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 · 记|卢浮宫(一):对于美和文明的创想史和追求史。

苏洛维扬 2017-08-12

文字 & 排版|苏洛维扬

摄影 & 修图|苏洛维扬

大家晚上好,我是苏洛维扬(依旧是经典而烂俗的开头)。两个月没见,期末考试过去了,暑假开始了,我也从欧洲吃胖了、晒黑了、回来了,得开始写点东西了。

从今天开始陆续推送关于欧洲之行的见解和见闻。这次的游记将会脱离以往的攻略形式,转而对人文建筑,本土风俗,和文化历史进行描写和分析。

我们先从法国巴黎开始,随后是意大利和瑞士。今天先来讲讲卢浮宫。

历史学家一直以来对卢浮宫所在地的文明起源争执不休。据考古发现,早在公元前4500年,就有游牧民族在塞纳河的两侧驻扎。在铜器时代末期,卢浮宫所在地还只是一片荒野之地,人们耕种土地并开始建立农场,直至罗马时期,才出现了黏土采矿业,供周边城市建设使用。

卢浮宫的诞生最初要归功于菲利普二世。这位国王通过他一生的努力,摆脱了英国金雀花王朝对于法国的统治,击败了德国、弗拉芒和英国的敌对联盟,将法国从一个封建王国变成了一个繁盛而强大的欧洲国家。他重新组织法国政府,鼓励新兴的资产阶级,并使国家在经济上趋于稳定。

为了国家的安全,王权的巩固,他在巴黎周围修建了城墙。为了抵御巴黎城门和塞纳河的交点这个军事防守弱点,他决定建造一个防御城堡。卢浮宫由此应运而生。

菲利普二世的工程师们设计了一个方形的建筑,四周由沟壕环绕保护,并且在四个角落设立了圆柱形的防御塔。

使卢浮宫从真正意义上转变为皇家住所的是查理五世,那时,卢浮宫周边开始兴起了一些城区,巴黎随之逐渐向外扩展。查理五世于是在新城区的外围建立了第二道城墙。这样,卢浮宫便夹在了两道城墙之间,逐渐削弱了它在防御地位上的重要性。

随着查理五世在卢浮宫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决定在卢浮宫西边三百米外新圈一块地,并任命他的建筑师把这个曾经的军事城堡改造为一个新式的皇室宫殿。

建筑计划中包括在墙上开凿更多的窗户,以便于采光,另外建筑的上半部被抬高,并加上了具有装饰性的高高的穹顶。查理五世在卢浮宫的另外一个重要举措,是在宫殿的西北角建立了一个图书馆。

这位热爱科学的国王被称为“智者查理”,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就好比科学家。查理五世饱览群书,常常因为读书而废寝忘食。

他所建立的“国家图书馆”收藏了上千册的手稿以及珍贵的书籍,从罗马的历史到亚里士多德的文集类别广泛。渐渐的,图书馆不仅是国王思考的地方,也成为学者集中抄写和编写重要文本的中心。

从14世纪开始,法国天灾人祸接连不断: 饥荒、黑死病,加上频繁暴动,不断打击和削弱着君主体制。英法百年战争的开端在本已脆弱的统治上又施加了重重的一击,国王决定离开巴黎。

1420年,英国人占领了巴黎,进驻卢浮宫。然而,在他们眼前的这座皇家宫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辉煌。相反地,它空荡荡的,破败不堪。卢浮宫就这样被遗弃了快一个世纪,直到弗朗索瓦一世统治期间,才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弗朗索瓦一世是一个艺术爱好者和文学家,他邀请意大利的顶级艺术家来法国工作,掀起了法国的文艺复兴大潮。

佛罗伦萨的达芬奇也是受邀的艺术家之一,而蒙娜丽莎则是那个时候达芬奇画给国王的画。后来,弗朗索瓦一世与西班牙战役的失败,这次失利让他在西班牙的监狱里蹲了整整一年。

当他终于重新回到法国的时候,决心要重新控制和建设巴黎,并把主要住所定在那里。他决定重建卢浮宫,并拆除巨型塔楼,但这项工程直到亨利二世统治时期才得以全面开展:西边新建了一个以女像柱作为装饰宏大的舞厅;南边则设立一个专门为国王设计的亭子,可以在那里俯瞰塞纳河。

在这之前,所有法国宫殿的内部装饰只有零星的油画和挂毯作为装饰,从没出现过雕塑。

这一次的改造借鉴了古代罗马的宏伟建筑以及当代意大利建筑师的创作,大胆使用雕塑作为卧室和楼梯的装饰元素,使整个建筑充满文艺复兴的古典气息。

亨利二世死后,他的妻子,凯瑟琳 · 德 · 美第奇在法国主持政事,说到这个人,她还是意大利著名望族美第奇家族的代表性人物。当时,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演变为宗教战争。

在卢浮宫的建设方面,凯瑟琳 · 德 · 美第奇做出了非常重要的决定,她在卢浮宫西侧五百米左右的地方买下了一大片土地,在这之前,这片地上有零星的菜园,闲散的住宅,还有很多瓦片场。

