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夏天有关的回忆

眼角眉梢 2017-08-12

下午六点过了以后,太阳才有了一点要落下去的意思,减弱了它强劲的暴晒。这时候的百亩堰塘,河面上波光粼粼,落日余晖尽洒,一阵风过,河面倒映的光也皱成一束束丝绒。
百亩大堰是上世纪人工劳力挖出来的,四四方方一大口,面积百亩有余,因而得名。堰塘中间有好几处较高的土坡,最东北这几处隐隐要连成一条线了,杂生着一些茅草,如果从水闸上走下去,便能走到堰塘中心去。
往西南方远望,能看到养鱼人的铁船停在河岸,有村人在堰塘浅出的淤泥滩捞河蛤蜊,拿一根绑着编织网兜的竹竿,一会儿就能捞满一大木盆,这是喂养家鸭肥美的食物。
站在堤坝上往下看,满眼皆绿,只是绿色深浅不一,而村子都隐藏在绿色之中了。庄稼地里,壮实的玉米已经结了棒子,有的还是绿胡子,有的已经是黑胡子了。花生秧还在地下酝酿着果实,绿豆荚已经干的要炸开了,迫不及待等着收获。我最喜欢的还是红薯秧,红薯秧的叶子可以下面;红薯秆劈(pǐ)掉皮,切成段,拍点蒜切点红椒丝,加生抽爆炒,爽脆可口;成熟的红薯更是可以蒸煮炸烤,无论什么做法,都香甜美味;红薯还可以切片晒成干,或者直接存放在地窖,避免被冻坏,都是可以储存起来吃上一冬的。幼时,红薯藤常被我们用来编耳环,头环。编耳环只需要从一条藤上择

