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历史建筑保护的看法

水田英松 2017-08-12

可以连同评论一起阅读

我在豆瓣有一个相册,收录了世界各地近一百年来被拆除的美丽建筑,同时我又推崇古典建筑,厌恶当代建筑;这些现象可能会让你认为,我对历史建筑抱有保护性的(preservative)主张。

那什么是建筑保护呢?也许你首先想到的是对建筑的维护、修复甚至改造,使之能继续使用;或者会想到通过某个政策,赋予某个建筑、某个地区"历史文化"的地位,限制新建筑在此区域建造;又或者向人们宣传保护工作的重要性,让更多的人重视历史文化……

没错,正是因为这些做法,许多历史建筑及地区才得到了保护,我们才能再睹她们的风采。 另一方面在过去的一年中,在某些相关政策下京沪两地开展了许多保护工作,限制甚至清除了某些地区的经济文化活动,"恢复"了一些"历史风貌"。数月前,有保护建筑地位的上海巨鹿路888号被误拆,后又责令原样恢复……这些都是建筑保护的话题。

可什么是建筑保护呢?继续这个话题之前,我打算概述一个城市——以上海为例——里不同地区的生活状态。不妨将上海分为两个地区:前租界地区——以徐汇区为例,和新开发的地区——闵行开发区或者长宁区的虹桥开发区;接下来,有几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区域里生活以及工作。

小红住在徐汇区,工作的地方在步行15分钟的范围内;除此之外周围不仅有丰富的休闲设施——诸如咖啡馆、酒吧、书店等,老建筑的风格也十分赏心悦目,可以说生活又方便又愉快。但是她一个年轻人并没有自己的住房,每个月她要为住处——由老公寓改造而成,20多平方米的面积内包括了卧室、浴室和厨房——支出5000多元的租金,从这一点来看,可以说性价比不高。当然,这里也有租金更便宜的地方,只不过必须忍受公用的浴室。常有人告诉她,这里外面看上去不错,里面实在是不敢恭维……

小黄本来也想住在市中心,但是最终他选择了更便宜的租金和更大的面积,住在闵行开发区。平日里他在市区工作,每天需要花费2个多小时在单程交通上——其中包括20分钟的公交车,70分钟的地铁、30分钟的步行,加上早晚高峰的拥挤,2个小时就好像被拉长了好几倍。好容易到了周末,小黄可以休息了;周末也要有一日三餐呀!可这里不要说买菜了——何况他太累了不想自己做饭,离住处最近的饭店都需要步行20分钟,更不要说什么咖啡馆了;而且这里的街道还死气沉沉的,连5分钟都不想走。小黄刚搬来的时候都找不到自己住哪——因为房子长得都一样。有一次他想叫车进市区,但是司机说不行,因为沪C牌照不能进城。一室一厅2000元的租金,他也不知道性价比高不高了……

小蓝不愿意每天挤地铁,也不愿意为小小的面积支付高额的租金,于是工作并居住在虹桥开发区的他每天都过得像小黄的周末一样……


不知道你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总之让我们来看看为什么会这样:

小红住处的主要问题是,又小又贵。小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原本一家人的空间被分成了多户;贵是因为,在这样的经济及文化活动中心,房屋供不应求,而造成供不应求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该区域的建筑高度大多以三层楼高为主,难以适应增长的人口;加上这里是历史文化保护区域,几乎不可能有容量更大(更高)的新建筑出现。这样一来,尽管超负荷运行,80年前三层的小楼永远是三层;换言之,尽管该区域表面上仍然是最有活力的地方之一,但是其建筑的新陈代谢却被锁死了,从而大幅度缩小了考虑定居者的选择范围,原本有活力的人文环境也会逐渐僵化。

假如该区域没有受到"保护"的限制,会发生什么呢?我想象一部分超负荷运行的老房子会被拆除,新的大容量、设施更舒适的房屋会渐渐出现;这之后具有较强经济能力的人可以选择新房子,同时老房子的不合理租金也会下跌,成为经济能力较弱者的选择。如此一来不同收入水平的人群都能够享受该区域的便利,并更有可能通过经济或文化活动为该区域作出贡献。

如果该区域的一栋底层建筑(左)能被同样有趣的高层建筑(右)取代?

也许你会说,如果没有这些保护措施,这些老城区岂不会被开发商夷为平地,不复存在?没错,请看下文。

我们再来看小黄和小蓝所在的新区的问题:生活不便、丑、无趣、死气沉沉。这些表现都可以归咎于多样性匮乏,而多样性匮乏的罪魁祸首又是现代城市规划的理念;以中国为例,虽然我不知道现在开发一个地区的时候有没有具体的方针要遵从,但是从结果(参考小黄的日常)我能推测,很有可能规划人员是按照"工作"、"居住"、"娱乐"等这些标签把几百公顷的土地分割成单一功能的"商务区"、"住宅区"等各种"井井有条"的区域。

这是不合理的,这样的做法就好像一个住宅内,桌子被全部放在一个房间,灯被全被放在另一个房间……这是不合理的,因为工作、居住、休闲,这些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在所谓的住宅区却找不到一家餐厅,因为大家都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谁又会光顾餐厅呢?却少其它的经济、文化活动场所也是同样的原因。更可笑的是,上述的京沪两地为了恢复历史风貌,硬生生地把自发形成的经济、文化活动驱逐了。这种保护和防腐剂没什么两样,只能保存死物,而非让活物延续。

现在我回到主题。毕竟,为什么我们要保护历史建筑及区域呢?仅仅因为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造房子了吗?仅仅因为大规模的再开发蚕食了全球每一个城市?仅仅因为这是历史,所以要留下来?如果仅仅出于这些原因,那保护本身就无法产生更有益的结果。问题难道不应该是,既然现代城市规划的弊端已经显现,为什么我们还要姑息养奸呢?

历史建筑保护和糟糕的规划之间似乎签订了个不平等条约——后者只要不侵犯前者的某个历史区域,它就可以为所欲为。其后果是,后者已经猖獗泛滥,而前者还在敝帚自珍。

城市是一个动态的系统,有自己的新陈代谢;无论我们过度保护还是不合理开发,都会使该系统紊乱。我们该做的只有遵从新陈代谢的规律。如果我们能够继续建造宜人的城市,继续建造美丽的建筑,自然我们就不需要花费力气在保护工作上了;因为创造才是最好的保护。我一直认为,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除了基础设施、必要的法规以及在美学上提一些建议之外)。

说来也有趣,今天被作为历史文化保护的建筑和区域都是距今至少80年以前建造的;不妨想象一下,今天建造的城市在80年以后(假如这些"建材"能坚持那么"久"),会被同样作为历史文化保护起来吗?我觉得不会,因为,如果消极一点说,80年以后整个城市都还是今天这样,没什么好保护的;如果积极一点说,80年以后的城市会更好,没有地方留给这些牢笼。我当然希望是后者。


既然评论中有人提到了公共建筑,这篇文字中记录了我对火车站作为公共建筑的思考:https://www.douban.com/note/593943415/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水田英松
作者水田英松
365日记 57相册

全部回应 13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0) 添加回应

水田英松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