凯瑟琳 · 德 · 美第奇想要把这块地方改造成一个带大花园的宫殿,和卢浮宫分开,名字叫做杜乐丽。今天,从卢浮宫到杜乐丽花园,只需走过几个街区,花园紧靠着塞纳河,是巴黎市中心的后花园。

亨利四世即位后,继续对卢浮宫和杜乐丽宫进行改造,但是和凯瑟琳 · 德 · 美第奇的想法不同,亨利四世主张建一条半公里的长廊,把两个宫殿连接起来。

这个想法被他称为“大设计”,目的是把卢浮宫和杜乐丽宫联合为欧洲最大的皇家建筑集群。

这个想法也不完全是一时脑热,要知道,在当时,卢浮宫其实并没有严格的门护设施,只要象征性的说明身份就可以进去。皇宫大门还没有现代社会一个普通人家的防盗门安全。国王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老百姓的眼皮底下,毫无安全感可言。

而杜乐丽宫在巴黎城墙外,而卢浮宫在城墙内,通过连接两个宫殿,国王变可以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溜出城外。在靠近卢浮宫的另一头,亨利四世设立了一个“古董厅”,专门放置他收藏的雕像。

在某种意义上,这可以算是卢浮宫内的第一组“展品”,当然,这些收藏并不是为了给公众欣赏,而是亨利四世的私有财富。

此后,他的儿子路易十三将方形院落扩建了两倍,并在新旧两翼的连接处建造了一个带穹顶的亭子,以女像柱装饰。这种建筑式样后来成为了法国建筑的一个经典范本。

随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政府被迫重新落在巴黎。武装的巴黎民众蜂拥到杜乐丽宫,法国的君主统治宣告结束。

一年之后,卢浮宫第一次对公众开放,这不仅顺应了启蒙主义哲学家在之前所做的设想,在法国大革命的背景下,更具有反君主制的政治象征意义:伟大的艺术作品终于被从享有特权的“暴君”们那里解放出来,归属于“人民”。

这次公开展览在大长廊举行,本着反奢华、反形式主义的宗旨,墙壁统一刷成绿色,地板也只铺了很简单的一层。观众可以看到六百多幅油画作品,基本都来自于皇家收藏。

另外,卢浮宫也渐渐的成为了艺术家前来临摹和学习的地方,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现在。随着对画作不断地学习,博物馆也逐渐将作品按画派和国家等进行系统分类。

拿破仑一世称帝后,曾一度把卢浮宫改名为“拿破仑博物馆”,但随着拿破仑的倒台,卢浮宫的藏品很多被迫退还原主,多达五千多件被运回其他各国。

新上任的第二政府迅速出手填补空缺,收购了大量艺术品。1820年发现并收购的《米洛的维纳斯》是一件谜一样的雕塑作品,也称为“断臂维纳斯”从被发现到现在一直是卢浮宫的镇馆之宝。

拿破仑三世是法国第一个由人民选出来的总统,也是第二共和国唯一总统。他的统治长达二十年之久,是大革命之后统治时间最长的政府。从他一开始执政,便开始了对巴黎和其他城市的重整和现代化,拆除中世纪时期混乱窄小的街区,新建下水道体系,拓宽街道,建立公园和广场。

他按照以前留下来的图纸,开始建造连接卢浮宫和杜乐丽宫的新建筑,重建大长廊,并对其进行内部装潢,使其更加现代。

拿破仑三世的装饰风格兼并了历史不同时期的风格,是对权力的赞美、现代化的寓言以及传统艺术的大融合,其装饰性远大于实际意义。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拿破仑三世想要宣扬专制的权威性,恢复历史上曾经的辉煌。

“大设计”终于在拿破仑三世的计划之内完成了。然而,时隔不久,第二共和国战败德国,国王逃到凡尔赛,留下一部分巴黎人民紧守城市,组成临时政府“巴黎公社”。为了表示和王室的对抗,巴黎公社在1871年一把火点燃了杜乐丽宫,烧毁了几个世纪君主的理想。

现在,虽然杜乐丽宫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却留下了同样美丽的杜乐丽花园,它和香榭丽舍大街,协和广场方尖碑还有卢浮宫前的玻璃金字塔一同组成了巴黎的中轴线,也就是最初的“本初子午线”,贯穿了巴黎市的“玫瑰线”。

1981年9月,密特朗在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后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许诺:“让卢浮宫恢复原来的用途”,这指的是让财政部搬出“黎塞留侧翼”。“黎塞留侧翼”建于1852~1857年间,是卢浮宫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自1871年以来一直由国家财政部占据。

“卢浮宫从菲利普二世始建之初,历经弗朗索瓦一世、路易十四、拿破仑一世、拿破仑三世各王朝八百多年来不断丰富的王室收藏历程,一窗一柱都刻下了欧洲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对于美的事物和代表文明的藏品的追求和向往,“创想”一词犹有深意,因为它不仅是人类最杰出艺术品的展现,也是一座伟大建筑物生成历史的呈现。”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苏洛维扬

来这里我们交个朋友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苏洛维扬
作者苏洛维扬
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苏洛维扬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