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松树黄了

洋葱晒阳光 2017-08-12

那个冬似乎格外冷。

接到爷爷病危消息的时候,我正蜷缩在被窝里读海子的诗集,这个曾点亮过无数人灵魂的天才诗人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将自己塞进相框,挂在了故乡的天空上。我有些不敢相信,直到妈妈哽咽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才确认,爷爷真得病危了。

匆匆收拾了行装,转了一趟又一趟的车,到山脚下时,我习惯性的向山上望去,树在风里摇晃,炊烟在屋顶飘荡,但树下没有了爷爷的身影,路边的田地里多了一堆黄土,我与爷爷,已经阴阳两隔了。

坐在门口的松树下,风吼吼地吹着,想起海子的诗句: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爷爷屋前的老稻场

情无所依,我双手搂着那株高大的松树,树皮粗砺,像爷爷那双粗糙的双手。我曾经问爷爷这树多大年纪了,爷爷说他不知道,只知道是爷爷的爷爷栽种的,爷爷说这树在那个动乱年代差点被人砍了,爷爷让砍树的人从他身上踏过去,是他的大义凛然吓退了那些手持斧头的后生们,树就这样保住了。它们完完整整的陪伴了爷爷的一生,见证了一大家子的喜怒哀乐,风来了挡风,雨来了遮雨,砍下来的枝枝丫丫化作了一缕缕绕梁的炊烟。

爷爷喜欢这棵树,做农活累了,坐在树底下喝几口山茶,抽一袋旱烟,力气就回来了,然后继续种他的地,劈他的柴。爷爷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一生种了多少地,收了多少粮食,劈了多少柴,没人统计过,但我知道,他用自己一瓣又一瓣的汗水养育了五个子女,供他们读书,送他们参军,而子女们也都像羽翼丰满的鸟儿一样扑楞楞地飞出了老家,在外成家立业。

人去楼空,少了几分热闹,多了几丝冷清,爷爷心里是几分欣慰几分惆怅。像一匹拉着破旧老车的马,到站后就可以缓一缓,歇一歇了。但勤劳惯了的爷爷闲不住,他和婆婆一起,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种着几亩地,喂猪、喂鸡、养猫、养狗,最热闹的时候喂三头年猪,一头母猪,两只猫三条狗和十几只肥鸡,爷爷和婆婆把每个日子过得充实而又饱满。每次回家,爷爷总是把腊肉、晒干的土豆片、南瓜皮等山货土产塞满几个口袋让我们带走,爸和妈觉得爷爷他们太辛苦,总是推辞,爷爷的脸就会晴转多云,爸爸一看见爷爷多云的脸就说:好吧好吧,下次不要给我们准备了。爷爷就笑着答应,可是等到下次回家的时候,爷爷就忘记了他答应的事儿了。有时我总觉得,与海子相比,他们的日子是幸福的是踏实的,因为他们从不期待明天。

空闲的时候,爷爷喜欢坐在松树下,望着山下的路口,期待他熟悉的身影从路口走来。我是爷爷最小的孙女,爷爷也很宠爱我,小时候,每次回家,我只要一望见那棵松树,便在山脚下高一声低一声地喊爷爷,爷爷便背着背篓,飞快地从山上跑下来,笑着把我抱进背篓。我会欢呼雀跃的大喊着前进,不安分的在背篓里转来转去,爸爸总会严厉地呵斥我:不许动!爷爷就扭过头来狠狠瞪我爸爸一眼,然后对我“嘿嘿”一笑说:没事没事,爷爷背得动。我也鹦鹉舌般说:没事没事,爷爷背得动。后来我慢慢大了,爷爷就在松树下等我们,等我们走到的时候,松树下的小凳上摆着几杯温度刚刚好的茶水。

有一次回老家过年下了场大雪

我以为,爷爷和大树一样,永远也不会老。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树与人一样,也是有灵魂的,爷爷走后,那几棵原本苍翠的松树居然也慢慢的变黄了,慢慢的枯萎了。大爹只好把它们锯断,放进火笼里,让那一个又一个的寒夜温暖起来。望着火笼里熊熊燃烧的火苗,我就想,那缕轻烟定会在天空里遇见爷爷吧。

门前的松树一年比一年少……

||尘埃:chenai_mag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洋葱晒阳光
作者洋葱晒阳光
7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洋葱晒阳光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