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和小美

afa 2017-08-12
来自话题 深夜食堂故事

小山和他女朋友小美又吵架了。一年前小山和小美刚在一起时,小山觉得小美是那么的纯真烂漫可爱,长长的睫毛下忽闪忽闪的眼睛里的眸子让人仿佛看到一只初生的小鹿在打探这个世界,笑起来会一皱一皱的小巧的鼻子让人非常有捏一捏的冲动,微微翘起的柔软的嘴唇红润润的,雪白的玉颈又细又嫩如同凝脂一般,饱满隆起的胸部总是在两人靠近走路时不经意间给小山来个亲密接触,微微肉肉的腰肢和臀部划出一道性感的弧线,修长晶莹的美腿总是让小山担心会走光。当时小山刚刚换了一家公司,薪水也升到了两万多,在跟另一家公司的篮球友谊赛上,小山左冲右突连抢板带投篮带助攻拿下了二十多分,当时小美就在场下看球,她喜欢上了这个赢球后会笑声爽朗的男孩,看他长得多帅气!接近一米九的身材板板正正的,一双眉毛又浓又长,那双眼睛却很清澈秀逸,永远都是那样暖暖的眼神,看一眼就仿佛要融化在他的柔波里,紧紧抿住的嘴唇让人有点害怕,但是当微笑起来时露出一排整齐白白的牙齿,却那么让人感觉到羞涩。他们就这么一见钟情了,约会过几次后就确定了关系,两个人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恨不得把彼此的心都掏给对方。

但是后来慢慢的变了,小美这样的女孩自然需要消费多一些,但是小山想着要买房总是捉襟见肘,到了谈婚论嫁了,买房成了一个沉重的话题,在这个有三千万人的大城市随随便便一套五百万的房子让小山有点吃力,他的家里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职工,并没有太多的积蓄,小美的父母略好一点,但是也给不了太大的支持,一来二去两人就爆发了争吵,小山不想再这样争吵下去,就留下小美一个人生闷气,自己背着包去了公司。星期六公司没几个人,小山在工位干了会儿活儿,就跑去楼下吸烟室抽烟,两根烟下去,心情舒爽了点。旁边有个同事也在那抽烟,是旁边另一个部门的阿隆,阿隆走过来说“怎么周末还在这加班啊”“在家里呆的心烦”“有啥烦的啊”“没啥,就是最近手头比较紧”“这年头手头都紧,你技术不错,搞点私活有兴趣么,我可以介绍介绍,到时候你负责做,我负责联系,然后对半分钱”“可以啊”“不过就是比较累一些,得加班弄”小山犹豫了一下,小美总是觉得他老加班不陪自己,这样岂不是更糟糕了,但是一想咬咬牙先把房子买了就不多想了“行吧,回头咱们细聊”,小山把烟头按灭了。

晚上阿隆打来电话“小山,运气不错,有个国外的老板特别有钱,他想建个物流的系统,最近不是海外购特别火吗,人家要投点钱弄一弄”,小山心想这小子还挺有门路,不过也得问问底细“不错啊,你跟这老板熟不熟,人家凭什么信得过我们,还有就是他想出多少钱干这个事情?”“这你不用担心”阿隆人很聪明听得出小山什么意思“他是我高中的同学,他爹是我们那市里的局长,高干子弟,早早就移民到国外去开公司了,每天开着特斯拉特别的爽,投个百八十万的做这个事情都没啥问题,这个事情要外面的公司做指定得花一百来万,但是咱们干这种活的也就六十万”小山一听眼睛亮了,六十万顶他三年工资了,阿隆接着说“这事六十万半年干完,我们对半分钱,我负责沟通和管理,你负责开发,你看行不行”,小山知道这项目是人家拿来的,自己就是靠着阿隆才能赚到这钱,能给三十万也不错了“好的,没问题,我听您安排”。

