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杂粮煎饼

话不多 2017-08-12
晚高峰。

车站边升起油烟,行人往来,夜幕摇摇欲坠。

煎饼摊挂着白底红色的宋体字:“山东杂粮煎饼”,一张国字脸佐证山东师傅的身份:是小麦制成的面食给了他强壮的咬肌。


给鏊子刷上薄薄的一层油,稀面糊摊匀,打一枚鸡蛋,用木铲搅碎铺开。几乎是一瞬间,面饼上浮起凹凸不平的波纹,还来不及欣赏,山东师傅信手洒下咸菜粒、葱花、香菜、肉松,口味轻重全凭天意。

山东师傅用铲子将面饼与鏊子剥离,隔着烫出来的茧子,用指尖把面饼自转两圈,在三分之一处折起,码上酱料、薄脆、生菜、火腿肠,麻溜的收起面饼两头过长的部分,卷成饱满的一体,再一铲子斩断,装进塑料袋,全然不觉烫手。

食客一手交钱一手接货,或提着煎饼悠然离开,或捧于手心,吹两口长气,试探性的咬下一小口后,一口接一口的吃起来,既然是一路走一路吃,也就不在乎什么吃相,只顾狼吞虎咽,嘴巴一刻不得闲,软的脆的、甜的辣的、干的润的,每一口都包罗万象,又比例不同。

像这样一个车站边的小摊位,一天下来卖出几百张饼,给经历了一日奔波的人带来短暂的释放与慰藉。山东师傅推着餐车回家,手指尖的茧又厚了一层。


然而令真正的山东人费解的是,名震宇内的“山东杂粮煎饼”,却在整个山东省查无此物。他们眼中的...
晚高峰。

车站边升起油烟,行人往来,夜幕摇摇欲坠。

煎饼摊挂着白底红色的宋体字:“山东杂粮煎饼”,一张国字脸佐证山东师傅的身份:是小麦制成的面食给了他强壮的咬肌。


给鏊子刷上薄薄的一层油,稀面糊摊匀,打一枚鸡蛋,用木铲搅碎铺开。几乎是一瞬间,面饼上浮起凹凸不平的波纹,还来不及欣赏,山东师傅信手洒下咸菜粒、葱花、香菜、肉松,口味轻重全凭天意。

山东师傅用铲子将面饼与鏊子剥离,隔着烫出来的茧子,用指尖把面饼自转两圈,在三分之一处折起,码上酱料、薄脆、生菜、火腿肠,麻溜的收起面饼两头过长的部分,卷成饱满的一体,再一铲子斩断,装进塑料袋,全然不觉烫手。

食客一手交钱一手接货,或提着煎饼悠然离开,或捧于手心,吹两口长气,试探性的咬下一小口后,一口接一口的吃起来,既然是一路走一路吃,也就不在乎什么吃相,只顾狼吞虎咽,嘴巴一刻不得闲,软的脆的、甜的辣的、干的润的,每一口都包罗万象,又比例不同。

像这样一个车站边的小摊位,一天下来卖出几百张饼,给经历了一日奔波的人带来短暂的释放与慰藉。山东师傅推着餐车回家,手指尖的茧又厚了一层。


然而令真正的山东人费解的是,名震宇内的“山东杂粮煎饼”,却在整个山东省查无此物。他们眼中的山东煎饼更干更劲道,绝不似这般绵软无力。寻常人家一烙就是几十张,当做主食,可以吃一个星期。

所谓“山东杂粮煎饼”打着山东特产的旗号,用的却是天津煎饼果子的面糊、台湾手抓饼的配菜、川味调料还有来历不明的薄脆。

类似的还有澳门豆捞、扬州炒饭、重庆鸡公煲、以及加州牛肉面大王。他们大行其道,也自有其中道理。对食客而言,你只是我走到半路突然饿了买来的一个煎饼,我饥肠辘辘,你堪堪果腹,五块钱买来的一份满足,吃了就忘,用过就丢,何必再追问彼此来路。你说你是哪来的,我就信你是哪来的。


而在遥远的山东,左手孔孟乡,右手梁山泊,这里盛产名人名言,却总被别有用心之人断章取义。如同“以德报怨”后面还有一句“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样的神转折,孟子的“言必信,行必果”也是人们对儒家最大的误会之一。少有人知道的完整版本是:“言必信,行必果,径径然小人哉!”大义凛然如孟子,也懂人事变通和审时度势。

大概炮制山东杂粮煎饼的师傅们理解了这句话,放下我执,以家乡的名义,把这个移民时代的杂糅产物带向全国。

只是不知道身在异乡的他们会不会偶然间闪过念头,摸着自己日益退化的咬肌,试图回忆起“我来自何方”这样的哲学命题。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话不多
作者话不多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话不多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