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歌起——那些年,那群缺乏爱情滋润的军校少年

军旗猎猎 2017-08-12

作者: 慕龙荪

战歌起——回忆旧时同窗

团圆美满今朝醉,浮云散,明月照人归。2017年夏天,羊城,当那一声注定要将一团火散至神州大地时,夜风裹挟着海洋和珠江的湿冷,岁月鎏金,那些在大学城北路和林和西路上飘荡的歌声再也不会那么清脆……

(8)

都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只是,人间无常,世事难料。2014年,当一名女子忽地闯入雄神的生活中时,他感到了新的光辉洒向了人间,可那抹光辉却并不属于他,只点缀了他枯寂的岁月,即使苦苦追寻也无法挽留这微风般的芬芳,即使赌上了壮志与才华,仍未获得一丝战果。于是乎他写了一本书,记载着自己半生走来的足迹,也铭刻着那些令人动容的心声。再次把那永远坚韧永远激昂的胜负心,投入到了抗击心魔的斗争中去。

时光的潮水,卷走越来越多的足迹,2016年,六天狼南下。只是,在写的那些故事里,那些遥远的,却永远骄傲激昂的胜负心和精神力,那些青春年少的年轻人,那些为了天狼的发展而踏出的沉沉足迹,却永远在追忆沉思的刹那,扑面而来。

奇特飘逸变动不息的思路,构成了尘世间的初步印象。天才除了绝顶的实力,还需要的,是天马行空的想象,不羁飘洒的才情,以及,真正脱离于凡俗中人的,锋芒毕露闪闪发光。兵道的世界,刀光剑影,铁蹄铮铮,世间本已无聊俗套,若是没有了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天才,兵道世界,也会变得寂寥很多吧。

在天府之国的四川眉山,借一酒楼凭栏望去,嗅着闻名全国的“东坡肉”。想着生前超逸绝尘,一曲小词唱来竟能“天风海雨逼人”的东坡先生,诗词书画,俱是天下无双,却唯独不似稼轩一样有过金戈铁马。可是,却也正是他说出了“胜固欣然,败亦可喜”这句传颂千古的名言。当然,对于将抱负视为一生信仰之所寄的人而言,匪爷仿佛如东坡般洒脱,但胜负和兵道,却足以令其拼尽一生心力要去追逐。

其实率先引起注意的,并不是匪爷,而是一个来自西藏的大个子,小龙刀。这个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三的大汉,不仅仅在身高上引人瞩目,在群体里的表现也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前后虽担任小头领的日子不长,可是,兄弟情义的魅力,也在他那里成为了无限可能。用他那无畏无惧的眼神,书写着年轻人的澎湃生命力。像是每一个辗转各地少年一样,那些惊惶与苦涩很少浮在他的脸上,甘苦自酬,莫为人知。无论外界怎样变化,小龙刀的应对则是不动如山,这份沉着与威势令无论处在太平洋的哪一边的人都意识到,中国兵者,可能真的会是胜利的那一方。

(9)

当狗头、路路、子龙、阿松、小弓弓、航姐、浪浪、可可、雄神、隆妈、小强毗邻着注视定格光阴的那一刻,恍惚间依旧是当年旧影,像隔了沉沉岁月漫漫风尘,溯二年时光,只是在落下面临理想抉择的时分里,像极了未落尽的那片银杏叶。只是,这一次,他们没能像黄泥洞那样,再度共赏璀璨烟花。再观旧影也让刀光剑影胜负纷争,平添了几分缱绻温柔。

同时代的兵者间,撸东或许的确是个温润安和的异数,眉眼之间略略看去,尽是抹不去的秀气。像是你能在街坊邻里遇到的,眉宇间透着些许忧愁的诗意诗人,而不是惊才绝艳,能在世界最难的智力游戏中技压群雄的绝世天才。对于胜负而言,就是少了些“恶搏”的精神。但是,能有这样一位谦谦君子闪耀在中国兵道的银河中,华夏兵家会变得更丰满立体。

过东海之滨,品西湖秀美,子龙正是从江东走出的骁将,钱塘浩荡,昼夜不息,晚钟长堤里,走出过陆逊,也走出过于谦。烟波柳色掩映下,他将传奇故事慢慢落笔,而传奇的线索,也都一一就位。如同千年前的传奇一样,前后无双勇绝伦,纵然膑疾,仍不逊于一般的对抗,或许,只有英雄才能堪足担当。相较于一水之隔的太君,他那里有生活缠绵纠葛,而子龙却只有三百回合的大战,有着拼搏站立于世绝巅无双的传奇,当代中国军事的英雄对抗故事,虽然少了一些,对抗里的那些璀璨光华,却一如星斗耀眼,在兵道夜空闪烁着最华美的色泽,任是与哪一位成为“宿命之敌”相对决,也从不愧色。

