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各生安好

逗芽妹 2017-08-12
   他演尽了悲欢也无人相和的戏。那烛火未明的摇曳满地的冷清。他摇落了繁华空等谁记起,为梦送行的人,仍未散去。
   一曲唱罢,台上之人随着悠扬的语音缓缓落幕,台下之人伴着澎湃的喝彩渐渐散去,主角走了,看官离了,连一旁乐师也收拾东西走了。
   烛光微弱的闪烁着,整个戏楼,人走茶凉,寂静无声,唯有细碎的沙尘在丝丝缕缕的阳光下飞舞着,给人以朦胧之美。
   “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生笛,枉江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时光,来复去.....”伴着咿呀的曲调,低回的婉转,不知何时,他上站着一位耄耋老者,白发苍苍,弓腰驼背,声音哭哑,确实做着小生的装扮,正用嘶哑的声音吟唱着一出爱情戏。
   这人与这角色不搭,这音与这曲调不搭,有些不伦不类的站在舞台中,在苍老的咿呀声中,却给人哀凉凄惨之感,令人听之落泪,看者惋惜。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服,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
   当初,他只是个小书生,她还没有成名角。生活过得很苦,在戏班里经常受人白眼,遭人辱骂,他住在戏楼的后院里,每天就是埋头苦读,想着有朝一日定要考取功名,让她可以过上好日子。她在外场负责唱戏,只能靠着每天多走几场,来维持我们日常的开销。
   幸而...
   他演尽了悲欢也无人相和的戏。那烛火未明的摇曳满地的冷清。他摇落了繁华空等谁记起,为梦送行的人,仍未散去。
   一曲唱罢,台上之人随着悠扬的语音缓缓落幕,台下之人伴着澎湃的喝彩渐渐散去,主角走了,看官离了,连一旁乐师也收拾东西走了。
   烛光微弱的闪烁着,整个戏楼,人走茶凉,寂静无声,唯有细碎的沙尘在丝丝缕缕的阳光下飞舞着,给人以朦胧之美。
   “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生笛,枉江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时光,来复去.....”伴着咿呀的曲调,低回的婉转,不知何时,他上站着一位耄耋老者,白发苍苍,弓腰驼背,声音哭哑,确实做着小生的装扮,正用嘶哑的声音吟唱着一出爱情戏。
   这人与这角色不搭,这音与这曲调不搭,有些不伦不类的站在舞台中,在苍老的咿呀声中,却给人哀凉凄惨之感,令人听之落泪,看者惋惜。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服,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
   当初,他只是个小书生,她还没有成名角。生活过得很苦,在戏班里经常受人白眼,遭人辱骂,他住在戏楼的后院里,每天就是埋头苦读,想着有朝一日定要考取功名,让她可以过上好日子。她在外场负责唱戏,只能靠着每天多走几场,来维持我们日常的开销。
   幸而那时,我们感情很好,时常苦中作乐。日子虽清贫,但也不算百事衰。偶尔有闲钱的时候,她换下戏服,我穿上长衫,一起在附近的夜市走走看看,买一点小吃,挑几件饰品。虽然钱不多,东西不贵,却也能让其展颜一笑。我紧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认真挑选木钗的样子,想着日后一定要送很多的美丽饰物与她。“相公,你看我带着个好看吗?”她的发间最初只簪着一朵在院子里采下的茉莉花,刚刚才带上一支摊前的兰花木钗,看着她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但依旧清丽的容颜,他的心里便隐隐作痛。
   他竟将她拖累至此,若果不是因为他,她也可以带着珍珠耳环,白玉簪子,翡翠手镯,如果她不曾嫁与我,也许她早就过上了人人称羡的生活,不用为柴米苦恼,无需因油烟皱眉。因为他,他对不起她。
   “嗯,很好看,既然你喜欢,咱们就买了吧”摸了摸她的脸庞,看着她因笑而露出的酒窝。“可是,会不会太浪费了,这些钱,可以买很多菜呢。”看着她转而暗淡的眼眸,他突然抱住了她,将她拥在怀里,“没事的,难得你喜欢,今天我们就是来开心的,不要想太多。再等等,待我考取功名,以后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后来我还是一介书生,她渐渐有了些许名气。她的刻苦,踏实,班主都看在眼里,其中还有几分他对我们的同情怜悯,总之经班主的有意提拨。她的上场时间越来越久,她离台中心的位置也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戏楼里的当家花旦小海棠,也越来越多的人亲点要看她的戏。虽然我不是很懂戏曲,但我感觉她演的一定就是好的,我坐在台下,听着旁人喝彩,心中满满的骄傲和自豪。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逗芽妹
作者逗芽妹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逗芽妹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