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之缘

若云 2017-08-12

我没再去法门寺还有别的寺院,但在网上搜佛教歌曲、佛教礼仪来听来看,初原师父说,网上台湾僧人讲经视频,叫慧律法师,我便找来听。

慧律法师挺幽默,那时候能搜到的他所有内容我都看过,不管讲经还是演讲,喜欢他年轻时的灵光活泼,上了年岁讲话变得拖腔拿调,那是更有大师派头吧?

很想出家,得大自在,从小到大我太不自在了。可这也只能是想想,我不是无父无母的野孩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慧律法师很鼓励别人出家,他说“缘是由愿力所为”,愿力强烈,缘分自成。听得我热血沸腾,只怪之前自己愿力不够强烈。

因此我决绝离家,只揣了一千块钱和身份证,还有手机和佳能便携相机。扔掉一直用的手机卡,断了所有联系,不辞而别。那是大年二十七,要过年了,走前我帮家里买了很多年货。

随便买张火车票,几经辗转十几天,终于摸到了河北的一个女众寺院,当时夜晚,下公交后没有路灯一片漆黑,我打寺院客堂电话,她问我在哪,教我怎么走,我哪知道我在哪儿啊,伸手不见五指啥都看不见,如何能听得明白? 正着急,有人打着手电从远处过来,顿时有了希望,待那人走近,我深鞠一躬,合掌道:“阿弥陀佛!” 那人根本没看见我,吓了一跳,随即也回“阿弥陀佛”,我问他空如寺怎么走,他笑:“你算问对人了,我就是空如寺的保安,正要回去呢,走,跟我走吧。” 我喜出望外,一把搂住他的胳膊:“真的?!太好了!” 大概五六分钟,便到了寺院山门前,借着灯光,才看清他大约六旬年纪,消瘦的脸庞,笑容满面。 他带我去客堂挂单,一天十块钱,我盘算了一下,掏出一百块对客堂师父说“先挂十天。” 领了房间钥匙,不知去客房怎么走,大爷又热情地领我去,对他很是亲切感激,一路搀着他的胳膊。上楼到了房间,我拿钥匙开门,想不到这时候他的手突然朝我胸部抓了一把,我很诧异!盯住他厉声吼:“你干什么!”,安静的夜,我的声音尤其彻耳。 立即进了房间,“嘭”地关上门!见是三人间,屋里靠门的床上躺着一位五旬的婆婆,已被我吵醒,她揉着眼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

很快她又起了鼾声,我坐在靠窗的床边心绪难平,右胸那恶劣的触感久久不能消散,我从未被如此骚扰过,被侵犯的感觉怎么那么令人恼火!

翌日清晨,那老头正打扫院子,从旁走过空如无物。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若云
作者若云
104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若云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