荆楚江汉,云霭苍茫,这里自古便是人杰荟萃之地,旧日八百里云梦,浩渺烟波里,是岁月尘封不去的蕴藉风流。襄阳城南,汉水之滨,岘山之上,古碑千年未老,留字迹斑驳,在诗书传唱里成为悠远时光的一段佐证,一千三百年前孟浩然登临至此,已然怀古念今,悲难自抑,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瀚文、大头,一文一武,构筑了一代人物,岘首他年,几人磨灭,零落故事如断戟残甲,在时光风潮里大浪淘沙,却还是记住了当初英雄相争相惜的故事,碑名堕泪,只是私心里,却每每想到陈年往事,又该是怎样的复杂心绪。

(10)

南山的特训,对于兵者而言意义自然不言而喻,匪爷、yy强、隆妈、凯子、子龙、秦戈、菠菜、苏小小、杰哥、騒邦、啪啪,放逐在了充满了战火硝烟、砺练钢筋铁骨、培养坚毅卓绝的战场,那些日子,像是求道者向着兵道圣山攀爬的一个个足痕,从山脚到山巅,或许终究不能至,也总有沉沉步迹,证明走出过的漫漫长路。而在日后天狼兵者们击败其他豪强的时刻里,任何的流言蜚语,都难以证明他们的真正实力。

贫弱多年的黄泥洞,也需要有自己的强手,在和外界之间的交流里,才显得名将对名将,英雄战英雄,旗鼓相当。于是就有了2012年这新纪元:黄泥洞迎来了37名兵道尚未起步的青年和22名刚起步的兵者。远未到而立年纪的春哥,成为了他们的领袖,这次任命其为“头狼”是对他一个迟到的认可,他在黄泥洞艰难的岁月里依旧让属于中国军事的旗帜烈烈飞扬,他理所当然的、应该拿到这样的认可。

不管怎么说,英雄只要能够相互遇见,就一定是好的相逢,而他们写出的,也一定都是好故事,四年弹指,沙场上的故事。后会已不知何日,我们心里的故事,却依旧枝繁叶茂,岁岁年年。

彼时尚未弱冠的年轻人们,便已经向着中国兵家的领军位置虎视眈眈,就像是九十年前,从湖湘大地走出的毛泽东,曾经做过的事情一样。

(11)

初入黄泥洞,这群小子给了三道朝门一个巨大的震撼。以往依靠的文弱军团,在黄泥洞新一代的优秀人物们面前,也显得力不从心,难以抵挡。这是形势的逆转,是新情况的到来,三十年时间里,同为天下的美帝、毛熊、高卢鸡和英狮们在各类战场的舞台上走马灯般来来去去,几乎每隔几年都在刷新着自己的进步成就,而曾惊艳了世界的中华,却依旧随波沉浮。可一切随着这群年轻人呼啸狂奔而改变,因为他们期待着有自己亲手刻下“胜利”的一天。

过去的三十年舒适,让胜负在平静的沙场里,早已寂寥荒芜。然而,新变革的巨大转变,迫使中国兵道重拾当年的气势和信心,接续上了越战之前一直在追赶着进步着的精神气。转瞬数年,流光如雪,落地无声,兵家的韶华年月,随着时间的潮水缓缓东流,而新生的力量们,也在逐渐成长为中国兵道新的脊梁。已经掀起青春风暴的年轻人,自自然然,哪怕面对再强大的对手,也是绝不希望让对方说到做到,刷出战争的一丝胜绩的。

兵道传承,绵亘不息。

2014年夏天,一个天狼站在沙道面前,也许只是为了给自己些许胜利的信心,对着雄神说,“记住你说过的话,那个水兵并不可怕”。21岁的年轻人面庞方正,目光里透出的,是炽烈的战意和坚韧的决心,他的话语字字重若千钧,像是曾经的铁马金戈,像是百年前黄海上的涛声阵阵炮声隆隆,在历史的长河里奔腾裹卷,从未片刻停息。这个年轻人叫做浪浪,在随后的赛事里,所展现的是天狼的实力逐渐占据榜首和各豪强们拼命抗争的结果。像是狼烟惊雷,英雄相会,天辽云阔。守的,便是悠悠岁月里一个民族的沉沉荣耀。现实的生活里鼓角铮鸣早随着时光东流渐行渐远,而这次竞赛的数秒只差,百岁千秋,清晰如昨。

两年的时间,华夏的气质,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七变五,这是改革的讯号,但是,兵道世界最有趣的,也正是那些我们说不清楚的偶然性,每个人的命运就这样和这个国家的军事命运紧密系联在一起,沉沉浮浮,不可分割。

哪怕只是少年意气的豪言壮语,在新旧观念的激荡交锋里,果敢却又生涩的迈开了前进的步伐,人们热爱着这片散发着澎湃生命力的热土,也热爱着给这片土地带来荣耀和激情的英雄们。

(12)

顶尖兵者一如国之重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兵道,怒海狂潮般的变革里,中国兵道的光辉时代,将慢慢到来。