小山跟阿隆俩人正式开工了,公司一般晚上七点下班,有时候晚会到9点,一下班小山就坐着阿隆的车到阿隆家接着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再回去。周六周末也基本上都投在了这个项目上。小美刚开始不太乐意,下班后本来俩人还可以一块做饭看看电视,现在只能微信上随便聊几句了,但是想着小山是为了他们将来买房多积攒点钱,也是挺感动的。项目进展的很顺利,小山的做事能力确实很不错,啥事基本上没让阿隆操心。有一天下班后天下起了大雨,小山正在赶一个东西,阿隆跟项目的老板还在沟通一些细节,小美就打过电话来了,“我被淋在路边了没带伞,手机也快没电了”“你等会儿,我弄完这点手头的事情就过去接你”,过了半个小时小山才发现自己手头的事情还是没弄完,阿隆走过来“咋啦,看你着急的样子”“没事,小美淋在路边了等我去接她”“那我们一块开车去接吧,直接送她回住的地方呗,反正也没多长时间”“行,那辛苦你了”“别客气”。俩人开车到了西大街味多美店时,小美正站在那紧贴着墙,一半衣服都淋湿了。小山刚走上去小美哭了,进了车后座就独自双手抱胸的哭泣着,小山低着头,只能拿纸巾默默的帮小美擦脸上的雨水或泪水。小美大声喊起来“你滚蛋吧,我不想见你了”“对不起,我真的有事”“那你去忙吧!”“我也是为了。。”“你又要说为了将来”小美打断小山“那是你的将来,不是我的”小山愣住了,“你说什么?!我每天辛辛苦苦加班为了谁?我累死累活的为了谁?你有没有良心说这话”小美撩了一下头发,“我不会有良心了,你走吧”小山把牙齿咬的格格响,夺门而出,奔跑着消失在大雨里。

项目终于接近尾声了。小山和阿隆都很高兴,晚上找了个清真巴达木餐馆撸串喝酒。陆续端上来了烤串,烤鸡翅,烤腰子,烤板筋,烤茄子,烤韭菜,摆满了一桌。几杯冰凉的扎啤下了肚,俩人开始晕乎起来。“多亏了你小山,没你我搞不定这事”“别,没你我也没机会做这个”“共同发财!”“共同发财!”时间过了十二点,服务员过来催着要关门了,俩人摇摇晃晃出了门。“小山,走,我请你去那边玩玩,做个足疗”“算了,回家吧,都十二点了”“别啊,这才刚刚开始,也有段时间没过性生活了吧,去放松放松,你得放得开,钱tm的都是孙子,享受现在才是真道理”“行,去tm的,谁不去谁是孙子!”转到一条街道上,两边居民楼里都挺安静的了,一层底商平时都拉着帘子的小隔间现在透出了光,三三两两的浓艳的女孩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俩人驻足在一个门前,四个女孩齐齐整整的站了起来,阿隆挑了个比较高挑的,去了后面房间。小山扫了一眼,看了看剩下三个女孩的眼睛,选了一个丰满点的女孩。女孩帮小山脱掉裤子,然后麻利的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小山把女孩按在床上分开两条腿,不停的运动着,女孩配合着表演哼哼唧唧,小山闭着眼满脑海却都是小美的脸。完事后小山走到路边哭了起来。

阿隆冲着电话叫嚷起来,把小山给吓了一跳。“你别跟我来这套,一分钱也不能少!”“你tm的怎么搞的,资金周转不过来也不差这点啊”“我不管那个,咱们可是十几年的同学了,你就这么对我”“那你先把十五万打过来吧,剩下的月底补齐了”。“怎么了?”小山说。“咱们倒霉了,这小子现在手里就十五万,剩下的月底才能给我们,我当时也是疏忽了,没让他分期打款”,阿隆抿了抿嘴。“这家伙靠的住吗?”“应该靠得住吧,我跟他十几年了,他家的那些家底不止这点”“那就好,也别催太紧了吧,毕竟以后还得合作”“嗯”。小山和阿隆一人分了七万五,但是等到月底那天,剩下的四十五万还是没到帐。不过小山要升到部门经理了,所以心情还算是不错。

