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她给佛法看大门,演讲全程飙英文,惊艳了世界佛教界!

改命积福 2017-08-12

说起佛家修行人,

你首先想到谁?

“一轮圆月耀天心”的弘一法师?

佛心,道骨,儒为表的南怀瑾?

卧虎藏龙龙泉寺?

还是 ……?

丰子恺有个“人生三层楼”说,

他认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

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灵魂生活。

“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

对二层楼还不满足,

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

这就是宗教徒了。

如果你最近在追楚乔,

有那么一种心境,或许很熟悉?

楚乔: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另一种东西,

凌驾于爱情和自由之上,

值得你为之付出一切去守护,

这就是我的信仰。

嗯,我们来看看今天这位的故事,

安安静静地,

观见她的信仰。

——养立法师

2016年2月23日,

第三届世界佛教杰出领袖颁奖盛会在泰国举行,

全世界佛教界的精英与领袖汇聚一堂。

会上,一位神情恬然、

步履坚定的比丘尼引人注目。

她是曹山宝积寺住持养立法师,

也是本届“世界佛教卓越领袖奖”的获奖者。

该奖是为了表彰她自1986年起至今

为佛教事业三十年如一日的赤诚付出。

颁奖仪式上,养立法师用流利的英文发表了

“光明与我们同在”的演讲,

惊艳到在场人,也获得泰国媒体盛赞:

身穿棕色袈裟、戴着眼镜的比丘尼

雍容不凡,气质高雅。

法师幽默道:我就是个看大门的。

我们跟随养立法师来到她“看大门”之修行处

——曹山宝积寺位于江西萍乡,

始建于唐咸通年间,已有1200年历史。

它由本寂禅师所创,

是中国佛教禅宗五大派系之一

——曹洞宗的祖庭。

寺内有高僧大德、文人骚客的

题词、文赋、匾额,

赵朴初撰联:

“妙嵌”、“宝积”、“怀善”。

宝积城南寺,桥通古道平。

薄云生屋角,疏竹度钟声。

在这殿宇里,有一众比丘尼。

“作为女众,

能够在这样一个丛林修行,

我觉得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儿,

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珍惜。”

至2017年,养立法师出家三十余载。

对于僧人的出家,世人常有不解和惋惜:

如何竟愿意抛却红尘身后事,

青灯古佛度一生?

被问及如何与佛结缘?

养立法师淡然一笑:

“我从未想过出家,

皈依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因缘。”

1986年,年幼的她到光孝寺游玩,

适逢皈依法会,

彼时尚不知“皈依”为何义的她,

稀里糊涂皈依在本焕长老座下,

开始学佛、吃素、坐禅。

父亲是大夫,救死扶伤,

自小耳濡目染,

让她有了对生命最初的敬畏。

在父亲的教诲下,

她学习中医和针灸绝技,治病救人。

父亲认为做大夫就是最好的菩萨心,

成年后,她继承悬壶济世的家风,

成为了一名医生。

因缘际会,一次偶然,

她见到前来就医的一诚长老。

“虽然当时他是一个病人,

但他给我的感觉却很安详。

尤其是他的眼神,就像婴儿一样。

那种清澈的感觉瞬间就把我摄受住了。

我想我要是能成为他这样的人多好。”

她为一诚长老进行了长达七年的治疗,

期间她的内心发生了转变:

七年前,她认为学医是第一位,

七年后,学佛排到了第一位。

对寺院殿宇内那个世界的向往,

每天都在生长。

她给一诚长老打电话说想出家,

长老应允说:好。

之后,每隔一个月,

长老都问她一次:改变想法没有?

几个月后,她在广济寺她剃度梯度出家。

“以教印心,以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

心灵穿行世间二十载,终于找到安落之处。

寺院是福地,大概是前世就有约定的地方。

读经、打坐、闭关、禅定。

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因自幼学坐禅,她被推荐到宝积寺。

师父严肃地要求她五次跪下来发心。

她为此哭了一早上,感到惭愧:

因为不想去承担僧团的事情,

只想做一个闲云野鹤,

看看书、打打坐、闭闭关。

“后来我真的发现,

发心是发自己不能发的心,才是发心。”

来到宝积寺,升座为住持,成为当家人,

养立法师对寺院事务作了诸多改动。

建整道场,重建禅堂,

践行新义,培育高僧。

对于佛教教育,她有一番独特的见解。

曹洞佛学院治学异常严谨,

学修并重,上课、禅修同时进行。

她认为,新时代祖师禅应有新的含义。

寺院里有坡地,

每逢天朗气清,她带领僧尼们出坡劳作。

有时拜谒祖庭,

风雨大作前来阻挡,也未偏废。

在养立法师看来,

农耕劳作,吃饭穿衣,

僧人跟普通人的区别,

不在形式,在于心性。

种何因,结何果。

这几分土地,

不就是修行的道场?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人间烟火,与众生欢喜、共享,

不就是修行的本质精华?