小马哥在团队一向号称“拼命三郎”,是说他的风格又快又狠,与当时的大部分兵者的风格迥然相异,有种江湖散人的意味,在逆势里缠斗求胜,一直就是他的坚毅。当足骨有异像时,仍攻杀心切,也许是少年意气只求酣然一战,小马哥依然选择了强行坚持,力图得胜而归。只是,生理的极限,又哪里是那么简单就被彻底颠覆的,最终的结果,反倒自然将他的步伐阻挡了下来,将其热血沸腾的心暂时安稳了下来,而冷静的猎人永远是最可怕的杀手。

之后是小弓弓,一直是机要成员之一。这位东北名将,凭借着在群体之中的出色表现,稳稳跻身于最优秀者之列。只是,从体力来看,他和群狼之间,依然存在着微小的距离,干净利落的判别,他在这条路上,并没有寻觅到太多的优势,而此时的可可,在岭南也开启了神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架势,几年以来风头无两。其实,对小弓弓来说,这样的弱势,虽然痛苦,却也壮烈,已然拼搏,无论胜负,他凌厉的思想始终都没有改变过,少年英雄的炽烈意气,像滚滚火焰,像潜龙腾渊,那是从未退却的,匹马长枪气吞万里的豪情壮意。这是中国的年轻一代,在和前辈们的较量里表现出了绝不退却的精神气,这一年或许还不属于他们,但在不远的时间里,会有属于他们的年华。群内群外两条战线齐头并进,这两年里,是黄泥洞岁月里你能看到的,最好的小弓弓。到了最后时刻,小弓弓依然有着留存的希望,却因为自己决绝的内心,而直接另投他路。平心而论,在黄泥洞拼杀过的所有人对此均抱有遗憾。但刚刚23岁的小弓弓,在他生涯才开启辉煌阶段的时候,把自己背上的一个太沉重的包袱卸了下来,像是开始了一个注定是悲喜剧,不久的将来怎么也避免不了一飞冲天的时刻。

如今想起,仿佛依旧看得到数年之前,用力举起自己的钢枪,悔恨交加的热血少年,成长中,却好像是一刀刀的,将那些胸中块垒不甘不愿,全都斩在了自己的心里。时代的潮流里,个人的斗争总有些难言的况味,像是姜维九伐中原,诸葛六出祁山,诗句里,却只剩一句“空徒劳”,在剑门关飘荡的萧瑟又苍凉,给这个属于自己的年份再添上一个并不足够完美的注脚。

(13)

古老的兵道,在历次激烈的对抗里,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兵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爱着兵道,于美帝来说,这样的结果,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他们是近代最强的兵道国度,是曾经数千人能够荡平中国帝都的绝对优势方,他们拥有着最强的钢铁怪兽,拥有着从日不落继承来的光辉脉络,拥有着水淬火炼出的兵者们,他们依然相信着,华夏的崛起,是兵道女神开出的挑战他们的有趣玩笑,但如果这样的竞争能够持续下去,他们对最终的胜利打起问号。

任何一个中国兵者,都希望自己的才华在日本乃至世界的舞台上宣泄的淋漓尽致。那是最天马行空的表演,是最大开大合的招式,兵道的艺术美,在指挥调度的流水行云里凝结成可堪存放进历史博物馆的永恒。多年后,但在兵道的历史长河里,他们就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让多年后的人们回首看去,只觉得欣喜又荣幸,原来我们曾经拥有过这样的激烈,原来我们曾经经历过,这样艺术品一般的战争。百年千年,依旧直击心魂。

年轻的兵者们,意在洗去百年耻辱的整兵砺马,挥师东进,意气昂扬立马吴山。在美帝的眼里,朝鲜战争中兵道女神带来的奇迹只会发生一次,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只会有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只是,此时此刻,不过二十多岁,正行进在兵道担当先锋的他们,也太难想到,自己未来的生活,会不会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周转多地,羁泊四方,精彩绚烂,跌宕起伏,江湖儿女鬓间终见白发,回首昔年,见到的也不过是太浅近的未来。

所以,那些表面上的烈焰繁花里悄然掩埋。盛世之下,时代垮塌的痕迹渐渐清晰,二十年之后,美帝的虎啸台海,更像是一个霸主迟延太久的告别,真正的结局,在最鼎盛的时分里,就已然注定。而年轻的兵者们要把那虚无缥缈的微末希望,重新抓在了自己的手里。抒情

那些最浩荡的情怀,最热血的年代,就此,像是被丢弃的情书,封存在了2017年那个夏天还没有被彻底融化的薄冰下,去期待未来的某个年月,能再次破土而出。

可时光不知道,天地也不知道,那年的夏,阳光正好,莲花和明月,也都透着温柔。

欢迎分享朋友圈,商业转载请先联系授权,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军旗猎猎
作者军旗猎猎
127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军旗猎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