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怀爱意地说我日你仙人,只有百度翻译干得出来

鲜悦文化 2017-08-12
男朋友最近突然跟我说了句:我日你仙人。我听了一脸懵逼,三秒才反应过来,更大声地回过去:老子日你仙人!

然后他嘿嘿笑说,这就对了。

这是什么操作和套路?让人摸不着头脑。然后他说让我去百度翻译一下。



emmm.....

夏目漱石因为觉得日本人含蓄,所以说要用“今晚的月色真美”翻译“I love you”,但是“我日你仙人”算怎么回事啊?

于是我用谷歌翻译试了一下,出来的结果的是:
I am your fairy day
直译是:我是你的小仙女...日?
用必应翻译的结果是:
My Day you Immortal
把仙人翻译成 immortal 倒也还说得过去...
有道翻译的结果则是:
You are immortal
直接省了我日啊...

事实上“我日你仙人”这句话本身就存在一个错字,“仙人”应该是“先人”,也就是说原话骂人的意思其实是“我*你祖宗十八代”。

再怎么看都和“我爱你”没什么关系啊...
百度翻译你出来解释一下。

虽然机器翻译的研究从上世纪50年代就拉开了序幕,但发展过程一波三折,且人工智能至今所能到达的水平依然有限。

尽管在一些专业领域,机翻确实几乎能代替人力,多少大四狗为了完成毕设的参考文献翻译,靠着谷歌百度必应有道勉强毕业,甚至还头头是道地分析出了各家用户体验的优...
男朋友最近突然跟我说了句:我日你仙人。我听了一脸懵逼,三秒才反应过来,更大声地回过去:老子日你仙人!

然后他嘿嘿笑说,这就对了。

这是什么操作和套路?让人摸不着头脑。然后他说让我去百度翻译一下。



emmm.....

夏目漱石因为觉得日本人含蓄,所以说要用“今晚的月色真美”翻译“I love you”,但是“我日你仙人”算怎么回事啊?

于是我用谷歌翻译试了一下,出来的结果的是:
I am your fairy day
直译是:我是你的小仙女...日?
用必应翻译的结果是:
My Day you Immortal
把仙人翻译成 immortal 倒也还说得过去...
有道翻译的结果则是:
You are immortal
直接省了我日啊...

事实上“我日你仙人”这句话本身就存在一个错字,“仙人”应该是“先人”,也就是说原话骂人的意思其实是“我*你祖宗十八代”。

再怎么看都和“我爱你”没什么关系啊...
百度翻译你出来解释一下。

虽然机器翻译的研究从上世纪50年代就拉开了序幕,但发展过程一波三折,且人工智能至今所能到达的水平依然有限。

尽管在一些专业领域,机翻确实几乎能代替人力,多少大四狗为了完成毕设的参考文献翻译,靠着谷歌百度必应有道勉强毕业,甚至还头头是道地分析出了各家用户体验的优劣好坏。

但在人类几千种博大精深的语言面前,机翻总是难以有完整的可读性,所以最后的成果一定需要人工润色。

而我们最终亲自上阵所补充的,就是人性。尤其是文学。

* * *

前段时间上了《朗读者》的翻译家许渊冲老先生,在自己的名片上,敢印上“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即使已经95岁高龄,仍然在笔耕不辍地翻译莎士比亚,他说“如果我活到一百岁,我计划把莎士比亚翻完”!

在真正有实力的人身上,狂放是一种自信的可爱。

对于翻译,他有一套自己的艺术哲学。

许老先生认为,翻译要有“三美”和“三似”,即意美、音美和形美,与之相对的就是意似、音似和形似,重要程度也是依次排之。

我们要在传达原文意美的前提下,尽可能传达原文的音美;还要在传达原文意美和音美德前提下,尽可能传达原文的形美;努力做到三美齐备。如果三美不可兼得,那么,首先可以不要形似,也可以不要求音似;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尽可能传达原文的意美和音美。


来,看一首李清照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百度翻译……:
Searching, desolate, qiqicancan.

美国翻译家Kenneth Rexroth译为:
Search. Search. Seek. Seek.
Cold. Cold. Clear. Clear.
Sorrow. Sorrow. Pain. Pain.

林语堂则译为:
So dim,so dark,
So dense,so dull,
So damp,so dank,
So dead!

许渊冲译为:
I look for what I miss,
I know not what it is,
I feel so sad,so drear,
So lonely,without cheer.

看了百度翻译的结果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中文诗词实在太为难它了!甚至逼得它用上了小学生的手段,以拼音代替英文,实在不会的就直接忽略。

Kenneth Rexroth尽管和中文一样用上了叠词,但总感觉差了点韵味。即使行文上相似了,但还是无法避免丢失了在翻译中极其容易流失的音韵。

林语堂和许渊冲的翻译各有千秋,有人喜欢林语堂几乎绝妙的意音形完美结合的翻译,也有人喜欢许渊冲在意音到位的基础上,用上一个“I”,多加了一个主人公形象,刻画出了诗中原有的孤寂意境。

* * *

其实不论是中译英还是英译中,都可以做到有“三美”和“三似”。

以培根的 Of Study 为例,这是其58篇散文中最有名的一篇,语言有气度并颇有说服力,结构简练而紧凑,这里节选开头的一段:

STUDIES serve for delight, for ornament, and for ability. Their chief use for delight, is in privateness and retiring; for ornament, is in discourse; and for ability, is in the judgment, and disposition of business. For expert men can execute, and perhaps judge of particulars, one by one; but the general counsels, and the plots and marshalling of affairs, come best, from those that are learned.

先上百度:

研究为快乐、装饰和能力服务。其怡情,是privateness和退休;装饰,是话语;和能力,是在判断和处理事务。因为专家们可以一个接一个地执行,也许可以判断具体情况,但一般的劝告,以及阴谋和安排事务,最好是从那些有学问的人那里来。

原北京外国语学院副院长王佐良教授的翻译则是如此:

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傅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练达之士虽能分别处理细事或一一判别枝节,然纵观统筹、全局策划,则舍好学深思者莫属。

简直令人啧啧称赞。王佐良教授这版一直被奉为权威,因为实在翻译得精炼传神,且没有丝毫的翻译腔,全然看不出这竟是一篇译文!


机器可以利用数据进行自我学习,可以将字词分块,可以将语序进行重组,可以不断更新短语模型,可以将翻译变得越来越流畅。

但是,它会拥有联系上下文的意识吗,会体会到字里行间的意境与情绪吗,会想方设法地保留音韵吗,会认识美吗?

这一天还没到。

所以把“我日你仙人”翻译成了一句告白,这样的爱意大概只有百度翻译的程序才懂。


一个小声明。不论是谷歌、百度、必应还是有道,机器的确为翻译工作提高了不少效率,但其不足也依然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本文虽然以百度翻译为典型,但并不是针对它,而是说在座的所有机翻……

----

翻·阅全球 连接世界 (微博/公众号:鲜悦文化)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鲜悦文化
作者鲜悦文化
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鲜悦文化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