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卷风之王”驯服记4

Mo 周沫 2017-08-12
雨停了,风还在做残留的喘息。

酒店白色厚重的阑珊铁门,已不再原来的岗位上尽责,而是被吹到旁边的树灌上,斜挂在几颗粗壮的树叶中。

道路两排整齐的棕榈树,每棵大约直径半米,一人手臂环抱不住的枝干,从靠近泥土的最底部被整棵折断,挺拔地倒下,横七竖八地侧在道路两旁。有部分幸免于难,仅是比人型更高的大片扇叶从根部断裂,零散在树下、路中,或仅靠着一丝叶皮悬挂在树干上,或倾靠在其他树上,歪歪扭扭,七零八落。

我们捡了一片棕榈叶扛在肩上照相,太大了,比想象中沉得多,棕榈树叶子的页干,都比我们的小臂粗壮许多,费好大劲才抗到了肩上,装出毫不费力的样子。

地上还有各式被折断的枝干,长得一副苍劲、嶙峋的姿态。从折断的痕迹来看,先是由一股强风冲击,枝干四面中的某一面直面强风,经受不住被脆生折倒,露出五分之四的横切面,仅剩五分之一的树干被柔韧的树皮勾连,摇摇欲坠。随后第二股强风,从同一势面,击破了连接树干与大树的最后勾连。最终,树干们从半空中落下,接着又被一轮轮的强风,从路的这一端,吹到那一头。

我们小心地跨过枝干和树叶,继续往大海的方向走去。海面很脏,漂浮着木屑、海藻和一些不知名的黑色物体 。海岸边来了几艘被海浪传送来的小游艇,斜身躺在沙滩
雨停了,风还在做残留的喘息。

酒店白色厚重的阑珊铁门,已不再原来的岗位上尽责,而是被吹到旁边的树灌上,斜挂在几颗粗壮的树叶中。

道路两排整齐的棕榈树,每棵大约直径半米,一人手臂环抱不住的枝干,从靠近泥土的最底部被整棵折断,挺拔地倒下,横七竖八地侧在道路两旁。有部分幸免于难,仅是比人型更高的大片扇叶从根部断裂,零散在树下、路中,或仅靠着一丝叶皮悬挂在树干上,或倾靠在其他树上,歪歪扭扭,七零八落。

我们捡了一片棕榈叶扛在肩上照相,太大了,比想象中沉得多,棕榈树叶子的页干,都比我们的小臂粗壮许多,费好大劲才抗到了肩上,装出毫不费力的样子。

地上还有各式被折断的枝干,长得一副苍劲、嶙峋的姿态。从折断的痕迹来看,先是由一股强风冲击,枝干四面中的某一面直面强风,经受不住被脆生折倒,露出五分之四的横切面,仅剩五分之一的树干被柔韧的树皮勾连,摇摇欲坠。随后第二股强风,从同一势面,击破了连接树干与大树的最后勾连。最终,树干们从半空中落下,接着又被一轮轮的强风,从路的这一端,吹到那一头。

我们小心地跨过枝干和树叶,继续往大海的方向走去。海面很脏,漂浮着木屑、海藻和一些不知名的黑色物体 。海岸边来了几艘被海浪传送来的小游艇,斜身躺在沙滩上,一副疲倦的样子,不得而知的是,昨晚它们和海浪做着怎样的搏斗。

再往前走,有一个被山坳包裹的环形海域,那是一个帆船站。里面停了中小型帆船几百辆,我们到达的时候,船身和布帆随着余风带动的海波,摇曳生姿。只有部分帆船杆被折断,但几乎所有帆船上的布帆,都被狂风撕成细细碎碎的一缕一缕,像电影《加勒比海盗》中,海盗船经过了整晚的海难后,再现海面时已是千帆褴褛,原本完整的船帆已碎成横面细条,在余风的吹动下,快速颤抖着,呈现出一股欢腾雀跃的胜利感。

我们感觉心满意足,暴风雨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海面深处仍是乌云一片,暗潮涌动,但一切马上就要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不会有再大的雨和咆哮的风,所有秩序都会慢慢恢复,世界还是那个井然有序的世界。

即使我们发现水源要被切断,在接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做备用后,我们仍是放松的。又开始哼着小曲烧火做饭,开了红酒和火腿,不遗余力地扫荡餐桌。

镇上的商店仍然没有开门,饭后,我们每人捧着本书,配着红酒,打算就这样度过一下午。朋友看着手机,忽然惊呼起来:暴风并没有走,这是个龙卷风,我们正在风眼里!

风眼?就是龙卷风中间的漩?

我们纷纷拿起手机查新闻,就在这个时候,断电了。

真正的失控来了,没有水,没有电。我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Mo 周沫
作者Mo 周沫
1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Mo 周沫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