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摄氏度

㜙C 2017-08-12

立秋后的第一个星期六,阳光烂漫微风爱来抚人的脸庞,我出了门等待小巴车来临。 每次做小巴车的时候总不忘带上耳机,买上一瓶水。手里握着水瓶,耳朵里塞着悠扬的旋律,简单地吟唱。风从窗口灌进来,一脸的碎发被轻轻撩抚着。看窗外路过的佝偻老人;蹬着三轮车的高瘦男人,用个大喇叭喊着:“白菜啊!大白菜啊!”骑着摩托车的黄发小子轰鸣而过;树荫下一群老人,花白胡子的爷爷们围着一张小方桌打牌,一脸皱巴巴的老妇人做在一旁小凳子上聊着家常,有的织毛衣有的纳鞋底。涂上黄色漆的小巴车穿过一个村又一村,从小镇的街道上使进车站。我在这里换乘一辆公交车,橘色的座位黄色的扶手,宽宽松松摇摇晃晃,座位也空着许多。扭开瓶盖喝了几大口水,把音乐调高了些,去看窗外连绵不绝的屋宇,有欧式的三层小洋房、老旧的平房、还有青瓦泥墙的危房,大多都筑起了高高的红砖围墙,门院紧闭着,红蔷薇与常春藤从院内伸展出来。 道路渐渐平缓,看得见高楼的身影,县城也快到了。 二零一七年 八月十二日 下午三点十六分 记

凑巧副驾还空着,我的视野便能宽一些了
每次挑水都只拿自己喜欢的颜色而不看口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㜙C
作者㜙C
12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㜙C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