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晴

见黑知白 2017-08-12
01
阿晴特别爱打盹。
看书的时候会突然打盹,吃饭的时候会突然打盹。
连走路的时候都会迷迷糊糊停下,脸蛋还红红的,腮边像贴了朵小桃花。
这会儿看着看着书,又打起瞌睡。
你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总是瞌睡可怎么好,是不是病了,找个郎中来瞧瞧吧。林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门外,林楚月白色的袍子被一株茉莉挂住,他一边把袍子从茉莉上扯下来,一边跟阿晴叨咕。
阿晴又涨红了脸,心道,你才病了,你才需要郎中瞧瞧。刚要开口,林楚又接着道--
阿晴你这盆茉莉都快长成大树了,每次都挂住我的袍子。长在院子里太委屈它,等爹爹答应我去江南的时候,带着它一起,种在林子里吧。
阿晴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楚,道,林子里啊,我就没法照顾它了,冷了怎么办,热了怎么办,总是不下雨渴了怎么办。
林楚翻了个白眼,道,我们到了江南,你还不出门了不成。我们要每天出去赏花喝酒,顺便去林子里看看它啊。
阿晴脸上又多了朵小桃花,原来,林楚要带她一起去江南。

02
林楚的爹爹却是不答应,他说,去什么江南,下个月就是新年,如果那些牡丹再不开花,咱们家人都要进牢房喽。
阿晴心道,什么样的皇帝,会要牡丹冬天开花啊。
花房里暖和得跟春天似的,可牡丹们还是一个花苞都没有,大大的叶子倒是嫩绿得很。
...
01
阿晴特别爱打盹。
看书的时候会突然打盹,吃饭的时候会突然打盹。
连走路的时候都会迷迷糊糊停下,脸蛋还红红的,腮边像贴了朵小桃花。
这会儿看着看着书,又打起瞌睡。
你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总是瞌睡可怎么好,是不是病了,找个郎中来瞧瞧吧。林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门外,林楚月白色的袍子被一株茉莉挂住,他一边把袍子从茉莉上扯下来,一边跟阿晴叨咕。
阿晴又涨红了脸,心道,你才病了,你才需要郎中瞧瞧。刚要开口,林楚又接着道--
阿晴你这盆茉莉都快长成大树了,每次都挂住我的袍子。长在院子里太委屈它,等爹爹答应我去江南的时候,带着它一起,种在林子里吧。
阿晴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楚,道,林子里啊,我就没法照顾它了,冷了怎么办,热了怎么办,总是不下雨渴了怎么办。
林楚翻了个白眼,道,我们到了江南,你还不出门了不成。我们要每天出去赏花喝酒,顺便去林子里看看它啊。
阿晴脸上又多了朵小桃花,原来,林楚要带她一起去江南。

02
林楚的爹爹却是不答应,他说,去什么江南,下个月就是新年,如果那些牡丹再不开花,咱们家人都要进牢房喽。
阿晴心道,什么样的皇帝,会要牡丹冬天开花啊。
花房里暖和得跟春天似的,可牡丹们还是一个花苞都没有,大大的叶子倒是嫩绿得很。
林楚跟着爹爹在花房里转悠,阿晴跟在两人身后,听着林楚爹爹念叨,要是这些牡丹都跟阿晴的茉莉一样就好喽。

03
你为什么想要去江南啊?阿晴和林楚坐在花房里,眼巴巴盯着牡丹花。
林楚转头瞧了阿晴一眼,看她又快睡着的样子。微微一笑,道--
我11岁那年,跟着爹爹去找珍品花木移植回京。在山谷里走着走着,树丛越来越茂密,路也越来越窄,爹爹他们也看不到了。
我急得想要大哭,却看到前头一个穿白衫子的姊姊在前头走。我冲着她大叫,问她有没有见过我爹爹。
她远远回过头,冲我笑着招手,让我跟上她。
我向着她的方向奔过去,却总也追不上她。
穿过林子,看到一条小溪,对面就是爹爹他们,在着急得喊我名字。
再找那个姊姊,却不见了。
阿晴你说,我是不是遇到神仙姊姊了。
阿晴撇嘴,什么神仙姊姊,神仙姊姊才不会管小孩子迷路呢。
林楚却没在意她的神气,道,要是能下江南,再看到那位神仙姊姊,跟她道声谢谢,我的人生啊,就没什么遗憾了。
哦。阿晴在心里说。

04
进入腊月,花房里的牡丹们突然长出了小花苞。
林楚爹爹笑得满脸都是褶子,一边捋着胡子一边乐个没完。
林楚也冲爹爹笑,爹爹,正月里牡丹花儿都开了,咱们就不用住牢房了吧。等三月里儿子就要去江南啦。
爹爹无奈,道,去吧去吧,不去一趟,你是不会死心喽。

05
阿晴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林楚常来她的房间,趁她睡着,戳戳她耳朵。
阿晴总会“哼”地一声,打掉他的手,接着昏昏睡去。
慢慢的,林楚发现,阿晴身体越来越弱。
叫来先生给阿晴瞧病,先生却也诊不出什么问题,只说许是睡眠过多,活动太少,所以身体虚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病症。
林楚听罢,每天都拖着阿晴去院子里溜达。

06
新年到了,牡丹的花苞全都绽开,一朵朵碗大的牡丹花从花房里移到了宫里,皇帝大悦,重重赏了林楚爹爹。
牡丹们被搬走的时候,鄙视地看着阿晴,你要睡多久才能补回消耗的灵力?

07
阿晴远远看着从宫里回来的林楚爹爹,淡淡笑着。
你们平安喜乐,就很好呢。

08
冬末春至,天暖花香。
林楚看着阿晴,道,快快好起来,春天到啦,我们带着茉莉去江南,你看它都枯萎一大半了,这里的冬天太冷了,不适合它。
阿晴笑,可是我走不动啦。
林楚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那我们就不去,什么时候你好起来,咱们再走。
阿晴惊讶得睁大眼睛,你的神仙姊姊怎么办?你的心愿怎么办?
林楚盯着她,轻轻道,你在身边,是我最最重要的心愿啊。
阿晴一下手足无措起来,白得透明的脸变得红红的,半天挤出来一句,可是我越来越爱睡觉,不能一直跟你玩呢,你会不会不高兴。
林楚戳戳她的耳朵,你一直都很爱睡啊,你睡,我守着你,好不好。
阿晴没说话,门口仿佛有风吹过,茉莉的叶子哗啦啦响。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见黑知白
作者见黑知白
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见黑知白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