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想着堕落

Renato 2017-08-12

我去了红磨坊,那个被称作有“欲望盛宴”的地方。可能连主人你也不能想象我遇见了什么。 一个会说二十四国情话穿燕尾服的男人,带着银质的面具,露出的嘴唇很是性感,很少见那样优雅不故作神秘的人了,恰也最是妓女和富婆们的最爱。一个穿保守修道服戴十字架的男人,牧师并不都是信靠上帝的虔诚者,他能坦然地在里面一丝不挂,任那袍子勾勒出他第三只脚站立起来的巨大模样。还有个顶大红圆球鼻子的小丑,穿夸张的马戏服和紧身裤,衣服帽子上印着的全是男女交合的图案。 我遇到了这三个男人,在去红磨坊的不同时间段内。而这之前,我实实在在只有主人一个人。原本,我对这次的旅途并不抱任何期望,想着只不过是作为主人养的宠物幼稚地想要玩一次叛逆的离家罢了,带着报复主人的心理去找一条能将自己身体作为祭品奉献给其他男人的路。我是宠物,将会被主人遗弃掉的宠物,却自私恬不知耻地想求得主人一辈子的恩宠,想来也确实不自量力,才会失落到自暴自弃和另外男人做爱的地步。 何为欲望?何为欲望满足?我只知道我是名被虐者,全身心享受着主人的调教,无论是惩罚还是爱抚,就算要让我在这样的激流中无依靠地一直盲目漂流下去我也愿意。但主人不会这样,主人不会成为会拉住我的那根藤蔓,而只是在兴趣的前提下享受着开发我的兴趣,而我深陷其中。大概我就是这么下贱的存在,为了主人,所谓淫荡都是清纯,所谓欲望都是爱情,所谓爱情都是臣服。我是淫荡的被欲望玩弄的一心想得到主人爱情的蠢女人啊! 主人,还请惩罚我,请辱骂我,请鞭打我,但觉不要离弃我。我唯一剩下的自尊都押在“弃”上面了,哪怕是很低微的姿态。可现在,我又不得不坦诚地向主人说回正题,主人也终要做好嘲笑我的准备了。 我和戴面具的男人上了床,在一家红房子里做了爱。我跪在地上请求他,像面对主人一样,我舔他的脚趾,脖子上带着的项圈的链子握在他手上。我是动物而不再是宠物,没有皮毛供暖没有东西可遮掩我一切羞愧的动物,可是我接受下来了,这样的自己。我将他想象为主人你,是主人正在看着我,抚摸我,调教我。只要一想到主人,我就会兴奋。多好的意淫代名词,我湿得一塌糊涂。 我被摆成大字绑在了床面的四角架上,戴面具的男人看着身下湿透的床单,叫我“淫荡的婊子”。银质的教鞭毫不留情地进入我的身体,享受肉壁不住收缩紧致的待遇,我因异样的冰冷尖叫,男人却俯下身来蒙住我的眼睛,咬住我的耳朵说,“女人,你会求我放过你的。” 唔,跟主人一点也不像呢,即便乳夹,皮鞭,跳蛋……轮番派上了用场,我却更是想念主人。身体诚实,心灵也诚实,那时都沦为了奴隶,被捆绑束缚的欲奴,为性为爱,但想想,空虚是满足,满足也是空虚。 可是我几乎爱上了这个男人,在面具男脱下面具,那张疤痕累累丑陋的脸暴露在我面前时,我想要尖叫,身体瑟缩起来,他则将我的头覆在他胸前,说“别怕别怕”。 “彭彭——”我第一次这样听见男人的心跳声,那样清晰强有力,却是发生在床上两个赤裸相拥的男女之间。 我忘记了主人,凝视那人的眼睛,差一点,就要开口对他说,“我想要为你生个孩子。” 也只是差一点,这个会二十四国情话的男人在游戏的一开始就已表明自己是个同性恋。 真是可爱啊!连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发出这样的感慨,许是跟主人久了,也沾染上些属于主人的气息,借着这些气息,我贪婪地呼吸并去思索欲望。可我该怎么办呢?这副身体已全然不属于我了,同行尸走肉般。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Renato
作者Renato
10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Renato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