,而作者是视其为眼中钉的部分邻居。悲剧节点是报警的邻居利用法国处于紧急状态下向警方夸大其词,让处于惊弓之鸟状态下的警方不问青红皂白采取了镇暴行动。可以说邻居陷害在先,警察枪杀在后。

传媒避而不提,恰恰不是无意疏漏,而是有意为之。为舆论导向操纵细节,是西媒的绝技,上百年来作为幕后统治的大杀器,此技巧已练得炉火纯青,在新闻报道中真相事实时常是最后考虑的选项。为什么有意忽略事件的关键细节?是为了避免将事件引向道德层面,因为进入道德层面事件的偶然性就降低了,而露出常态下的卑劣,那样对华裔移民在舆论上就非常有利了。犹太人就自己在二战中遭受的打击,半个多世纪以来从电影、文学到哲学、心理学倾其全力揭批法国国民性中喜欢陷害异己的劣根性,其中一个主要的具体行为便是告发,当时有很多躲藏的犹太人被告发。以法媒对民情的管控(权力绝对大过总统),一触此事件,立马就知避害的节点在哪里,其后的报道套路和引导方向也就这么悉心地设计出来了。什么叫“话语统治”,此为一斑。“新闻自由”不过是为了掩藏“话语统治”!真帮华人还是佯帮而落井下石,从中亦可管窥。

没有在法国社会长时间生活过的中国人,很难体会这个社会在礼数周全的外表下深入骨髓的难容异己。至今还生活在巴黎十九区移民聚集地的白人,多是中下层白人,而且多半是其中不太成功的,否则有点经济能力的土著都会搬走,因为治安差、各色移民太杂。近些年这一白人群体成了法国排外的极右政党的票仓,而同样一群人在外国移民问题出现前一般都投左翼票。这些中下层白人与移民的中国人(这里指开餐馆做生意的温州、青田人而非以卖淫、捡垃圾为生更底层的东北、河南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真的没什么钱,而后者虽然社会地位低,但由于擅做生意且同乡互助,日子过得都比较滋润,而且时常不懂得掩饰。

事发后,法国《国际邮报》记者采访了部分邻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从现象推断有些应该就是刘少尧生命最后几年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断向警方打他的报告的那些白人邻居。比如一位匿名女邻居在接受采访时就对刘家的经济来源表示怀疑,以刘在家照看孩子只有刘妻在餐馆做工的收入,住进十九区这片白人居民较多、环境也相对好的住宅区,在她眼里是值得怀疑的。所以她才告诉记者“这个家庭根本就不属于这个社会圈子”,并说十九区生活的华人大多数是温州人,不少都开着很好的车子,“有很多黑钱在流动”。全都是无须证据学舌传媒的指控。她还认为,刘的死亡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花边新闻,为记者就此报道感到不满。反感中国人尤其不该与他们为伍的刘家的情绪溢于言表。

恐怕正是在这种环境下,不懂法式邻里关系要披三层外皮、又不大会察颜观色、低眉顺眼的刘少尧就成了众矢之的——任何一点点出格的地方,都倍受非议。他因孩子老看电视不爱学习一气之下把电视从窗口扔到院子里而遭告发,被警察逮捕强制关进精神病院好几天,并在警方档案上留下记录;他爱修修补补从外面捡东西有一次捡了根铁棍回来也遭报警;他爱喝口酒,有时走错门烦扰了邻居,也被告发……事实上子女说他并不打孩子,专家也从未下过他患精神病的诊断,警方更没有他对邻居动过一根毫毛的记录。然而“家暴”和“精神病”却成了这些视其为肉中刺的邻居屡屡向警方告发他的借口,并果然“如愿以偿”,把他永远赶走了。
http://www.m4.cn/opinion/2017-04/1325326.shtml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鲁夫鲁夫
作者鲁夫鲁夫
602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鲁夫鲁夫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