下午六点过了以后,太阳才有了一点要落下去的意思,减弱了它强劲的暴晒。这时候的百亩堰塘,河面上波光粼粼,落日余晖尽洒,一阵风过,河面倒映的光也皱成一束束丝绒。
百亩大堰是上世纪人工劳力挖出来的,四四方方一大口,面积百亩有余,因而得名。堰塘中间有好几处较高的土坡,最东北这几处隐隐要连成一条线了,杂生着一些茅草,如果从水闸上走下去,便能走到堰塘中心去。
往西南方远望,能看到养鱼人的铁船停在河岸,有村人在堰塘浅出的淤泥滩捞河蛤蜊,拿一根绑着编织网兜的竹竿,一会儿就能捞满一大木盆,这是喂养家鸭肥美的食物。
站在堤坝上往下看,满眼皆绿,只是绿色深浅不一,而村子都隐藏在绿色之中了。庄稼地里,壮实的玉米已经结了棒子,有的还是绿胡子,有的已经是黑胡子了。花生秧还在地下酝酿着果实,绿豆荚已经干的要炸开了,迫不及待等着收获。我最喜欢的还是红薯秧,红薯秧的叶子可以下面;红薯秆劈(pǐ)掉皮,切成段,拍点蒜切点红椒丝,加生抽爆炒,爽脆可口;成熟的红薯更是可以蒸煮炸烤,无论什么做法,都香甜美味;红薯还可以切片晒成干,或者直接存放在地窖,避免被冻坏,都是可以储存起来吃上一冬的。幼时,红薯藤常被我们用来编耳环,头环。编耳环只需要从一条藤上择下一条较长的秆,先从顶端叶尖叶茎处对折撕开,然后把秆一左一右连续向两端折断。编头环需要一整条红薯藤,把藤上的每一条秆都按照耳环的做法折完,最后绕头一周,用线把头尾绑住。红薯藤编的头环很像《还珠格格》中香妃所戴发饰的式样。这是幼时怎么也玩不够的游戏。
走下堤坝,往东北方向走,是一条河渠,河渠的这端头连着水闸,走到河渠尽头就能看到外婆家了。河渠的这头两岸都有水泥台阶,这时候有好多妇女在这洗衣服,有少女在梳洗黑绸子似的辫子,还一边聊着家长里短。那时,我还很羡慕:什么年月我才能长出这一头如瀑布似的长发,洗一次头像洗礼,是重大仪式,编一条及膝的辫子,撑一桨小舟到荷塘深处去采莲。后来在一部电影中看到一位少女在河边湿着头发回眸一笑,就想到了这些质朴美丽的村人来。
河渠两岸的草要比堤坝上丰美的多,放牛放羊一般就在这条小路上。这些草都长的热烈,在风中不羁的舞动,可是也眨眼间成了牛羊口中之物。放牛娃把手绳一撒,任它们随意吃,只要不贪吃到田地里就行,自己拿个草帽往脸上一挡,就舒舒服服的躺在草地上睡觉了。
走在路上,能碰到许多扛着锄头带着黄草帽穿一件背心汗衫的村人去下地,手里或许会拎一大壶茶,相互之间碰上了,就递上一支烟别在耳朵上。男壮年走路,两腿摆开,大阔步,老年人走路,佝着背,步子慢却紧密,脸上是一样的沧桑。
走到渠道尽头,左边有一个荷塘,这时候一半在光里,一半在影里,荷叶高高低低,荷花有晕着光的花骨朵,有花瓣完全绽开在风里摇来摇去的,还有半闭半开的。莲叶田田,绿裙翻飞,荷花亭亭,红衣起舞。莲蓬是我们小娃娃最感兴趣的,未成熟的莲子一般都是空壳,瘦瘦瘪瘪,成熟的莲子饱满丰盈,清香甘甜,熟过了的老莲子颜色发黑,和石头一样硬,很难咬动,也又苦又涩。走到荷塘边折了两顶大荷叶,外婆用这个蒸馒头,十分清香。
快走到村口时,道场上有几个我的小伙伴儿在疯跑,下午不太热的时候我们就会来到道场上集合,有时下河去摘莲子,有时采指甲花包,有时爬桑树上去捉“老水牛”(学名:天牛),有时到杨树上找禅蜕的壳,有时就看一下午的《还珠格格》。有时候,我们午饭后就纠结到一起,都是被揪着耳朵也不肯睡午觉的,任凭大人你喊破天。几个人凑成一团,关上大门躲在屋里看电视,等听到货郎老头的吆喝才跑出来,凑到老头儿的推车前,摸摸彩气球,看看花头绳,偷偷吹下塑料小喇叭,人小见什么都是稀奇。
村口有一口圆形的水井,舀上一点井水找点黄土一和,就开始玩泥巴。喝水了的黄泥巴要揉过几遍才慢慢结实能揉成型。大多时,我只能用绳子把泥巴勒成一块块的长方体,或者搓成条状,有时候也和男孩子一起,把泥巴捏成碗状,然后使劲往地上一扔,比比谁的泥碗底摔出的洞大。其他好像并没有做出什么艺术气息的泥塑作品。
到家吃完饭,外婆便领着我去东头的河塘洗澡。这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我们拿着衣服、毛巾、香皂,打着手电筒,外婆边走边说:“铁黑了。”她总把“太”说成“铁”。这个河塘没有荷叶,水也不深,周围没有什么人家住户,三面都是长蒲草,一面有一棵大柳树。我通常都抱着这棵大柳树,慢慢下到河里去,站到树下一块大石头上。石头滑溜溜,柳树根也滑溜溜,我们就用这河水夜浴。我望周围一片漆黑,远处若有灯光,蛙声一片,众虫鸣奏,很有趣味。夜深晓星沉,夏虫声减微。这时候外婆就会开始讲起她小时候在课堂上纳鞋底的故事啦。我那时候还没有上一年级,几岁记不清了,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害羞,不过再也没有这样美好的体验了。
月正明,夜渐深,搬一张木床到院子外面,躺在木床上,见月正当空,星汉迢迢,有的星星好像在海里浮动,有的星星在微微移动,也能清楚的看到银河,颜色比周围白亮,长长宽宽的一条。和着月色,和着蛙鸣,和着繁星渐渐入眠。露天而眠,虽然凉快,却时有蚊子。沈复有“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空”,幼时的我只想睡个好觉,并无这样的闲情。
幼时的乡村生活里,我们有太多的趣味以供夏天的消遣,不觉炎热难耐,是快乐缩短了时间。现在夏天以供消暑的方式太少,也太乏味,最重要的是我没有那样的心境。现在夏天是必经历的一个季节,而幼时的欢乐似乎无关季节,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能找到无限的乐趣,而那短暂的乐趣足以丰富一生的回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眼角眉梢
作者眼角眉梢
35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眼角眉梢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