公司的团建聚会上大家兴致都很高,喝的七荤八素。上厕所时小山碰到了阿隆,阿隆一边如厕一边跟小山聊天“恭喜你啊,升部门经理了,以后多罩着兄弟点”,“那是必须的,我们什么交情啊”,小山系好腰带,在盥洗池前洗了把脸,无意间瞅到阿隆放在盥洗台上的手机弹出一个微信消息,是他高中同学的。小山打开手机,往上翻了下聊天记录,发现了一张45万的汇款电子收据截图。这时又一条微信消息推送了过来,小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图标,那是小美的自拍照,打开后往上翻了几页,除了打情骂俏的聊天记录,还有几个小视频,里面赤身裸体的小美在床上娇喘着。小山看了看还在蹲坑卸货的阿隆,突然感觉到胸口被重击了一样的窒息,使劲的喘气呼吸才能不被憋住,他愣愣的走回座位,看见餐桌上一把银晃晃的餐刀,于是拿起握在了手里。

小山在监狱服刑两年了。每天早上起来列队跑操,然后吃早饭。吃完饭就要去劳动干活,刚进来的一年小山负责给皮鞋装鞋扣,第二年就被押着去市政工地推建筑废料。但是基本上不累,也没怎么挨大欺负。晚上一般会安排教育课。有的时候馋了就去小卖部买点好吃的,先给同屋的人分一分,进了这里面也算是共患难了,然后再自己吃点。小山托家里人从外面买了些书,没事儿的时候就一个人窝着看看书,他以前上大学时爱发表个文章,后来工作后就不写了,这会儿倒是有机会写了,在监狱内部的刊物上能发表,写的好的话还有奖励。这天劳动完后,狱警阿华过来叫小山去趟狱长办公室,小山赶紧跑步去了狱长那。狱长是个胖乎乎的老头,坐在办公桌后面,仔细的把小山审视了一遍,“你就是小山?这篇文章是你写的吗?”“是的狱长,没事时写来消遣”“恩,写作学习是好事情,你这个文章写的水平不错,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以前在信息公司做项目”“恩,我准备给你换个事情做,你愿不愿意啊”小山心想我一个犯人在你手底下还能说不愿意么,“我服从狱长安排”“好,有个安防监控的项目是给社会保障局的做的,你来做一下,我会给你单独找个屋,没人打扰你,你也不用参加劳动了”小山于是从八人的牢房搬到了办公楼里的一个单间,伙食也从集体伙食变成了单独小灶。狱长让秘书把一本本文档资料搬过来,小山于是继续发挥自己的专长,没日没夜的开始干活,本来半年的项目三个月就做完了,狱长很高兴,给小山扔下一个信封,小山打开一看,是一万块钱,他苦笑了一下,把信封藏在了床板下面。

转眼间过了好多年,到了小山出狱的日子了,他早早的收拾好了行李,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曾经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年人。办完手续就出了大门,父母早就等在门口了。回家后抱在一起哭了一阵子,小山跟父母说,“爸妈,我去找工作了,挣钱养活你们”小山妈妈已经泣不成声“儿子有你在我们身边就够了,爸妈还有点积蓄” 小山爸爸老泪纵横“你踏踏实实的干什么活都行,我们能糊口就足够了”。小山还是坚持第二天就出去找工作了,他拿着从监狱里攒的十五万块钱,来到工商局注册了一家公司,又招聘了几个手下,然后给狱长打了一个电话,狱长介绍了几个项目给小山,小山的公司就这样开张了,凭着积累的经验和踏实的作风,他的公司业绩也越来越好了。

狱长的儿子要结婚了,小山也收到了一份请柬,婚宴在一家新开业不久的很豪华的酒店,因为这场婚宴,大厅和大堂里都贴满了红喜字,到处布置的喜气洋洋,门口停放着一排豪华的婚车,彰显着家庭的富裕程度和实力。小山来到大堂,从前往后几十张餐桌,狱长这些年经营的人脉真是够可以的,小山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同桌也都是商界熟悉的朋友,大家都互相聊天看着婚礼。主持人很风趣幽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下面进入抽奖活动,大奖就是一个十分丰厚的大红包,不知道谁能有幸抽中呢”眼看着主持人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纸条“中奖的朋友是小山先生,请到台前来领奖”,小山颇感意外,同桌的朋友已经把他推了上去,小山清了清嗓子“今天来到这里,祝福两位新人,祝福两个家庭,祝他们白头偕老。。”,小山一抬眼却看到远处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一个的中年妇女,正在给旁边的孩子夹菜,一头乌黑的秀发仍然那么漂亮,眼睛里却不再闪现着曾经那么让人心动的眸子。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fa
作者afa
2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fa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