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音|一千零一页

渡口书店 2017-08-12
作者:ohbibendum



……
岸边长着两棵棕榈树;
丝兰正在盛开;
远处河岸与撑柳上泛着光。
我们静静地等了很久。
然后听到桨声欸乃,
我记得,再后来是船夫向我们打招呼。
我们都没有回过头去看看群山。

--节选自《渡河》[crossing],奥本海默,23岁


如果未加提示,你也许不会想到翻开一本名为《反叛的科学家》的“科普读物”,会触及到如此繁多诗歌的踪影。此书作者弗里曼·戴森[1923.12.15- ],不仅在物理学等专业领域成就斐然,也因为广博而深入的视野与思考、深厚坚实的文学兴趣与修养,为读者提供了认识科学的另一视角。中文译者肖明波的努力也为全书阅读效果做出保证。

“真知灼见需要想象”,也需要勇气加以实践,这本由物理学家写成的书评选集,多数文章来源于《纽约书评》的约稿。戴森以他独有的角度为未知者铺开了更为全面的科学史画卷和诸多立体生动的人物样本,“为《纽约书评》写稿的乐趣之一,在于可以发表长篇文章,这意味着每篇书评都可以写成对某个主题的反思,而不是对某本书进行简单的评判”。在数十篇文章的集合中,作者分别讨论了“科学技术领域中出现的政治问题”、“战争与和平”、“科...
作者:ohbibendum



……
岸边长着两棵棕榈树;
丝兰正在盛开;
远处河岸与撑柳上泛着光。
我们静静地等了很久。
然后听到桨声欸乃,
我记得,再后来是船夫向我们打招呼。
我们都没有回过头去看看群山。

--节选自《渡河》[crossing],奥本海默,23岁


如果未加提示,你也许不会想到翻开一本名为《反叛的科学家》的“科普读物”,会触及到如此繁多诗歌的踪影。此书作者弗里曼·戴森[1923.12.15- ],不仅在物理学等专业领域成就斐然,也因为广博而深入的视野与思考、深厚坚实的文学兴趣与修养,为读者提供了认识科学的另一视角。中文译者肖明波的努力也为全书阅读效果做出保证。

“真知灼见需要想象”,也需要勇气加以实践,这本由物理学家写成的书评选集,多数文章来源于《纽约书评》的约稿。戴森以他独有的角度为未知者铺开了更为全面的科学史画卷和诸多立体生动的人物样本,“为《纽约书评》写稿的乐趣之一,在于可以发表长篇文章,这意味着每篇书评都可以写成对某个主题的反思,而不是对某本书进行简单的评判”。在数十篇文章的集合中,作者分别讨论了“科学技术领域中出现的政治问题”、“战争与和平”、“科学史”、“个人与哲学的反思”四部分主题,仅从以上主题,已经可以显现作者的视野,而只须翻开正文第一段,便可以充分感受科学家准确的文学性:“正如不存在独特的诗歌眼光一样,也不存在独特的科学眼光。科学的眼光并不为西方所独有。它身上的西方色彩,一点也不比阿拉伯、印度、日本或中国色彩强烈。阿拉伯、印度、日本和中国对现代科学的发展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两千年前,古代科学既起源于希腊,同时也起源于巴比伦和埃及。关于科学有这样一个核心事实:它并不在乎贡献到底来自于东方、西方、南方、还是北方,也不在乎作出贡献的人是黑种人、黄种人还是白种人,它属于每一位愿意努力学习它的人。在科学身上适用的这些东西,同样也适用于诗歌。诗歌不是西方人发明的。印度有些诗歌比荷马史诗还古老。如同在俄语和英语中一样,诗歌也深深地根植于阿拉伯与日本文化中。不能因为我引用的诗歌都是英文的,就以为诗歌的眼光只能是西方的。诗歌与科学是上天恩赐给整个人类的礼物。”

全书的基调由第一段开启与奠定,准确性与文学性贯穿始终。“他够伟大,看得到事物的两面。”[p.5]

这本《反叛的科学家》是埋头吱音图书馆“做书目”的额外奖励。至少四五年前就曾“大张旗鼓”地开启“整理基础书目”这艘沉睡的巨轮,然而事倍功半,时时搁浅。直到这次起因于“吱音”想和“渡口书店”一起做点儿什么而在两三月间快速推导出一个“读书会”+“图书馆”公式,日复一日删选计算一月有余,基本可以拿出一个“适合一般读者”的书目出来。



这份书目,配合临时起意的“吱音图书馆”而来,天时乘以地利,得出一个一千册的结果,故以“一千零一页”名之,祈祷Scheherazade偶尔降灵,让更多人通过书本,重获“交流经验的能力”。

谢谢吱音各位同仁的支持、付出与理解,也希望各位能不辜负这一番盛情。

夏至读书会与更多信息请关注:夏至好读书 | 6 月 16 日,一起在 ziin library 聊聊读书

听|天生一对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渡口书店
作者渡口书店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渡口书店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