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逃离

柳渊镜 2017-08-12

整整一月没出差了,这不,短差说来就来。

坐在越野后排,慢慢驶离市区。越往南走,绿色越多。

3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乡上的苍蝇格外大,撞击到玻璃上,嗡嗡作响。尽量避开它们,总觉得会被大苍蝇咬。

上小学之前,经常能看到飞舞的绿头大苍蝇,还有每年夏天,铺满路的花大姐,和粉蝴蝶、黄蝴蝶。

对于昆虫,实在谈不上喜欢。还很怕。

昨天收拾办公室书柜,抽出陈年的老资料时,竟然掉落出一枚死苍蝇,真是……

乡政府,坐在门口一眼看到满山绿树。周围除了偶尔的人声,静悄悄。

一个人发着呆,很美好。

仿佛灵魂肉体终于二合一,自己这个概念,真的就是自己。

三年工作,三年出差,习惯一个人游荡。

当大家知道你出差了,隔着地理鞭长莫及。所有亟待处理的事,都多了份宽容。

“等你回来后再说吧。”

暴躁、急切、愤怒、焦虑,也被里程数稀释,变成了很遥远的前尘忆梦。

虽然仅在昨天,当工作到急切处被打扰,还生出掐死对方的冲动。

今天,已平和得宛如一名智者。

生活需要逃离。

听听风声,树叶声,苍蝇腿腿摩擦声。

如果说每个人必然存活在牢笼中,也希望偶尔换个牢笼呆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柳渊镜
作者柳渊镜
1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柳渊镜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