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

栗子 2017-08-12

奶奶不在了。在它94岁的高龄,在爷爷走后的第八个年头。

据说说是夜里十二点多,在我大爷家里走的,我听说后,立马赶了回来,爷爷走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没有和我说,为此我怪罪了我妈很久。上次我回去还是端午的时候,在她的老院子里,依然面色红润,依然我吃不过她。偶尔跟朋友说起来,还都是满满的自豪,我有一个高寿的奶奶,只是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了……

奶奶有四个孩子,两男两女,我爸最小,大姑去了东北,在我印象中只见过她两次,并没有什么太深记忆。

奶奶家在村子的最西南角,东临一条小河沟,坐北朝南,大门向东,五间小瓦房,两间仓库,三间住人,是村里最早的房子了。房子是在大爷分家出去后我爸和爷爷一起翻盖起来的,原来那个房子是爷爷十来岁盖的,整个房子下半部分用山上的大块青石条上半部分用黄泥砖砌起来的,有五六十公分厚,冬暖夏凉。房子的北面和东面都是村里的主干道,一个小桥在房子的东北角,大门到河有三四米的距离,想要出来需往北走个十几米再往东过桥才行。东北面墙头下有一个可大的磨盘,据说是我爸他们小时候碾麦子玉米用的,那地方可是最好的夏季纳凉的地方。对了,奶奶家有个非常大的院子,各个季节的蔬菜都是全的,院子中间有口压水井,井水清冽可口,井台周边还种有小片的草莓,只是有太多的孩子惦记了,总是吃不上几个就没有了。大门口的门楼是几根木头扎的,上面铺了几层的苇子,倒是门旁的一颗葡萄长的颇为茂盛,给夏天搭了个好阴凉。

因为工作原因,我已经出来十一年了,从高中毕业到现在,总共在家每年也不过十几天,在家过了四个年,爷爷在的时候在我家吃完年夜饭就会回去,即便是爷爷不在了每次也是不肯在我家睡。好几年前就自己说自己眼神不好了,也听不到了,每次吃鱼却总能把刺去除,掉下来的头发也能捡起来,倒是眼神真是不太好了,长时间不回去,都快不认得她这个小孙子了。听不到却也总喜欢问别人你们说的什么啊,然后再感叹一番,哎,老了,听不见了也不中用了……奶奶一直都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不认识字也不爱说话,爷爷去世以后连钱都不认识,从来就是在家做做饭跟在爷爷后面收拾收拾,爷爷走后曾一度在我妈面前说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之类的,好久才知道怎样买东西啥的,不过要是赶上家里来人,那一定要让我妈去的,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招待客人,之前都是爷爷买了她只管做的。好在爷爷不在以后,都是轮流照顾她的。只是没料到会遇到一个不近人情的大娘,好在都已经过去了。

爷爷去世前两年由于摔到脑子,有些神志不清,谁都不认,脾气还非常大,那两年都是奶奶在照应着,想来也是受了可多的苦的。每次回来都是先去看看她,隔天再去姥爷家看看,几个亲戚家走走,哪怕是时间再短,总觉着亲情总是割舍不断的,或许别人并不当回事,可自己总要给自己留点什么。

一路上都是阴阴的天,今天是阳历八月十二,您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过了近一个世纪。受了苦也享了福,一切都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栗子
作者栗子
10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栗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