如此,回归自然,明心见性。

养立法师偕一众僧尼,

实践着从“农禅并重”

到“文禅并重”的转变。

寒来暑往,

和寺庙院墙外的滚滚红尘,

时间倏忽流转,

养立法师已经在宝积寺度过了好几年。

除了每天的功课,砺心修行,

她未忘记行医救人。

从父亲那里习得的医术不敢荒疏,

偶尔出山义诊。

遁入空门只是转换了身份,

修行的本质并没有不同,

都是救人、渡人。

每年腊月初八,她会为信众们供奉、施粥。

寒冬的清晨四点,柴火早早生起,

养立法师和凌典座师傅在锅前忙碌,

熬着这份每年一次的充满诚意的食物。

天微亮,运到集市,施与众人。

而对于宝积寺的未来,养立法师有她的思考:

修行不易,要做到永不退转是非常难的,

很多人都觉得坚守是一个起步,

其实坚守就是未来。

身为寺庙的当家人,难免俗事缠身,

但抽得闲暇,法师就乐意在书房练字。

毛笔在手,满心欢喜地抄经。

在墨香萦绕的沉心誊写中,

不觉间,对经义的体会更多一重,

内心也添了几分禅定。

随着越来越多善男信女前来讨教,

法师开辟了一处禅堂。

香烟缭绕,寺韵悠扬。

信众静默,只留笔尖扫过纸上,轻声摩挲,

宁谧时刻,它和人心,达成默契。

你说是来寻找禅心?

笔端悟得真三昧,

便是如来不二门。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

何为归隐?何为超脱?何为修行?

养立法师认为,一个有信仰的人,

应该超越自己的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

从美学的角度是生活的质量,

从修行的角度是生命的质量。

如有诗云:

爱共高僧话,闲穿竹径行。

山禽知客到,眼皖亦多情。

未必孑然弃世,并非不惹纤尘。

在俗,在佛。

此心安处,日月平和。

“人心境界远,菩提本悠然。

佛台端坐立,低眉慈善观。”

关于清修,关于苦行,

如何能真的甘之如饴?

毕竟,总还有只求归隐、乐于闲逸的人们。

对于这一点,

弘一大师出家前给妻子的信里这样说过、

仿佛穿越时空给人们的疑问作了解答:

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

我必须放下一切。

所以不必百思不得其解,

连多问都显得多余。

宗教徒一样的人们,

“他们做人很认真”,

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

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

他们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

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

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

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

这就是宗教徒。

如同弘一法师,

如同龙泉寺深藏不语的扫地僧,

他们可以最有才华,可以遗世独立,

可以属于我们的时代,

却看似跳脱到红尘之外。

但他们谦卑地认知

自己亦是菩提世界里一粒凡尘。

因此怀着虚空悲悯,一颗素心,

恪遵戒律,清苦自守,

传经授禅,普度众生。

我等凡夫,或许终其一生无法体悟此等境界,

但记得六祖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大概佛度我:不要离世觅菩提。

在平凡的世界里,

看熙来攘往、擦肩而过的路人,

在不经意的一瞬,已然见禅心。

须知参差多态,

乃是幸福本源。

多少人有这般信仰?

他们身上都有光。

龙泉寺有语:

你去观察

生活中有成就的人、

活得有乐趣的人

都是内心有愿的人。

电影《一轮明月》有这样一个场景:

清晨,薄雾罩西湖,两舟相向。

雪子:“叔同——”

李叔同:“请叫我弘一。”

雪子:“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李叔同:“爱,就是慈悲。”

只为了自己的心,

为了信仰,

为了懂得,

为了爱和慈悲。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改命积福
作者改命积福
101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改命积福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