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别人理直气壮地介入,我却不停自我怀疑自我否定

飞天大菜糕 2017-08-12
真是个戳心的话题啊。
我的一个个“好朋友”,被父母反对,被自己主动疏远,被别的新朋友抢走,被她原先的旧朋友抢走。无论有外力干预与否,这些经历都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现在敏感、外热内冷、恐惧社交,八成是这些经历的阴影。

01
小学,有个特别好的朋友,她很开朗爱玩,而我内向寡言,所以和她在一起能接触到很多新鲜事物,很开心。但我爸妈觉得她是坏小孩。
由于我性格的关系,原本爸妈觉得能多交些朋友是好的,希望我变得热情开朗一点,所以他们一直没反对我和那个女孩子玩。直到小学毕业的一次理发。
没错,就是理发。暑假刚开始没多久,我们商量着去剪头发,告别小学迎接新生活。哈哈哈蛇精病幼稚鬼。那个理发店是她常去的,我就是个跟屁虫。当时说好一起把齐腰长发剪掉,剪短。理发师操刀上来时,她又退缩了,最终只有我剪了个短头发。在互夸中各自开开心心回家去,完全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没跟父母商量过。
一进门,我爸妈就炸了!至今我也没确定,究竟他们是不喜欢我剪短发,还是我剪的那个发型真的太丑,总之他们大发雷霆。开始严厉地盘问我是不是那个谁带去的,是不是她怂恿我剪的,她自己有没有剪balabalabala,然后又把矛头指向我,骂我为什么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自己没有脑子吗balabalab...
真是个戳心的话题啊。
我的一个个“好朋友”,被父母反对,被自己主动疏远,被别的新朋友抢走,被她原先的旧朋友抢走。无论有外力干预与否,这些经历都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现在敏感、外热内冷、恐惧社交,八成是这些经历的阴影。

01
小学,有个特别好的朋友,她很开朗爱玩,而我内向寡言,所以和她在一起能接触到很多新鲜事物,很开心。但我爸妈觉得她是坏小孩。
由于我性格的关系,原本爸妈觉得能多交些朋友是好的,希望我变得热情开朗一点,所以他们一直没反对我和那个女孩子玩。直到小学毕业的一次理发。
没错,就是理发。暑假刚开始没多久,我们商量着去剪头发,告别小学迎接新生活。哈哈哈蛇精病幼稚鬼。那个理发店是她常去的,我就是个跟屁虫。当时说好一起把齐腰长发剪掉,剪短。理发师操刀上来时,她又退缩了,最终只有我剪了个短头发。在互夸中各自开开心心回家去,完全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没跟父母商量过。
一进门,我爸妈就炸了!至今我也没确定,究竟他们是不喜欢我剪短发,还是我剪的那个发型真的太丑,总之他们大发雷霆。开始严厉地盘问我是不是那个谁带去的,是不是她怂恿我剪的,她自己有没有剪balabalabala,然后又把矛头指向我,骂我为什么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自己没有脑子吗balabalabalabala。那凶残程度直接把我吓得不敢说是我自己本身就愿意剪,生气委屈地躲进房间里大哭。关于那场风暴,至今记忆里仅存的一句话是我妈骂的:你剪这个头发怎么不直接去做鸡。当时我连遗书都写好了。
我后来才知道,我在房间里哭的那几个小时里,我爸妈打电话去把我朋友大骂了一通,并警告她再也不许来找我。而我迫于父母的淫威,也没有再主动找过她。估计那时候,她也是恨我的,明明是我自愿,我父母的做法却像是我把所有的锅都推给了她一样。就这样,我失去了我的朋友。
后来我们升学,远离家乡,不在同一个班级,却依然在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初中的时候她和更“坏”的孩子玩在了一起,曾放话要找人来打我,我们都是全日制寄宿生,没有亲朋关照,那一段时间我诚惶诚恐,无比难熬,但最后这道狠话不了了之。到了高中可能因为时间冲淡了曾经的冲突,也可能是心智更成熟了,我们双方再也没有剑拔弩张,甚至我每年生日她都托人给我送来礼物,有时是一张小纸条,有时是一颗巧克力。而纸条的内容,是她三番两次地问我,我们还能不能和好。我很懦弱,顾虑着父母的看法,所以一再拒绝了她。
这似乎是我们的全部故事了,上了大学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络。
我妈前两年曾经问过我一次,失去一个好朋友会不会感到遗憾,“记不记恨妈”,我沉默了一阵说“没有”,她自顾自地搭话“会遗憾的吧,我知道那种感受”。我没法接。

