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桃弥 2017-08-12

林光深,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要先说再见。 我们坐在经常去的咖啡馆,你给我点了我最常喝的,细心的嘱咐服务生要常温的,一切都是我的习惯。

我们坐下像平常一样聊天,说最近发生的事,你语速平缓,每一个从你嘴里跳出来的字都是字正腔圆。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当你说出:“我们分手吧!”我都不敢怀疑的多问你一遍,只是被泪珠瞬间浸满了眼眶。

我强忍着没有掉泪,只是点点头,就算是和平分手。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大概就是我当时的心情。

第一次遇见林光深的那一天,公司年会上所有人光鲜亮丽,端着各式酒水说着你来我往的客套话,每个人都戴着面具游刃于酒会的每一个角落。

疲于应付的我一个人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看着这觥筹交错,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机逃出这里。

无聊的环视打量周围的人物和环境,他就那样直直的闯入我的视线。干净利落的短发,穿着和酒会格格不入的休闲服,骨节分明的手上拿着酒杯和别人谈笑风生。

也许是我的目光停留太久,他转过头来,直直的望向我这里,视线就这样交汇在一起,僵持着盯了几秒,实在受不住我先转开了目光。

第二次见面是在办公室,也许是那晚的印象过于深刻,仅仅是看见一个侧脸我便想到了那晚在一群西装革履里面言笑晏晏的他。

他抬头望着我,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我坐在自己的位置听同事陶艾说:“这是新来的同事,林光深,怎么样帅吧?”哦,原来你叫林光深。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过情。

加班到深夜,离开公司时已经没有公交车连夜班车也错过了。站在路边等的士,你开车停在我面前:“回家吗?我送你,现在这么晚了打车也不方便。”

我摇头拒绝,你补充道:“之前有个新闻报道一个女士下班回家被横尸街头。”知道你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但配上这寂寥的街道,心中有一些忐忑便笑着说了声谢谢上了车,那是我们第一次有交集。

从那以后,我每次加班都能遇见你,然后你顺带捎我回家。我笑言,我们真是太巧了,每一次都一起加班,即使不加班也会遇见你,有时你还会给我准备宵夜。

你听着我的话,嘴角牵出很大的弧度,却未出声,你我送我回到楼下:“洛洛,做我女朋友。”我转头看着你:“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能是你,不然你真以为我每次都是凑巧遇见你,等你下班送你回家?我没有那么好心,我也不会给别人准备夜宵,因为是你才会有所准备。”

听着这些,我回想这一段时间林光深的表现,其实内心偶尔也有想过他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我从来不相信,一开始就来得很浓烈的感情,就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捕猎,你对我的感情来得有点虚无缥缈,便拒绝了。

经过这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后,我每天的办公桌上都放着早餐,在电梯快要关闭时总会伸进一只手,然后你进来,笑着跟我问好。下班依然会遇见林光深,只是没有再被他捎回去过。

陶艾收到了男朋友送的玫瑰花,春风得意的放在办公桌上,我有轻微的花粉过敏,一天下来纵使再轻微,到了晚上回家脸上还是起了红疹。

第二天起床看着红疹满布的脸,便请了假,一个人窝在房间,不想动,也许当你生病的时候就是人最脆弱,心理防线最弱的时候。

当我接到你的电话时,大体说了未上班的原因,拉开门看着你拿着抗过敏的药出现在门前的时候,天知道,我有多感动和欣喜。

我和你的开始与结束,就像是一场讽刺而又荒诞的闹剧。我因为生病和你在一起,却也因为生病关系破裂致分手。

我们在休假时牵着手一起穿过大街小巷,走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我从前想要去的角落; 你会陪我逛街,从白日到夜梦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感到不耐烦和抱怨。

你烧得一手好菜,总是嫌弃我每次进厨房就是灾难,我每次问你,为什么烧菜这么好,你没有回答,我却看见你微皱眉头,我从未深究原因。

我们就这样过得平淡而细水长流,偶尔有一丝浪漫的惊喜,我逐渐贪恋这种日子也同样贪恋上了你。

你带我见了你最好的朋友,当我第一次见她时,我以为是他而不是她,因为你平常叫她邱胖子,我便对号入座的以为是“他”。

你在我面前提得最多的人就是她,你说了很多关于你们的故事,可笑的是我丝毫没有察觉到你最好的朋友是一位红颜知己。

那天我仔细看着她的眉眼有种似曾相识,我问你要了一张她的照片,越看越觉得熟悉,是的,那熟悉的眉眼不就是和我有着几分相似吗?

心中有一个很荒谬的想法慢慢形成,但我却从未点破。

我问你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林光深那时的你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着你自己也未察觉到的遗憾和不甘心。

“认识很多年了,觉得做朋友更适合,当恋人可能会分手不想要因为一时的在一起以后会断了联系,朋友却能够一辈子。”

听着你的回答,我心里的猜想越来越接近事实,一次偶然你提到,邱胖子不会做饭,每次去她家都是我做饭,连碗都要我洗。

你的语气有着浓浓的宠溺,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你为什么烧得一手好菜。

我感冒在家休息,拿着体温计量了一下38.2,想要你买一些药送过来。我给你打了电话,你说你正在邱胖子家,她的腿不小心扭到了行动不便,需要有人在身边。

我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将近一分钟,说:“林光深,你今天要么来陪我,要么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压抑许久得心情终于在那一刻全部爆发。

我说得决绝果断,挂了电话,一个人埋进被窝里痛哭,你最后还是没有来。我独自出门看病一个人挂着点滴,我所有的城墙在那一刻土崩瓦解。

两天后,我回到公司,看见你视而不见,下班时走出公司,你拉着我:“洛洛,那天她真的很严重,我走不开对不起。”

我没有接受你的说辞,我近乎绝望的质问,每说一句都像是行走在刀刃上。

“我也生病你是我的男朋友不是她的,你应该陪着的是我而不是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的从始至终都是她?最初接近我和我在一起都是因为我和她有几分相似?”

你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还是一句话没说。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裂痕再也无法修补。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你对我就有那么浓烈的感情,我拒绝你,你还是继续不停的追求,原来我不过是你对她爱而不得的执念。

不过是外貌有几分相似便得到你想要给她而又不能给她的情感和你温柔的宠溺。

可是林光深,你怎么能够这么自私啊,在让我陷入这一腔热爱之后又让我残忍的知道真相。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即使一腔热爱回头太难,也抵不过做他人替身的难堪,我决定放开手。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那次对话以后我们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联系,我从公司辞职彻底远离和你有关的一切,我以为我们应该是这样慢慢就淡了不再联系。

那天下午我接到了你的电话,你约我在我们常去的咖啡店,我答应了,走进店里看见你坐在熟悉的角落,我刻意坐在了你的对面。

你说了很多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面无表情的听着,内心却一阵一阵的抽疼,喝着你给我点的东西掩饰我的慌张,你最后还是说出了分手。

“对不起洛洛,我不想再这样下去,对你太不公平。”我听着你的道歉,突然就原谅了你带给我的很大一部分伤害,至少你将我们这段荒唐的感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没有就让它自然而然消亡,至少有始有终。

林光深,谢谢你温暖了我的一段流光,我做不到原谅你那么高尚,我也讨厌你自私的闯进了我的生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桃弥
作者桃弥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桃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