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心情

Cloudslide 2017-08-12

中午妈妈照常放着AA的会议录音,我在一旁吃饭,也会听到。本来我很少注意会议内容,不过这次是一个女酒鬼的分享,所以留心了一下。

协会成员都自称酒鬼。可以这样坦然地称呼自己,我觉得很勇敢。她大概三十多岁,有酒瘾和暴食症,但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很清澈,也很平静。平静得甚至有点疏离,毕竟她叙述的是自己的经历。她从头开始说,讲起自己喝第一口酒时的感受,第一次酒醉。那时她喜欢去酒吧,喜欢待在酒吧里的那种心情,甚至喜欢酒醉后呕吐的感觉,经常会在喝酒后哭。也是在一次饮酒后她认识了自己的前夫。一开始一切看起来都不可怕,在酒吧里她会小心,不去碰毒品,调酒师会调出七种颜色的鸡尾酒。后来事情变得很丑陋,酒毁掉她的人生。

其实听到这些我心里很害怕。我爸爸是酒鬼,我自认为比较熟悉那种状态有多恐怖。但也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知道的最多不过十分之一。爸爸喝的最凶的时候可能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但我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可想而知我妈替我拦下来多少。事后她也说,当时根本不敢告诉我家里的事情,怕我担心。每天吃过早餐我就去上学,晚上回来就睡了,我能知道什么呢?

我常跟我妈说的是,我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不喝酒的。却常常忘了自己身上有这种基因,自己会不会变成这样。我只喝过啤酒。朋友都说啤酒又苦又难喝,我当时却只觉得她们夸张,现在想想有点后怕:我对酒的味道其实是不反感的。我妈说,年轻时我爸就很喜欢饮酒,酒撒掉他会觉得浪费,她却想,倒掉一瓶她都不会心疼。

以前总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人生不会和这个符号扯上关系。但自己的爸爸都是个戒酒戒得举步维艰的人,我凭什么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要是不想生活彻底完蛋,活着就得有点自觉,不要碰酒。

我妈说起戒酒协会里一个现象,男酒鬼大多没有离婚,女酒鬼基本都离婚了。不是说对性别有什么狭隘的观念,但在这件事上,妻子真的往往比丈夫要重情,更心软,却也更坚强。我妈有时候也说,假如自己是酒鬼,可能爸爸是会离开她的。要是一年前听到这些,我可能会觉得心凉,现在倒是不会了。其实要求别人包容自己的全部本来就是一种奢望,自己面对这一切都觉得反感,凭什么一味要对方接受?也许人还是少想一点好,不要想什么假如,“假如”这种对话是很伤感情的。

最近我很少再长痘,头发也掉得有些厉害,明明才二十,竟然就觉得青春要结束了。学校门口有一片夹竹桃,有时候会想到那句“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但其实我没有很伤感,性格也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人总不会一夜间长大。

虽然未来茫茫不可知,但我似乎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所以一无所有的时候也不会很无措。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我想要的东西其实很少。我没有写过Wishlist这种东西,最习惯的一个自问自答是:“假如没有这样东西,我会崩溃吗?”要说“会”的情况寥寥无几。

昨晚又梦到前男友,但这次内容和之前不太一样。我梦见自己偷看到他的日记本,有一页写着:“杨xx,再见。”下面似乎还有一小段话,我想不起来内容。我记得自己在梦里抱着日记本就哭了,因为那段话很温柔,但是也很笃定。梦或许真的是一个人的潜意识,那么在潜意识里我也已经明白,这段感情真的永远过去了。这么平静的道别。也许他不久就会找一个男朋友,也许不会。我能知道的事情本来就很少。

前几天对同学讲我的情感规划:到24岁还没有谈恋爱,我就去相亲!其实我的本质还是很小市民啊,那么渴望一段亲密关系。相亲也许真的很难满足我想要一个“家人”的心愿吧,但还是试试再说。虽说感情可遇不可求,但积极的态度或许可以给我增添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同学听得都有点好笑:你这种语气真的很像一个理科生。我:那我本来就是啊,哈哈哈。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Cloudslide
作者Cloudslide
6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Cloudslide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