02
初中,在外地上学,因为自己选的宿舍,所以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同学都住在一起,还几乎都是小学同班同学。老乡+老同学+舍友,12个人的宿舍,大家关系可谓是非常铁了。
那个单纯的年纪里,卧谈夜聊的时候玩了一个“互相说对方的缺点,让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并保证自己一定不生气”的蠢游戏,最终大家似乎都没有变优秀,反倒产生了“她们全都说我坏话”的隔阂。
一群关系很铁的小女生聚在一起,说别人坏话是家常便饭,但说完外人的就开始说自己人的了,我们当中就开始分化出了小团体。总会有人,既属于这个小团体,也属于那个小团体,就类似前段时间“6人女生宿舍有5个微信群”的情况,大家对彼此的卑鄙行径都心照不宣。
宿舍里和我最好的一个女生,是最引起大家不满的那个人,她性格很霸道,在小小的公共空间里占用了很多的资源,但大家又不敢明着跟她对着干,就暗地里戳人脊梁骨。而我,一个懦弱的和事佬,既跟她好,也跟其他说她坏话的人好。每个人做的龌龊事情,其实彼此都心知肚明。
初中毕业后,没有经历任何战争,那个女生风平浪静地退群,并把我们所有人从QQ上拉黑;而我跟其他人,因为都见识过对方性格最黑暗的那一面,所以也都很默契地再也不想联系。

