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徐雁冰 2017-08-12

作者:徐雁冰

1

我的初中老同学,我叫他思思,其实是个男生。初中毕业后,我们就断了联系,算起来,已经有近十个年头了。

在初二时,我们俩也算是班里的风云人物,因为当时我们两个学习都比较不错。我们两个也有很多共同的爱好,比如运动,我们俩的关系也非常不错。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学习,当然还有太多学习之外的话题,如美女。

我们两个也都比较爱出风头,犹然记得在一次政治课上,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几个题目,要让一个同学上去把答案写下来。当时,我和他一起冲向了讲台,只不过他比我慢了一步,只得笑着而又无奈的回到座位上去了。

初三的时候,我们便被分开,我在三班,他在四班。但这并不阻碍我们的关系,我们依然和另外三个同学在学校男生宿舍管理员的房间吃饭,因为那管理员是其中一个同学的家人,我们才有这待遇。因为我们五个学习都比较不错,连那宿舍管理员叔叔也说:“这房间可真厉害了,一下子出了五个县高中的苗子。”县高中,是我们县最好的高中,我们那小学校,一年也考不上多少。后来,我们都如愿考上了。

自从初中毕业后,我们就断了联系,或许是因为高中太大,又或许我们想去认识更多的朋友吧。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近十年过去了,我们又再次联系了。

2

《三国志·吕蒙传》中说:“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

十年后的我们,都变了,不仅是年龄和容貌上的变化,更主要的是,我们都为着自己的目标而不断的进步。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十年后的思思,成为了一名记者。或许,在他眼里,我开始了写文生涯,也让他意想不到吧。

十年前,我们从来没有谈论过自己的梦想,但这并非是因为我们没有梦想,相反,我们都有梦。

那天,思思跟我说,其实他从小就喜欢写作,这是他一直的愿望。他继续说,他准备也要再拿起笔来写文章了。

或许,有些东西就是命中注定,往往我们儿时不值得一提的梦想,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就接近了它,并且不断地为之努力奋斗。

就像思思,当初也喜欢写作,成长期间,因为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又或是被工作磨得没了激情,而不得不断了,现在他做了记者,写作对于记者来说也本身是一项必备的技能,而思思也想要再拿起笔来写作。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再续前缘吧。

3

曾经,我也有过不成熟的梦想,我希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出现在报纸上或是书本上,让别人能够记住我。

但我没想到,这个梦想来得那么快!

周三的下午,我刚从睡梦中醒来,眼里的世界还模糊着,这时,思思找到了我。

他问我,有没有看过《战狼2》?

我说,看过了,还写过一篇文章呢。

他说,那就做为特邀嘉宾来谈谈对《战狼2》的看法吧,我做主持人,你和另外一个人是特邀嘉宾。

我说,我激动了。

他说,刚好看你在写文章,突然想到为啥不炒作一下自家兄弟。

是的,我第一次上报纸,源于一次背后的PY交易。我想,如果不是因为和他关系好,或许我的第一次上报纸,又要往后推迟上好多年,又或许没得机会。

后来,他问了问我的情况,期间不断的对我竖起大拇指,或许,他也对我刮目相看了吧。是啊,谁能想到一个曾经数学全校第一人,现在竟搞起了文学。就连我曾经的高中英语老师也说:“真没想到你竟然写起了文章!”

第一次上报纸!

4

让人刮目相看的,从来不是时间,而是你的努力与否。

如果我们不曾努力,对自己爱玩的游戏爱不释手,对自己不喜欢的辛苦嗤之以鼻,谈什么刮目相看。

如果我们不曾奋斗,终日懒散在家,靠父母,靠朋友,从来不曾想靠自己,谈什么刮目相看。

如果我们不曾选择,总以为天命不可违,对自己的现状觉得无能为力,谈什么刮目相看。

如果我们不曾冒险,对自己安逸而又拿着最普通工资的工作而知足,不曾想要更进一步,谈什么刮目相看。

如果我们不曾倔强,面对父母、朋友的不支持,面对别人嘲讽,我们选择放弃,谈什么刮目相看。

如果我们不曾坚强,深夜独自在被窝痛苦,面对孤独,面对寂寞,我们选择了逃避,又谈什么刮目相看。

瓜娃子,不是所有的分别,都能让人刮目相看,但所有的刮目相看,都注定你要孤军奋战。

让人刮目相看,并不难,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微信公众号:徐雁冰(ID:xyb9267)

新浪微博:徐雁冰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徐雁冰
作者徐雁冰
32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徐雁冰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