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定义共享经济的?

利民小二 2017-08-12

6月16日,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等在上海研究院“智库大讲堂”共论共享经济的现状与未来。为什么有些东西要监管,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税有个重要功能是调节人们的利益分配。信息是最核心的生产要素,别的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01

共享经济面临的问题

传统的企业运行是靠规制,靠监管,靠法治,而共享经济不需要这个。共享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们怎样去监管它。为什么有些东西要监管,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比如说药品,药品的生产是非常专业的事情,患者不懂药,患者和制药商医生之间的信息是不对称的,这就需要监管。药品的生产必须经过实验,经过批准,因为涉及安全问题。

安全问题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比如说黑车,黑车安全吗?实际上也没有我们说的那么不安全,但是比出租车要稍微不安全一点。为什么黑车也没有那么不安全呢?因为黑车也有车牌号。出租车有车牌号,价格也写好了,信息就对称一点。而有了互联网,就完全信息对称了,如果是完全信息对称的市场,像司机和乘客之间,那么就不存在什么不安全问题。

是不是绝对的安全呢?也不一定。最近有一条新闻说,深圳有个滴滴的司机摸了女乘客的大腿。如果不是滴滴,而是其他的公司,我想摸了就摸了,谁会知道?像滴滴这样的公司,你上车去哪,大概花多少费用,走什么路线,都被系统记录在案,是可以倒推的,出了事情谁也冤枉不了谁。

因此出租车司机可能需要监管,但网约车本身是不需要监管的,因为它靠的是信誉机制,它本身就自带信誉机制。像滴滴、优步都有评价系统,比如说投诉,投诉要有依据,而你上车之后一切信息都被记录了,投诉时就可以拿来用。所以说,它有信息反馈机制,有自我监督机制,它是靠这样的信誉机制维持的。如果滴滴、优步不讲信誉,它这个企业就不会存在下去。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做不到这一点。

然而,是不是完全不需要监管呢?那就要问什么叫管理?就是服务,有关部门应该做好对它们的服务。

现在北京、上海,尤其是北京,你要开网约车,只能是“京人京牌”,管理部门认为这样才是安全的。凭什么说这样才安全呢?这样的要求实际上是违反宪法的。在纽约,开出租车的人必须是纽约人吗?假如这样的要求合理,在上海的淮海中路开滴滴车的人,就应该有淮海中路的户口,你在北京长安街开滴滴车的,就应该有长安街的户口。按照逻辑,是可以这样推理的。“京人京牌”这种管理方式本来就有很大问题,是不需要的。

有人讲,对共享经济,现在应该用征税的方式去管理。赚钱应该交税,这没问题,但不是所有赚的钱都应该交税。税有个重要功能是调节人们的利益分配,但对共享经济的大部分提供者来说,他们获得的这个利益是微不足道的。比如说,你有个车跟人共享了,你的收益是微不足道的。我们现在对小微企业是有照顾的,共享经济比小微企业还小。所以说,不要一说人家赚了钱,就用税收的方式去共享人家。因为共享经济本身节约了资源,就是说,有了共享,人们可以不用买那么多车了。别人买了你就可以用了。这有利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共享经济的出现,与政府倡导的可持续发展,在理念上是一致的。

征税的目的也是让资源的使用做到可持续。所以说,对正在起步的共享经济,不但不应该征税,还应该补贴。过去政府补贴光伏、钢铁,还补充新能源汽车,其实那些东西都要严重过剩,浪费资源。对共享经济征税的问题可以放一放。

当然做大以后怎么办?对平台来讲,平台做大以后象征性地向使用者收点费,政府象征性地向平台收点税就可以了。

02

互联网企业的生存之道

现在我们有很多互联网的平台,比如说P2P(点对点借贷平台),其实共享经济就是一种P2P(个人对个人)。互联网时代的公司跟传统公司有什么不同呢?传统公司是靠利润生存的,如果不赚钱就会死掉。而互联网企业的生存之道是,不赚钱可能活得更好。

京东赚钱吗?可能刚刚赚钱。当它赔几千万时,它的估值是很低的,当它赔几个亿的时候估值却很高。因为,互联网企业的生存基础不是赚钱。我们有很多央企是不赚钱的,但活得很好,因为大家交了税,养活了它们。养活互联网企业的是千千万万的粉丝。只要有人利用这个工具——只要有人利用京东来购物,有人利用滴滴来打车——它就能吸引很多人,就成为我们离不开的工具。它本身倒不一定赚钱,但是一定会有钱进到这个平台上去投资。比如说风投,如果你是投资家,你不投亏损公司投什么?会投一个赚钱的企业吗?今年赚两百万,明年赚三百万,你会不会投它?不会。为什么?因为它没有想象力,没有故事。而投资者投的是未来,要投那些有未来、有故事的企业。那什么企业有未来呢?就是那些没有利润的企业。它没有边界,不知道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前途未可限量。

比如说Facebook,要在中国早就非死不可了。它开始也不赚钱,为什么大家愿意投它,为什么估值这么高?就是因为,这个东西,你还能离得开吗?你一辈子都离不开它了。它可以增进我们的福利,而且将来可以衍生出来不知道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你用滴滴打车,会用微信支付。滴滴打车每天记录了成千上万人的出行信息,假如你每天都在淮海中路这打车,掌握这个信息的企业就大体可以判断你是有个钱人。将来,企业的生产不是问题,是很简单的,关键是卖给谁,你只能卖给那些支付得起的人,而滴滴可以给你提供这些信息。信息是最核心的生产要素,别的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互联网可以提供这样的信息,如果你是个投资者,你也会选择这样的企业来投。所以说,现在企业运行的逻辑跟传统上不一样。

03

对共享经济的误解

对共享经济存在的误解之一是,有人讲滴滴就不是共享经济,因为滴滴的车是公司提供的,是公司给个人提供服务,当然不是个人对个人,也就不是严格的共享经济。确实,虽然北京规定必须是京人京牌,但据我所知,这是做不到的。最后,滴滴从首汽租赁搞了一万辆车来。首汽租赁是国企,即使外地人开它的车,可以说他是首汽租赁的。

这不是我开始严格定义的个人对个人的,就不是严格的共享经济。但问题不在于抠字眼,问题在于,我们当下的经济正在发生什么,以及对未来的影响是什么。当下发生的就是基于互联网这个平台的消费者利益的增进。如果没有滴滴、优步这种企业,我们能这么方便地用车吗?因此,即使它们不符合传统共享经济的定义,它们也是准共享经济。因此无论是滴滴、优步,还是共享单车(共享单车更不是P2P了,那个车都是公司的,没有个人的),但是我们也把它们看成共享经济的案例。

一个逻辑的改变是,利润不再那么重要。如果要创业,不要着急着赚钱,而是把路径想好,把故事编好。不要瞧不起乐视,它什么都没有,经常随便就弄几个亿烧烧,这不是很牛的企业吗?利润不再是我们将来创业以及企业存在发展的前提。

第二个误会是,所有权不重要。大部分研究共享经济的专家都说,所有权不重要,不必要有所有权,看一看、摸一模、用一用就行了。但不能这样讲,所有权仍然是重要的。如果我把我的东西跟别人分享,那我得有决定权,决定权在我这,所以产权仍然是重要的,而不是不重要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利民小二
作者利民小二
6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利民小二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