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田长满草,老牛无心耕

好奇先生 2017-08-12
依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想着:今晚他又不回来吗?结婚这么久,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对自己,但这几个月却总是这么冷淡,隔三差五地夜不归宿,即使回来也是满身酒气,心想着,他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很多的女人吧。
“噔噔噔”时钟敲响三次,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叶微微动了动僵硬的身躯,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鼻尖闯进一股酒味,叶微微不适地皱皱眉头,放下外套转身跑向厨房,“又空腹喝酒,这样对胃不好,我熬了粥热在锅里,现在还温着,你多少喝一点。”
建平喝了几口,回到房间蒙头就睡,依依抱着他已经是在明示这他什么了,可是他却一把推开。
其实不是建平不想和她好好的,只是最近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了。
这才结婚两年,两个人就有这么大的隔阂了,建平想着心里也不是滋味,而且也不能总是这样躲避吧。
依依和建平在两年前结婚的,这是建平的二婚,他今年已经45岁了,在这个年纪还能找得如此娇妻娶回家中,他心中甚是兴奋,也把依依当宝贝一样的对待。依依现在35岁,正当是狼虎之际,所以对于夫妻生活要得颇多,而建平却因为年轻时工作的压力和劳累,把身体累的像个五十来岁的人了。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依依还是比较内向的,建平也能接受,两个人在一起也很和谐,但是经过两年的时间相处,依依的...
依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想着:今晚他又不回来吗?结婚这么久,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对自己,但这几个月却总是这么冷淡,隔三差五地夜不归宿,即使回来也是满身酒气,心想着,他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很多的女人吧。
“噔噔噔”时钟敲响三次,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叶微微动了动僵硬的身躯,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鼻尖闯进一股酒味,叶微微不适地皱皱眉头,放下外套转身跑向厨房,“又空腹喝酒,这样对胃不好,我熬了粥热在锅里,现在还温着,你多少喝一点。”
建平喝了几口,回到房间蒙头就睡,依依抱着他已经是在明示这他什么了,可是他却一把推开。
其实不是建平不想和她好好的,只是最近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了。
这才结婚两年,两个人就有这么大的隔阂了,建平想着心里也不是滋味,而且也不能总是这样躲避吧。
依依和建平在两年前结婚的,这是建平的二婚,他今年已经45岁了,在这个年纪还能找得如此娇妻娶回家中,他心中甚是兴奋,也把依依当宝贝一样的对待。依依现在35岁,正当是狼虎之际,所以对于夫妻生活要得颇多,而建平却因为年轻时工作的压力和劳累,把身体累的像个五十来岁的人了。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依依还是比较内向的,建平也能接受,两个人在一起也很和谐,但是经过两年的时间相处,依依的胆子越来越大,她这口良田也是越耕越肥美,对建平的要求就开始多了起来,慢慢的也开始主动起来,知道后来,建平实在很难满足了,就逐渐的逃避,时常夜不归宿,就算回家,也要在回家前把自己喝得醉熏熏的,一到家中就蒙头睡。
但是依依不知情,后来有一天晚上就偷偷的跟踪建平,发现他一个人在外面喝酒,她很沉默的想了想,以为是建平在工作上出现了问题,然后走过去,跟他聊天,陪他一起和,最后的时候,建平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依依很是内疚,她没想到自己的欲望给老公带来了这么大的压力。
她很温柔也很体贴的对着建平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以后我会注意一些的,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为啥不早告诉我呢?还害得我担心你在外面有人呢,好委屈呀!
“你知道,男人都很要面子的,尤其是这样的事情!”
“嗯,我知道你自尊心强,可是我是你老婆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说的啊”
“嗯嗯,谢谢你”
“走吧,好晚了,明天你还要上班,早点回去好好休息,以后可别再这么晚回家了,明天开始咱们就把身体好好的调理起来啊”
“嗯嗯,走吧,有你真幸福”
小结:夫妻之间把心结打开了就好,最怕的就是有秘密,男女之间这点事情,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如果有,请一定及时咨寻陆老中医【v】:vvbp666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好奇先生
作者好奇先生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好奇先生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