03
高中,似乎遇上了一个最优秀的朋友,优秀到在过后的五六年时间里,哪怕我和她再也没有联系,也没有人能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
她是那种写得一手好书法,弹得一手好钢琴,作得一手好文章,画得一手好画,品位好且独特,然后还非常低调的姑娘。每位老师都叹服于她的才华,而我不必说,当然也很欣赏她。入学的时候我们被分到同一个宿舍,但和她熟络起来之前,我已经和我的新同桌玩得非常好了。我初中在那个城市已独自求学三年,但我这同桌是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我一有空就带着她浪遍大街小巷,那段时间似乎我们不仅是生活中的伙伴,也是对方精神上的伴侣,如胶似漆。
不记得是怎么和我优秀的舍友好起来的了,我们玩得好的势头简直如浪潮般迅猛,比起同桌,我和舍友可是连睡觉都在一起,那就是24小时都在一起。刚开始的时候,我带着同桌和她一起玩,但是她和我更聊得来一些,在一起的时候就只在和我说话,而我也没有察觉到我同桌正在逐渐变透明。后来是同桌从某一段时间开始,偶尔地、再到频繁地,到再也不和我们吃饭玩耍,那时的我沉浸在新友情中,对同桌的离开完全没有感觉到不妥,以为她是去和别人吃饭,想找我时候也会随时回来找我。
和舍友在一起的时候是全新的如胶似漆的状态,那时我好像完全没有别的朋友,她占据了我全部的生活。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不是自己,陪她一起去练钢琴,模仿她好看的笔迹,仔细读她写过的美好的文章,开始听小众的英文歌,每周都去逛书店,读她阅读过的书山中的冰山一角,这些小事都让我觉得自己仿佛重生。
这样的关系,现在想想可能无形中存在着一种不平等吧,我在仰望她,而她自由地生活着。所以最后,我变成了我的同桌。
当我处在那种“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的情境下,我第一次想起了我先前的同桌,并生出了深深的愧疚感。我是有多混蛋,当着她的面和另外一个人亲密无间,把她就这样无视掉,逼得她主动离开我啊。想来,我之所以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同桌,也就是因为这愧疚吧。人就是这样,记住另外一个人并非出于什么大爱大恨,而是内心那一点点的愧疚。
我开始慢慢退出我室友和她新朋友的生活,但在没能全身而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向来给我们安排座位的班主任突发奇想,让我们自己选座。当时教室的布局是三人一桌,无需赘述,我、我舍友、舍友的新朋友,我们仨毫无悬念地坐在了一起,是靠墙的一组。尴尬的是,我坐中间。每个课间,她俩就隔着我热烈地聊天,可能觉得我也是话题的参与者之一,但我觉得我不是,我根本插不上话,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坐着。半天之后我借口想坐窗边,就换到了靠墙的位置。这就更尴尬了!三人桌,我靠墙,课间只有十分钟,老师还时常拖堂,所以课间我几乎都不会出去,她俩就在旁边一如既往热烈地聊天,而我,假装在看风景。
我们班主任之前就知道我和我舍友关系很好,现在也注意到了这种三角不对等的状况,于是在换座位第二天晚上放学后,在QQ上暗戳戳地问我,觉得这种座位分配方式怎么样,我就委婉地表达了更倾向于直接安排的想法。很感激班主任,那个星期过完,他迅速以一个不容置疑的理由给全班重新安排了座位。后来我也就慢慢远离她们了吧,记不清了。哪怕继续待在同一个寝室,也是不再一起玩耍了。倒是班主任的担忧似乎一直都没有放下过,经常有意无意地问我在宿舍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困难。遇上这样的老师真是三生有幸。
关于班主任也有一个小插曲,还和舍友玩得好的时候,有段时间,我们都和另外一个女生玩得来,这第三个女生可能是因为有点叛逆,不守规则之类的,我弄不清是什么原因,总之我们班主任不是很喜欢她。跟她玩了有相当一段时间吧,在某个假期,班主任又在QQ上暗戳戳地说:“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这让我很方!彼时我刚偷偷谈起了恋爱,我很怕被发现。忐忑着回复“您说”,心态都要炸了,他的头像闪动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紧张得要晕过去。结果,“你可以不要再和XXX玩了吗?”喵喵喵??我知道他一直对那个女生有成见,所以我也没问原因,我说噢明白了谢谢老师。于是和那个女生的关系也,卒。

04
还有其他的很多朋友,在往后漫长的日子中,因为时空的距离,不可抗地越来越疏远。
但幸运地,上了大学后也遇上了两个可以称之为“闺蜜”的好朋友。我不喜欢这个词,因为它听起来实在太过亲密,而我已经对那种同躺一张床讲悄悄话的亲近感感到了陌生与恐惧,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万般的压力与不自在。这段友情能赋予我安全感的地方在于,我们能确定,我们三个哪怕以后永远再也没法相见,也不会断了联系。实际上,我们彼此也都已经分开了一年,有了各自的新圈子,但是偶尔在群里聊天的时候,还是有种无可取代的舒适和安心感。
读研期间,同一个师门的两位姑娘也算得上是真朋友,在与她们相处的过程中体会到了那种彼此认同与欣赏的惺惺相惜的感觉。但是留给我们相处的时间实在太短,将来毕业后的未知性也太强,所以只能珍惜当下,不敢作太多承诺。
青春期交友失败的那些经历,让我一度对自己产生了很深的怀疑,一定是我的性格、品质或是其他哪方面存在缺陷,才让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但后来遇上的那些可爱的人,又让我觉得,一切随缘吧。会有人能陪你经历精彩或狼狈,高潮或低谷,如果没有,现在的我,一个人也可以自己走。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飞天大菜糕
作者飞天大菜糕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飞天大菜糕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