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洪水背景下的个人奋斗与历史进程

囿于实务 2017-08-12

上周看到某友邻对刘阿姨的大洪水的说法表示怀疑,这点我是同意的。首先大洪水这种东西的内涵和外延都是极度不确定的,其次因为涉及的因素太多,即使给出了一个定义和标准,也无法预测什么时候会来大洪水。

另外还有一则消息,硅谷的有钱人们都觉得美国药丸,所以纷纷学习野外生存技能,储备物资,购买避难居所等等。

首先美国是不是药丸,这点是极度不确定的。负面因素包括:联邦债务节节高升,居民负债率也是历史高点,医疗保险问题几乎无法找到解决方案。正面因素包括消费品产销量稳健增长,失业率降低,居民收入回升到次贷危机爆发前。两者究竟能不能抵消,远期会有多么严重的危机,没有人能有把握说好。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高枕无忧地假装这种风险不存在呢?把头埋在沙子里是没有意义的,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责任没有人能帮你分担。不过具体的生存策略,每个人大有区别。

作为一个有钱的硅谷老板而言,他只需要付出财产中很小的一部分作为premium,购买长期储存的物资、武器、避难居所等等,然后进行生存能力、射击各方面的训练,当然是明智的——这对于他们而言经济上负担不重,体力上的训练就当是健身打猎的红脖lifestyle。

对于不那么有钱的人而言呢?对于一个发生概率不确定的远期风险来讲,特地为此去付出经济成本来购置物资和付出赚钱的时间来训练求生技能当然不划算。所以穷人的生存策略是或者第一,赚钱成为富人,在经济上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买得起海外资产就不怕乡民造反了对不对。或者是第二,参加民兵组织或者互助社团抱团取暖。当社会秩序崩溃的时候,人多的团体安全性确实会提高。这两种方案对于平头百姓而言,无论未来是否真的会发生秩序崩溃你都不会吃亏。

最后一种情况,除了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或许你还能做些事降低风险事件发生的可能:比如选一个脑子清楚一点的总统。

镜头切回来,大洪水的指标大约也就是政府债务,社保资金缺口,失业率,demographic数据这些,似乎无法避免某种程度上的社会秩序洗牌。惨烈程度可能只是像当年下岗潮,也可能严重到波斯尼亚(按照你国历史比较,波斯尼亚其实是轻的)。而你似乎没有办法做任何事能降低这些风险事故发生的概率。

在历史的进程无法阻挡的情况下,不要产生个人的奋斗无用的绝望,还是可以通过个人的奋斗来让自己细软跑逃过洪水,或者,至少,在洪水中活的更好一些。

但是,千万不要产生那种,能以个人的奋斗改变历史的进程的错觉。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囿于实务
作者囿于实务
3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囿于实务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